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初漆艺》髹涂练技日日初心,实用漆彩挺进国际

捧起盛着热汤的漆碗,手心着实感受到汤汁的重量以及热度,揭盖到入口的瞬间,碗里幽暗深邃的色泽,即使分不清是汤汁抑或碗的底色,都能让人看得着迷,碗边上渗着些微的油汗,感觉汤汁就在手中微微晃动,不断腾起的水气让人预感到了香味,心思也在朦胧间潜入食物的滋味。

这是《阴翳礼讚》中谷崎润一郎描述的场景。

谷崎润一郎着迷漆器的阴翳和深沉,日本人也普遍享受暗、在明暗中咀嚼美;而柳宗悦的「民艺运动」,则把日本民艺写进庶民大众的生活基因里。「没有『黯淡』做为条件,就无法体味漆器之美。」即使台湾对漆艺的认识不大普遍,仍有人选择投入漆工艺产业,尝试将这股光华内敛成为台湾的美学日常。

「日初漆艺」创办人陈明宗先是在新店创意岛上製漆、创作,几年前搬进三重工艺聚落持续深耕,今年甫获漆工艺者职涯上的重要认证「2017日本国际漆展.石川比赛」的肯认,他的学徒也在今年入选「金泽国际工艺三年展」。见学馆编辑团队特地在某个午后钻入三重巷弄拜访陈明宗,并邀请设计师们参与,进行一趟漆艺之旅。

台湾工艺,翻转与重生

台湾有许多百年工艺正被现代人遗忘,仅有少数人坚持着、持续找寻重生转型的契机,往前迈进。

「台湾工艺,翻转与重生」,是见学馆编辑团队于2017年所推出的採访企划,我们将针对国内工艺职人与品牌展开採访,并邀请空间设计职人共同见学交流,透过此项计划,让更多设计者、消费者认识工艺之美、运用于现代生活的新可能,以及触发居家设计产业的永续价值。

▲「日初漆艺」创办人陈明宗。自小喜欢动手做东西,从片场场景、道具製作到工艺系接触各项工艺,最后远赴花莲拜师学艺,选择漆艺做为一生志业。

▲「台湾工艺,翻转与重生」计画邀请空间设计职人共同参与,「境庭设计」总监周靖雅(左3)、吴俊锋设计师(右1)与「博森设计」总监潘龙(左2)、「杰玛设计」总监游杰腾(左1),在这场工艺交流中习得漆工艺的原理与应用,碰撞出设计与工艺的火化。

终身匠人精神,找寻一生志业

谈起找寻一生志业的历程,让人想起赤木明登,他是一位日本当代漆艺家,德国国立美术馆将他名列「日本现代漆器十二人」其一。早年从事编辑工作,某次展览场合遇到轮岛漆艺家角尾三郎,对传统漆器工艺的迷恋开关突然被打开,此后全家放弃一千万日圆的年收入,搬去日本着名漆器产地轮岛,从零收入开始做学徒。 

没有大师的义无反顾,但也许对工艺的执着就是这幺无法解释,陈明宗原来的工作是替片场製作场景道具,就读台艺大工艺系的在职进修班,也因此所有工艺都有接触过,捏陶、琉璃、木工、生漆涂装样样来。直到有段时间因为工作受了伤、长时间待在医院休养,这段修复自己的时日,刚好给了他静心思索未来的机会。

「三十岁之后就该找到自己的人生志业,一路走下去了,这是我当时给自己期许。」

剔除掉需要大场地大机具才可创业的工艺选项,陈明宗想起了在课堂上日籍老师展示的漆器艺术与金继陶碗,想起做木工时第一次接触到生漆涂装,「我发现漆工艺≠做漆器,而是『以漆为材质的艺术涂装』,漆可以跟各种材质结合,是个把所有工艺重新组合再创作的过程,这样的创作模式很适合我。」陈明宗说。

梳理好未来走向,陈明宗远赴花莲向江添昌老师习艺,不只精进漆艺技法也磨练意志跟心性,不论是在大太阳底下不断来回搅拌、精製天然漆的过程,亦或是端坐在无尘、无空调的空间里,作胎与上漆的反覆工序,都需要极大的耐力与定力。

反覆静待,练就璀璨

「台湾对漆艺较为陌生,普遍会把『漆』跟『油漆、涂料』当成是一样的东西。」陈明宗说,很多人因为不理解,对漆器甚至漆碗、漆筷常带疑惑,初接触时第一句总会问「这有没有毒?」不论几遍,陈明宗依然温和解说,把漆的优点大家:「漆」是成本相当昂贵的天然树液,结膜后质地坚硬、抗潮、耐酸硷,绝缘性高,有脾性,要在一定的乾湿度条件下才会乾透;后者是化学製成,藉由溶剂挥发成分快速乾燥。

