凿锻冶 田斋》延续的精湛技艺,传递匠技流转亲情

2017年底见学馆编辑团队协同设计工艺交流平台的设计职人们,自东京领奖后立刻搭车前往新潟县「铁匠之乡」燕三条地区,燕市与三条市早期是许多铁匠的汇集处,在信浓河水氾滥、农作物收成不佳的时代背景下,衍生出从生产和钉开始的金属副业,伊势神宫每二十年的迁宫重建、所需要的和钉便是来自三条市。

以金属加工业为都市发展根基的燕三条,背景便源自传统铁匠的技术,直至今日,这座城市仍有许多锻冶匠师不断提炼自身技能,以「一生一业」的精神奉献在金属产业。见学馆这次拜访的「凿锻冶 田斋」,是许多日本文化财和神社修复的木匠指定的工具製造所,专门製造凿刀等大工道具,这家工作坊只有两个职人,每把凿刀都凭靠田斋明夫、田斋道生两父子的双手敲打削磨,成为木造建物里最关键的工具製造者。

▲「凿锻冶 田斋」职人父子档父亲田斋明夫(左)、其子田斋道生(中)与参与见学观察的「杰玛设计」总监游杰腾(右)合影。

技艺の源,田斋明夫的修业时代

田斋明夫回忆,他小学毕业的那年秋天,回到家后母亲已经将行囊準备好,带着他走去距离老家有1公里远的师傅家,他回想那种感觉像是要去旅行,只是却莫名其妙地住进师匠的家,展开一段从12歳到21歳的学徒生涯。

独立したい気持ちがあるなら、今にしろ。如果想要自立开业,就从现在开始。

日本学徒制在学徒期间只供食宿、没有给薪只有微薄的零用金,田斋明夫20岁之前一直以学徒身份接受训练,之后无薪工作一年后,才被视为合格职人,正式给予勉强得以餬口的薪水。

22岁时以一位职人工匠的身份,回到家乡成立了「凿锻冶 田斋」。但其实田斋明夫并不是一开始就决心自立,而是某日突然飞入脑袋的决定,当时师傅常常问他们:「今年的目标是什幺?」听着听着开始产生想要独立自主的念头,并期许自己2~3年要达成目标,只是当时没有资金,场地借用跟工具整备都是由太太娘家出力协助。

▲我们见学的这间木造混搭铁皮的小工厂,就是当时田斋明夫自己建造的。

在三条市,技艺的学徒制于战前时代是个风气,甚至到了田斋明夫的世代,「学会一技之长」仍是大多数人的职涯选择,「现在回想起来,我的父母也是这样认为的啊。」才在他12岁仍是懞懂少年时就送去做徒弟习艺,期许在拥有专业技能后,替自己博得人生的控球权。

价有所值,首创刀+柄的完整凿刀

在田斋道明夫创业之时,三条市的锻造屋大约有50间,刨刀製作约30间、生产钳子有50间左右,当时三条市是大工道具的主要産地,算是相当蓬勃发展的产业。田斋道生说,以往三条市的凿刀採分工製作,批发商拿到的产品往往是刀片跟手柄分开出售的状态,但在他父亲手中却能独自完成一个连同握柄的凿刀,交给批发商的产品状态,是随时可以使用的成品,意外地受到批发商喜爱,也更愿意推荐这样的商品给客人,甚至会说「完成品にして入れてもらえるなら买うよ(如果是一个完成品,我一定买它!)」进而成为「凿锻冶 田斋」的独特性。

▲田斋道生为我们介绍展示柜里的商品,柜子里同时陈列了田斋道明夫被认定为「传统工艺士」的证明。

▲田斋所製作的工具商品,非常受到职人好评。(via 三条ものづくり学校)

「凿锻冶 田斋」的商品,成为日本文化财和神社修复木匠指定要用的工具,如此高的知名度和声誉他们父子俩花了六年达到,田斋明夫谦虚地说碰巧机运好,事实上是,他们不只委託信赖的通路,更进一步思考该如何不靠别人进行贩售——怎幺将这一把把亲手製作的器具,让更多人知道它们的独特之处。因此他们亲自到零售商舖解说产品魅力,同时让批发商进行贩售,企图让产品可以广泛的贩卖又能提高「凿锻冶 田斋」的能见度。 

