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J生活物件》金工创作者陈小加的理性与浪漫

早上的光复新村很静,只听得到直升机轰隆飞过的声音,偶尔有一两台野狼在街道上慢慢骑,但多半是行人缓步在树荫下的身影。

光复新村是早期台湾第一个新市镇,从英国考察带回「花园城市」的设计概念,替昔日省府的员工宿舍打造高比率绿地的生活空间。可惜历经九二一地震与人口迁出,只剩下日渐颓圯的老屋被留在原地。

经过政府的资源与再造,逐步修缮房舍,不仅将光复新村原地保留,进一步邀请文化创意产业青年进驻,做为创业基地,再度给予当初的光复新村新的生命。而「JIAJ生活物件」的主理人陈小加就是参与台中市政府「摘星创业基地」计画的一员,见学馆特地与设计工艺交流平台的设计师成员一同南下,拜访「JIAJ生活物件(简称+J)」,一位由七年级创立的金工品牌,也顺道认识这座被时间闲置荒废后,重新活络生命力的文创聚落。

台湾工艺,翻转与重生

台湾有许多百年工艺正被现代人遗忘,仅有少数人坚持着、持续找寻重生转型的契机,往前迈进。

「台湾工艺,翻转与重生」,是见学馆编辑团队于2017年所推出的採访企划,我们将针对国内工艺职人与品牌展开採访,并邀请空间设计职人共同见学交流,透过此项计划,让更多设计者、消费者认识工艺之美、运用于现代生活的新可能,以及触发居家设计产业的永续价值。

▲「JIAJ生活物件」主理人陈小加,参加政府「摘星创业基地」计画,选择进驻市郊老社区,在富有历史情感的旧村落里,展开工艺的新创与延续。

▲见学馆编辑团队与策划工艺出版企划的设计师南下台中拜访「JIAJ生活物件」,左起「境庭设计」总监周靖雅、「博森设计」总监潘龙、「JIAJ生活物件」主理人陈小加、「杰玛设计」总监游杰腾,共同合影。 

手作天性,在黑手与厨师的陪伴中养成

「我们想事情永远想一百年以后。」

我永远记得我的瑞士同学告诉我,他们欧洲人思考事情的方式是长远而绵密的,从社会根基再回到国民本身,我也用同样的逻辑在思考自己未来要做什幺。

陈小加,七年级生、台南人,採访前看过照片,以为有种艺术家的距离感,初见面时对她的腼腆留下印象,进一步深谈又发现她是一位缜密中带着浪漫、不擅论述但骨子里很有自我见解的手作职人。她的金工品牌「JIAJ」,缩写「+J」、读音「加坐」,光名字就散发台南囝仔热情可爱的气息。

大学读产品设计时首次接触金工,她发现人对金属的物件好像会特别喜欢,收到金工礼物时的微笑常常特别灿烂,「可能跟我家里是做吃的有关,我们都很喜欢看到别人收到或吃到自己亲手做的东西,他们的喜悦会让我们特别满足。」日剧《深夜食堂》的老闆,透过食物表现对每位客人的贴心与温暖,她观察到,做吃的这行业除了透过双手料理外,更要加「心」来调味,这样经营才能长远并与众不同。

陈小加的成长环境除了食物飘香,不知名的金属加工物件与铁皮工具箱也是童年里的重要记忆,从事黑手的父亲,是用双手操作手工具及机械进行工作者,小时候和父亲一起度过许多拆解与组装的时间,动手做的乐趣以及专注理性的态度就在父女的相处时光中养成。

我想,影响我的就是『理性』与『感性』的结合,也与我的专业『设计』与『工艺』不谋而合。

与金属相识到相伴的工艺之路

金属的表象或许是冷硬的,但经由退火、锻敲、染色等技法加工后,会柔软、会形变,甚至跳脱既定样貌,这过程就像是成就新的自己。

此外,她对每样金属的摸索研究也乐在其中,「我喜欢每种金属的独特个性,製作过程就像是待人或恋爱般,顺应它的不同个性而发展。」陈小加说,每种金属的硬度、延展性、可塑性、 熔点、呈色、光泽等都不同,处理技法必须所差异,要先了解它才能驾驭它。

尤其对「锡」特别着迷。

「锡是所有金属中特别有个性的材料。锡很柔软,用小刀就能切开它;熔点低、在常温时展性非常好;铜跟银焊接失败还可以再加热,锡对温度却很敏感。材质特性是缺点也是优点,代表它的可塑性强,质地虽软易受伤,但跟使用者的情感连结却更紧密。」陈小加还说,物品经使用产生的痕迹,是人跟物之间的情感交流,即便敲到、凹陷了,也如同受伤的疤痕,是使用印记、代表存在,以及物品跟人之间的联繫。