所谓越难成的越珍贵,漆从汁液的取得到製成漆料再依附于胎体完成漆器漆艺,是一道道缓慢而繁複的程序。

(Photo Credit:日初漆艺)

漆,古字桼。造字本义是树木上划了两刀所流出的汁液。

漆,即是从漆树身上割取出来的一种液体,呈乳白色,加以过滤之后称为「生漆」,具有黏绸性、是纯植物性涂料;经过日光加热搅拌程序,降低漆中的含水量,变成糖饴色半透明油状物的「熟漆」,又称为「透明漆」,混合各种矿物质料调和出「色漆」。

漆艺不像其他工艺,即塑即成形,打从胎体开始就要一步一步轻轻磨、细细刷,一层又一层慢慢堆叠,上完一层要等完全乾透后才可再上下一层,有沈金、变涂、莳绘、雕填、镶嵌及脱胎等技法,不同的技法同样讲究缓慢与细緻,可单纯是一种涂装,成为家具、食器的天然保护层;也能是华丽而独一的表面装饰。

「漆艺好玩的地方在于它不只是涂装,也可以利用绘画的方式来表现,同时赋予器物天然的保护跟美丽的外衣。」陈明宗接着说,其实漆的表现不是只有极致镜面,它还有许多呈现方式,像是雾面、凹凸面,能完全附着在任何材质上面,可以霸道地掩盖材质肌理,也能淡化自己、成全胎体原有的纹理样貌,相反亦允许让任何材质镶嵌在漆上,做出各式各样的变化。

▲生漆加热製成的「熟漆」虽然又称「透明漆」但事实上呈现琥珀色,陈明宗在髹涂之前总习惯先在透明玻璃片上试浓稠度跟色泽。

▲陈明宗拿出教室内的漆板道具,为我们说明打底工序以及演变成效。磨整胎体、固胎、调漆、贴布、漆灰下地、髹漆等过程,锻鍊漆艺学员的基本功。

▲漆器上的漆色千变万化,可以透过不同的技法产生各种形样,最常见的有螺钿镶嵌、变涂、蛋壳贴附、沈金等。(Photo Credit:日初漆艺)

▲画作上,不同技法也有各自的美。上排左右两张画作採用「沈金」技法,利用沈金刀具刻画纹样,在刻痕内填漆,运用漆的黏性沾敷金粉或贴入金箔,表现出刀痕纹路的立体感;上排与中间是「贴附」技法,分别使用贝壳跟蛋壳;下排左右则为「莳绘」技法,以金、银、色粉等材料作画。 

陈明宗从小看着从事木工的父亲削、磨、切、锯,变出一样样的家具物件,即使到了现在,仍然独锺于立体类的创作,「我热爱漆艺,因为它是一个工艺跟工艺结合的过程。」让过去习得的工艺能学以致用,因此了解胎体是必须的,理解各项工艺的工序也能帮助漆艺与之结合,「除了可以尝试各种玩法,这也是我养活自己的技能,可以与不同材料结合、跟不同工艺家合作,製作的範围较广。」

▲自小受到木工父亲的启发,陈明宗的创作多以立体类为主,这张是利用废料角材製作的椅凳,椅面以金箔绘、镶嵌等漆艺装饰技法,让小家俱别具特色,是他习漆的第一件创作。(Photo Credit:日初漆艺)

▲以金箔月影技法绘饰的线香盒,沉着的神秘风采,让周靖雅看得入迷。

▲各种材质的尝试也是陈明宗探索漆艺可能的途径,用鸵鸟蛋壳为胎体,将原本易碎的废弃物透过天然漆建立坚毅韧性,并以漆艺装饰转化为精緻食器,重新赋予生命。(Photo Credit:日初漆艺)

在台湾,工艺家创业若只靠创作与销售,是很难养活自己的,因此工作室成立初期,陈明宗除了接单製作,也从事开课教学,但教学不是只赚学费,更多是推广成分,让漆这项材料能被更多人认识,培养大众对漆艺的美学鉴赏,另外漆艺本身是项独立的工艺,也可以成为其他工艺的创作助力,像是投入竹工艺设计的「格子设计」林靖格设计总监早期跟陈明宗学漆,除了开启他对工艺的兴趣,尔后他的竹製品全都自己上天然漆,让漆艺成为工艺的加值技能。

▲文粹新焕系列由铭传大学品设系学生赵亚纪、李欣怡设计,其中「融椅」与陈明宗合力创作,运用漆艺表现「元曲」的曲调意象。(Photo Credit:日初漆艺)

▲陈明宗也尝试CNC跨领域合作开发,3D设计师利用CNC四轴技术打造的木胎,运用单色髹漆凸显曲线之立体。(Photo Credit:日初漆艺)