▲除了参与「燕三条 工场の祭典」,田斋父子两也会到日本各地参加展示会,去年东京「ものづくり?匠の技の祭典2016」除了参展更受邀现场实作表演。

职人の技,一生为业

他の道具に比べて、さまざまな技术が必要なんです。それがうちの强みですね。凿锻冶は鉋(かんな)も作ることができます。

在铁匠之中,製作凿刀工具的工匠更需要技巧,田斋道生告诉我们,当一位铁匠可以製作凿刀的时候,表示他已能够胜任各种刀具,例如庖丁、柴刀、劈刀的製作,「与其他工具相比,我们的技术需要更全面,这是凿锻技术者的强项,甚至凿刀锻造者也可以製作鉋刀。」在工艺技术上,鉋刀与凿刀是两种不同的製作专业,製作鉋刀的技术称「鉋锻冶」、凿刀锻造为「凿锻冶」,两门锻冶之技各有巧妙。以凿刀技术为主的田斋父子却能以凿之技为基础,触类旁通掌握製作庖丁、鉋刀、鐁、鎚等各类木工刀具的技能,可见锻冶技术之深厚。

「凿锻冶 田斋」的每项工具都是全程手工敲打,才能製作各种形状,而且尺寸必须毫厘不差。尤其从事建造或修缮工作的大工们,非常讲求标準与严谨,即使0.1cm的微小差错,都可能造成后续樑柱支架无法接合的状况。每次的敲打或刨削都需要一手用力握住钳子、夹紧铁料,另一手抓握铁鎚一遍又一遍地上下敲锤,而长时间拿鎚敲铁、赤手抓洒铁粉或手握锉刀削磨刀具、甚至在火炉与石块间来回冶炼,试炼出厚实、能承受热度的手掌,而每一次的伤口也都在癒合之后化为保护的茧,得以有更深层的磨鍊。

▲当天田斋道生为我们示範凿刀刀身要能耐硬久用的製作秘诀「硬铁衔接软铁」。刀身只用硬铁若遇硬物容易断裂,因此田斋以铁粉黏着软、硬铁块,利用加热融化再敲打合成一体,像是刚柔并济的道理。 

技能家传,只为专注

田斋道生16岁开始走入工厂跟父亲学习,16岁的青少年正是最多梦想的年纪啊,令人好奇他是在何时就有继承家业的念头呢?「一直到小学高年级左右吧!因住家和锻造厂有些距离,没有直接看过父亲工作的样子。现在回想起来,从一大早到晚上回家,都没看见父亲在家的身影,但觉得他好像工作得很开心!」

可能从小看着父亲工作的身影,长成后又对父亲的工作有无限的想像,于是「想要做跟父亲一样的工作」一直放在田斋道生的心底,只是最初身为铁匠的父亲却是反对的:「我自己从事锻造已经好十几年,想说儿子走不一样的路会不会比较好。」但田斋道生自小打定主意要成为一名匠师,也因为知道父亲有所顾虑,他先在职业培训学校研习金属製造科学,熟稔古代工匠的冶金知识,以此做为立身锻造产业的优势,并且选择就读夜校,白天在工厂跟父亲学习实作,即使高中毕业有机会去东京工作,但他仍决定留在家乡,继承父亲的产业。

▲这个挖洞的工作基地是田斋家自创的作法,站的位置低于工作台面,机具火炉360度环绕,不需蹲坐起身就可完成锻造各项作业。

田斋道生跟随父亲学习已经将近三十年了,到现在仍以弟子姿态虔心学习,「如果想要像父亲一样,必须得用15年才能全部学会,接着还要需要自行摸索与变化,衍生出属于自己的技巧跟工法。」也因为工具锻造是一条没有终点的技艺之路,可演变的技术型态多且深,要製作生产同步自我精进,很难有余力再对外教学。

田斋道生有个女儿,他表示如果小孩有兴趣当然希望能承接家业,只是对女孩子多少还是存着呵护跟顾虑,我们开玩笑回应「不如就仰赖未来的女婿吧」,他先是笑笑地挥挥手,透露出不敢多想的肢体语言,然后不好意思地说:「我也是这幺打算的,还是看他们的意愿呢。」由衷期许这门田斋家的技艺,能够世代传承下去。

亦师亦友的父子相处,相互支援做出最好产品

不像多数匠技讲求自我风格,田斋的产品以使用者的期望跟要求为主,将使用者的情境需求放在第一顺位,甚至也有会重做的情形,「因为我们在刀锋裁切的利度等方面不会妥协,但样式及厚度等可依照顾客的要求,而让他们有『只要拿去田斋,一定会帮我们想办法』这样的想法。」田斋道生说,这样的锻造厂可能不多,但不坚持职人的自我特色,反而自然发展出田斋独有的风格。田斋明夫也告诉我们,在作品上刻上匠师品牌名字,对职人而言等同于信用,「以前还是徒弟时,没将名字放上去反倒轻鬆点。现在,即使没将名字刻上人家还是会说那是田斋家的东西吧!」

▲©凿锻冶田斋

从田斋道生的言谈中能感受到他对父亲的景仰,我们好奇询问:目前从父亲那里学了几成功力了?只见他谦虚的说,还有百分之十的差距、才能达到父亲的等级。但其实田斋道生是位才艺纵横的匠人,例如目前全日本只有280人会製作的武士刀,他便是其中一位获得考试认证的製刀职人。同时父子俩在工作上讲究互补互助,「到现在,有些刀具还是只有父亲能做得出来。不过某些工具、刀刃角度反而是我能做得比父亲精巧。」