很多事情没有绝对的好或不好,都是每个人看待事情的方式,人的用物习惯跟喜好勉强不来。

她的自在反应在创作上,「独白系列」茶道具,以锡为材料,茶壶跟茶仓盖上停歇了一只黄铜小鸟,素朴的表面与简洁的线条反应沉静心定的力量。「璞系列」的茶仓与花器,锻敲与捏塑手感营造一种无所求的气息。陈小加的作品自由度很高,不会硬性定义使用用途,「不论是物品或是使用者,都不该被创作者限定。」陈小加说,她看重每项材质的本性、尊重每位使用者的不同,「怎幺用」,应该由物件的拥有者自行界定。

身为金工创作者,创作媒材不喜欢设限,除了常见的银、锡、铜、铝、铁等金属,锡也是主要的创作材料,陈小加的金工不限于饰品,茶具、摆件、花器、刀叉等生活物件的比例颇高,「这样才能让金工接触更多人、贴近人的生活。尤其是锡无毒无味、不易氧化变色,还能净化水质,做为茶具最合适。」自己私下则是热爱挑战複合媒材的创作,複合媒材的尝试总能让陈小加看见金属另一种生命状态,金属结合实木、玉石等异材质,能赋予金属质地更丰富且独特的情感。

▲「独白系列」茶道具使用纯锡打造,设计发想来自「台湾茶」,简约形体烘托锡器的朴实光泽,用以寓意台湾茶如水墨留白与灰阶的意境。©JIAJ生活物件

▲这是陈小加实验性的创作,从窗花的倒影为发想,用铜做蚀刻、以珠宝镶嵌的方式填入发泡材,象徵在冰冷的铁窗里也有温暖。

▲客製化的茶器加入跟皮革结合的巧思,和在光复新村的隆鞄工坊合作,为锡杯穿上温暖且精緻的手缝皮衣,让金属茶器变的更有温度与弹性,不但适合一般的热泡方式,脱掉皮衣后,夏天时便是冷泡、啤酒与红酒的最佳良伴。 ©JIAJ生活物件

▲「挂花_花器」以锡结合实木,用木材的质朴承托住金属的冷冽。©JIAJ生活物件 

机械与双手的结合,+J的工艺解读

一直以来很喜欢透过自己的双手创造东西,金属工艺的「锉修」、「研磨」、「锻敲」等技法,需极大的专注力与耐心,对我来说,创作一件作品的过程,就像是与自己的对话跟修行。

而这趟修行,在拥有向内对话的能力之前,必须先走过一段师徒的学习与历练。大学老师龙宣煌是传统的首饰金工师傅,教法严谨替她扎下技法基础;研究所的指导教授曾永玲从多元化的媒材触发设计的开放思考;锡艺大师李汉卿的传艺更像是切磋,除了基本技法更多的是做法上的尝新,「李汉卿老师很懂变通,像是部分重複的製程会自己设计机具、透过机械化快速完成,没有非得恪守过去做事方法的包袱,使这项传统产业更加活络。」在李汉卿身上,陈小加学到——工艺,除了出自双手,也要有量产製作的思考,才会长久。

▲日本清客堂与秋山堂特地来台与瑞兴锡舖进行跨国见学,身为李汉卿的学徒,陈小加也特地南下参与这场日台锡工艺的文化交流。©JIAJ生活物件

▲陈小加很钦佩李汉卿锡大师的创作态度,一种不需张扬、默默做的精神。她今年参加文博会的展出之后,对于安静做事的态度有了更深体悟,因此缩减工作室的开放时日,把时间跟心力还给创作。©JIAJ生活物件

因此陈小加的创作不完全是纯手工做法,而是区分「作品」与「规格品」、「礼品」,适度加入工业加工缩短製程以及落实标準制作流程。过去的製作一直以「作品」为主,百分之百双手打造,但必须用较长的时间来换取,以感性手法为主,艺术的成分多了一些,实用性不一定在考虑範围,是完全开放的自由艺术创作。

进驻光复新村的这一两年,她慢慢察觉艺术创作的市场并不适合这里,她因为喜欢光复新村的环境,选择与工作室安居在群数环绕的老屋中、从事创作,贩售虽不是她的主要目的,却也希望假日来此处的亲子家庭、观光人群能够亲近金工艺。

「商品要让人想要购买才有其意义,通常一般人会从单价不高的品项入手,但手工的成本太高,加上我一个人做不了多少,所以发展规格化产品,加入工业加工辅以手工修饰,把手感部分强调出来。」陈小加说,透过模具製成后再经手工敲打,一样能保有手感,也能因应需求少量製作。另外她也运用电脑科技辅助製造塑形,结合手工製作批量生产,计算材料价格与製程技术、时间等成本要素,来掌握售价範围,以推出小巧简单、纪念性的「礼品」,如摆件、筷箸置、书籤。