教学平台,创造水平产业互联网

教学对我来说,不单是垂直的技艺传承,更是水平的产业网络建置。

教学推广的过程除了让陈明宗结识不同领域的工艺家,增加合作机会之外,藉由课堂的聚集效应,建立多样技能的互助网,把他的教室成为活络的媒合平台。这个想法来自多次赴日本观摩的心得,前往日本轮岛、金泽参访,他发现这些漆艺重镇有健全的教育机构跟分工机制,做为产业复兴与培养人才的后盾,不论是向单一师傅学艺或是进入漆艺研习所,研习结束后可到老师的工坊进行更扎实的职业训练,学成后亦可成立自己的工坊。

这些师出同门的工坊平时独立营运,有大型製作或人力不足时也可彼此支援接应,形成紧密又有情感的互助网络。「这也是我参加『名师高徒』计画的原因,藉由收学徒教导技艺、辅导他们独立,还要教他们怎幺样在产业中活下去,未来才能相互帮忙、共享人脉。」陈明宗表示。产业要强大,彼此间的连结得更加紧密,传承对现在的他来说尚早,但他能做的就是让漆产业能在台湾持续下去。

此外,今年六月陈明宗也前往缅甸探索东南亚的漆文化。缅甸是个全民信仰佛教的国家,所以在漆艺的表现上,有浓厚的宗教文化色彩与风土民情的纹样,极为美丽。可想而知缅甸拥有健全的漆产业,种植漆树、生产漆,有丰富的木材资源跟木器加工的产业,分类分工完整专一,但也存在着人才流失的问题。

▲工艺系毕业的蔡雨铮,从「明师高徒」计画毕业后已经能够独立作业,目前在日初漆艺持续研修创作。 

▲同样也是「明师高徒」计画成员的林祐如,漆画作品「发光的伤痕Lighted wound」入选日本「金泽国际工艺三年展」( 3rd Triennale of Kogei in Kanazawa)。作品用生漆为底层涂料,研磨与上漆达到板面平整,以生漆作画,使用变涂、螺钿、金箔,让作品具有多重层次效果,研磨漆板推光到镜面,让漆的黑色达到深邃才算完成。

▲陈明宗本身已获奖无数,作品「结晶体」今年甫获「2017日本国际漆展.石川比赛」入选展出。「国际漆展?石川」是极少数专门以「漆」工艺媒材做为徵选的世界性国际竞赛,其历史自1989年开始,可以说是全世界以漆工艺为职业者的重要认证。


▲「结晶体」以季节更迭为发想,呼应漆艺也拥有丰富的色彩层次变化,设计以现代简约立体器型呈现,香器以金箔罩明、变涂、莳粉、拭漆等多重传统漆艺技法,最后研磨抛光如镜让漆色润泽效果完美呈现。(Photo Credit:日初漆艺)

反观漆工艺在台湾的困境,「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物产,很多东西台湾都没有,像是原物料如漆、金箔,甚至连髮刷工具等,都必须仰赖进口,成本变高、使用者就却步了。」但相对也是考验创作者设计转向的能力,A成本太高、有没有B可以替代又能做出同样效果?此外,漆艺不是可以大量生产的产业,必须仰赖人工,故平台化的技能连结有如云端组织的概念,可减少人力成本也给予创作者更多时间投入创作,陈明宗也说,就现实面而言,工艺製品的价格都很难压低,所以他倾向走工坊模式,以高单价、独一无二的蒐藏创作为主,但另一方面他很希望漆器能进入大众生活。

器物要展现纯正的美。美是「用」的体现,用与美的结合,就是工艺。??若远离实用,就不是工艺而是艺术。——柳宗悦《工艺之道》

 

工艺并非高高在上,而是平易近人,越是靠近大众越能感受其温度。这也是日初漆艺有两条製作路线的原因,有「产品」跟「作品」之分,作品讲求独创性、技艺的极致表现,但产品却是强调「用之美」、是要与人接触的。工艺的起源来自人类的民生所需,当时的生产者顺应地方居民的需求製作,用天然素材与简易的手作製造出日常所需的器具用品,倘若工艺背离了它诞生的初衷,成了可远观不可亵玩的摆件,又有何意思呢?