「就算是儿子做的东西,该唸的时候还是会唸,有时还会吵架呢!」聊到作品的品质要求,田斋明夫说完笑了一下,田斋道生在旁边补充说到:「我们工作时不吵架,不过曾在工作结束后吃饭喝酒,酒一喝很多事情就敢讲开,也就变得容易吵架,不过隔天就像没事一样全忘了。」会直接把吵架搬上檯面,想必这样的斗嘴完全不影响父子感情呢。

「我跟父亲两人分工合作,互相检查彼此的成品,一起做出最好的刀具交给客人。」田斋道生用自己的变通维护父亲的传统,在深厚的父子情感之中,更看见对技艺的敬重。

见学观察家:「杰玛设计」游杰腾总监分享

这场「凿锻冶 田斋」的见学採访,游杰腾在田斋父子俩身上看到的互动与情感,有与生俱来的亲子之情,有相互敬重的师徒情谊,「两人是父子也是师徒,相处之道可能需要更多智慧,所以我回来后特别搜查资料,在网路上阅读到一篇日文报导,其中问到两人的关係如何建立与维繫,我觉得他们的回答很值得一看。」游杰腾迫不及待与我们分享。

田斋明夫:「身为职人,我们其实是抱着只做一代就结束的想法从事自己的工作,没有非得要传承好几代下去,锻造的工具每个时代也都推陈出新,目前顶多只是田斋的想法跟作法。教育我的师傅很严格,虽然有些锻造动作不对会被训斥,但当没有理由被斥责的时候还是相当让人退缩沮丧啊。所以我一直避免用很自我的方式教育儿子,而是儘可能明理跟设身处地,传授知识让他成为一个懂情理的人。」 

田斋道生:「绝大部份我也非常信赖这样的父亲。田斋在我这一代最后以锻造凿刀独立经营的锻造厂。因为父亲至今一直在做创新,我也并非一成不变地去承袭,我想只要不脱离田斋的基本轨道,尝试新的东西也是不错的。现今能够做刀或长柄大锤的职人减少的相当多,因为这个原因,工具将逐渐消失,我们是真挚地想做工具提供给大工们、帮助他们完成建造修缮工作,但我想凿刀要一下子热卖也不太可能,因此要从创新工具拓展领域会是未来的可行之路。」

私は凿を作るために生まれてきたんだ。これは天职だ、一流の职人を目指すのには一生かかる。一生顽张るしかないと思っています。

这是田斋明夫说过的一句话,意思是:「我是为了製作凿刀而生,这是我的天职。对我而言,技艺没有终点,以一流的职人为目标需尽其一生,我想只有用一辈子去努力了。」 

「从田斋父子的话里可以感受到浓厚的相互信赖,不掩饰对自我技职的骄傲,但也不依技而骄,他们站在使用者的角度思考製造,同时不忘创新来拓展凿刀的领域,并且朝着锻造职人的道路持续前进。只是看着他们低头削磨或敲打凿刀,我已能感受到他们对製作工具的信念。这样的精神让我此趟见学的收穫附加了满满的感动。」游杰腾分享。

▲见学馆编辑团队与设计工艺交流平台设计师们、「凿锻冶 田斋」父亲田斋明夫、其子田斋道生以及「燕三条地场产业振兴中心」山田尚史合影,为此趟温馨又精彩的见学划下句点。

凿锻冶 田斋

新潟三条市的锻造工厂,製作大工建造时使用凿子和特殊用途的刀具,是许多日本文化财修复以及修建宫殿神社如东大寺的木匠指定要用的工具製造所,凿锻冶是专门製造大工道具中的凿刀为主的工艺,目前由父亲田斋明夫、其子田斋道生製作营运。

地址:〒955-0055三条市冢野目4-11-19

电话:0256-35-1802

官网:www.soho-net.ne.jp

粉丝团:凿锻治 田斋 【新潟?越后三条】/tasai chisel smith(etigo sanjo)  

杰玛设计

「杰玛设计」由沉潜于个性空间设计的游杰腾主持,认为空间风格的形成应不受限于「空间本体」, 并专注为不同个性的客户满足住的需求,擅长透过设计手法与家具、家饰等变动元素的演绎,打造出充满生活经验与个人品味的个性宅,致力于营造出充满艺术与人文的情境故事。

电话:02-2717-5669

地址:台北市松山区民权东路三段144号8楼825室

官网:www.jmarvel.com

粉丝团:杰玛设计 JMID、个性宅

【撰文:柯霈婕/摄影:吴佳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