▲各种造型的金属筷架,透过工业加工塑形,是陈小加设计给金属爱好者的入门款。©JIAJ生活物件

▲「我同时重视产品的存在性。工艺品之所以胜过工业产品,在于它的手工价值,在机械製成品上加入手工做出变化性,不会那幺快被複製,可以拉长产品的生命週期。」 

现在的工艺在过去的年代是当时的科技,所以说不定现在的科技在未来,也会变成一项具有价值的工艺。

 

以往我们认为的工艺,应该是像日本职人秉持手工敲打、削磨等,所有功夫都来自于职人之手。但在数位时代下,工业科技确实便利了製造,工艺不断受到科技的冲击,陈小加认为,与其抗拒倒不如与之接轨,「我认为新一代创作者,需要学习并了解数位科技与媒材,才能掌握数位科技的优势。」利用数位做法精确快速、缩短製程且造型自由的特性,结合传统工艺精神与技法的美感,是当代职人的新价值。

▲「窗花_摆饰」,将传统窗花的形貌进行设计转换,利用雷射切割取下外型,再以手工锻敲成型,可当盘子、摆饰或花器。©JIAJ生活物件

▲JIAJ的金属物件还有一个特色——不经限定的产品用途,可以依照个人习惯去决定物品的使用方式,例如这个名为「变形记」的花器也可以是盛盘。

见学观察家:「博森设计」潘龙分享

关于职人的量产课题,一直是潘龙关心的议题。如何维持手作品质、又能产出一定的量以符合销售成本?是过去许多工艺家很难克服的题目,但这次的採访,我们在陈小加身上找到答案。

形体生成不再使用传统的裁减铸造方法,而是用模具加压塑形,透过工业製程与加工技术,可以加快物件的製作时间跟提高产量,最后加入手工技术、修剪研磨体现手感。「其实不一定是『纯手工』才能称作『工艺』。」潘龙说,结合手工主要是创造差异化与独特性,替产品加值。「我们去日本燕三条参访铸造工艺,看见许多职人仍秉持双手敲打锻铁,甚至台湾许多传统工艺像是苑里的蔺草学会、杨莉莉青花也都还坚持『纯手工』 的做法,不以价格为消费考量,购买的是其工艺精神与态度。」

「我小时候家里是做铁工的,即使现在从事室内设计,与金属工业的结缘也特别深。」潘龙说他每年都会去文博会挖掘工艺,去年在文博会结识了富山县高岗市「折井铜着色」的折井宏司社长,今年他发现文博会特别与日本着名工场开放日活动「燕三条 工场の祭典 」合作,联合台日产地的职人体验活动「工艺现场」,是深入製作过程、技术特长的机会,正好当时人在文博会参展的陈小加也有与燕三条职人交流互动,「跨国界的产地交流,可以理解到台湾与日本的开发製造过程的不同。见识到『庖丁工房』麵包刀的细緻,最开心的是『日野浦刃物工房』的日野浦睦师匠在刀上刻我的名字!」陈小加说,职人相见虽然言语不通,神奇的是,手作工艺的精神依然有办法互通。

▲陈小加在2017文博会与燕三条工艺职人合影。©JIAJ生活物件

金属是一种很特别的物质,随使用时间拉长,光亮的表面会绽放出深厚的色泽,或许就如陈小加所说的,「物件就是拿来用的,使用后一定会出现变化,随使用方式不同,颜色也会不一样,这是我们想强调的,物和人之间独特的History。因为不永恆、所以更珍惜,这样的对物态度是不是也算是一种永恆?」

▲「博森设计」总监潘龙与「JIAJ生活物件」主理人陈小加合影。

JIAJ 生活物件 JIAJ LIVING ART STUDIO

主理人陈小加,台湾新生代工艺家。喜欢用双手打造生活中与情感连结的器物,将生活体验藉器物创作传达。藉由金属物件探讨工艺与数位做法,寻求新时代创作的可能性。于2015成立「JIAJ 生活物件」,展售台湾新生代工艺家作品,并透过教学体验课程,推广当代金工工艺。

地址: 台中市雾峰区民族路6号

营业时间:不定休

信箱:jiaj.tw@gmail.com

粉丝团:JIAJ 生活物件 / JIAJ Living Art Studio 

博森设计

「博森设计」由熟悉各种工艺的设计总监潘龙主持,以崇尚简约设计的哲学,回归自然事物的本质,将简约精工发挥到极致。近年来在家居或商业空间的作品都深受好评,以设计作品「Shared Office」、「淡海会馆」获得2016 德国 iF Design Award的肯定,前者同时获选2015年台湾室内设计大奖工作空间类TID奖。「博森设计」总是能将空间内外的人文历史与地景串连起来,并利用材质的既有纹理,为业主打造简约却不简单的美学空间。

电话:02-2633-9586

地址:台北市内湖区金湖路348号1F

官网:博森设计

Facebook:博森设计 bosondesign、简约美学誌

【撰文:柯霈婕/摄影:吴佳容/资料协力:JIAJ 生活物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