▲漆筷是「日初漆艺」走进大众生活主打商品。「台湾属于高温、高湿度的气候,木头容易龟裂及孳生霉菌;而天然漆防腐、耐酸硷、绝缘耐热及环保无毒,也具有装饰效果,是很好的髹涂材料。」陈明宗说明。

▲以木胎製成别緻的小胸针和耳环涂上天然漆,再以变涂或螺钿的手法,镶嵌上蛋壳丶金箔丶贝母等作装饰。

▲这系列的漆小杯,诞生契机始于轮岛见学,见识当地职人娴熟的技艺及木胎的细緻,故採用椀木地职人的木胎,运用车床将木胚切削成型,作工精良,器形优雅,结合天然漆艺在纯朴中辉耀着华丽。(Photo Credit:日初漆艺)

金继,修复遗憾的技艺

四分五裂的瓷片,在上漆和金银后,裂纹如同人生历练般的呈现,金继是漆的一门修补艺术,无论如何都想将珍惜的物品再次赋予生命的想法中,将残缺焕发成艺术,从不完美中带出另一种美景韵味。

漆艺中还有一项很特别的技术「金继」,是运用生漆修补陶瓷器的一项技艺,源自于日本茶艺文化,最早追溯至十五世纪室町时代。茶道中常说的一期一会,是对人、对物的珍惜敬重之心,所以即使器物破了,也绝不随便扔弃,而是藉由金继修补。 

金继又称「金缮」,让天然漆成为黏合剂,重新黏合破碎器物或填补缺口,金继修复特别之处,并不是让损坏或裂痕隐形消失,反而是将缺口裂缝描以纯金纯银,让缺陷成为不完美中的美,正是日本侘寂美学(Wabi-sabi)的精神。

▲取自漆树的树液「生漆」,一旦乾燥后,既坚硬牢固,能耐热、耐酸、防腐,具有实用和美丽的装饰性特质。(Photo Credit:日初漆艺)

金继这项将遗憾变美丽的技艺,也受到香港人喜爱,陈明宗开始在香港教学,产品也在香港的店铺展售了,三年前香港的土壤文创透过网路发现日初的漆艺之美,先是邀请开课、展览然后有了品牌合作,共同推广漆艺文创,陈明宗分享,跟土壤文创的品牌合作确实增加被世界看见的机会,香港是个国际城市,推广工艺文创的方式有策略性且多语言,带有浓郁东方文化底蕴的漆艺对香港来说是新鲜的,这表示台湾漆艺在香港有机会发光,不只期许自己引领大家从不同的文化、技巧丶美学来欣赏工艺,更期待台湾漆艺能够持续在国际崭露头角,即使此技艺传自日本,台湾也可以做出令人讚叹的漆艺。

▲香港土壤文创金继教学现场。

见学观察家:「境庭设计」周靖雅分享

初次接触漆艺,对漆器有什幺样的观察?「漆器很特别,它是建构在深沈之中的光泽,基底要够幽暗,才能凸显金泥银粉的耀眼,它的绚丽感是内敛含蓄的,使用之时也必然散发出端庄娴雅的气质。」的确,美的器物能让人变得柔软,因为细细呵护自然举止轻巧,因为深觉美好自然面带微笑。

「只有实际在生活中使用的,才是美的器物。」这是柳宗悦说过的经典语句,「境庭国际设计」总监周靖雅来说,这一直是她相当认同且已经落实许久的美学思路,平时就常替公司、家里添购漂亮水杯、茶杯,喜欢杯具的晶莹线条以及倒映生成的水纹波漾,藉由喝水道具的改变,让日常动作变得美丽。

也正因为如此,专注现代宫廷风格的周靖雅更能理解漆器能带给生活的不同,同见学馆参与多场工艺职人的採访,越发理解「艺术越接近理想就越美,而工艺越与现实交融则越美。(注)」的道理,也看见许多工艺家在「实用工艺」与「美术工艺」之间努力,「那是创作跟现实的拔河,同为设计者,我们只能不断找寻平衡。」周靖雅深有同感的说。

注:出自柳宗悦《工艺之道》

▲周靖雅观察,「日初漆艺」的漆器没有炫目的金银华丽,却有着细腻无比的炫丽光芒。

日初漆艺

日初漆艺是台湾北部的漆器製作工坊。使用取掘于大自然漆树的树液-生漆(Urushi)来涂装器物,天然生漆不同一般化学涂料,漆膜可抗霉菌耐强酸,是珍贵的纯天然涂料与台湾保存的传统技艺展现。透过在地漆艺技术融入现代日常生活中,体现细腻手作的感质商品。展现天然漆不同样貌与禅意的生活品味。

网站:日初漆艺 RICHU LACQUER ART

粉丝团:日初漆艺

境庭国际设计

「境庭国际设计」总监周靖雅,其作品风格专精于优雅细腻、品味尊贵的体现,透过设计叙述现代宫廷风格的调和与演化,以新的手法来表现精雕细琢,用材质与色彩呈显贵气与质感,创造华而不奢的居家情境。

电话:02-2891-2666

地址:台北市北投区大业路631-6号1楼

官网:境庭设计

Facebook:现代宫廷风

信箱:cyL5888@yahoo.com.tw

【撰文:柯霈婕/摄影:Evan Lin/资料协力:日初漆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