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MWOOD红屋》行动木屋Villa农场,食农整合的自然住宅

?提到「食农」,很容易联想到标榜不施农药和化肥的小农、有机农,或是号召从都市出走,到乡下体验种田乐趣。然而,由「FAMWOOD红屋」董事长谢东兴发动的「食农住整合」,却有着更深一层积于愤世、捨我其谁的积极意义,他观察全球货柜屋及自然农法趋势,将自行研发的「行动木屋」及「Villa农场」引进田中央,伙同家人和数名员工一起从台北大都会搬到台中乡下,透过实际的日常生活向社会大众证明「自然住宅」的可行性及健康美好,最终目的是希望台湾人重视「农」的深厚价值,进而改善农业,成就与环境和谐的丰厚心灵。

「绿建筑家」邀请提倡养生宅的「澄璞设计」总监庄効澄,一同造访位于台中市石冈区的「FAMWOOD红屋Villa农场」,与红屋董事长谢东兴对谈,并体验行动木屋与自然农法的生活魅力。

▲「澄璞设计」总监庄効澄(左)与「FAMWOOD红屋」创办人谢东兴(右)合影。

▲谢东兴重塑欧美风行的Tiny house,汲取树屋、露营概念,以最轻量的财务、时间、维护为成本,但仍可承受生活必需的厚重,发展出不断修正的「行动木屋」。

农家子弟的恨

年届60的「FAMWOOD红屋」董事长谢东兴为台南后壁乡农家子弟,他是庄头里第二个读大学的囝仔,北上读书毕业后就在台北定居,跨领域经营家俱、室内设计、建筑事业。回视台湾的农业历史,谢东兴直言「虽然很爱国,但对国家有恨意。」谢东兴在高中时,强烈体会到务农不仅没有赚头,在昂贵的水租压力下,甚至连养家活口都有困难。

「我是长我16岁的大哥养大的,高中时算数学分析家中开支,算完一股震撼,欲按捺活?兄弟没有半个人从农。你永远把农民当二等公民是种偏见,咱的故乡已经破糊糊,不仅农村景观被破坏,连道德人心都已沉沦。会发生食安危机也是当然啦!农村都毁掉了,怎幺会没有食安危机?河川被污染,到现在没有改善,因为没有人在乎,除非能够改善农村,不然不可能解决食安危机。在台湾,农的唯一价值只有农作物,人口讨生外移,村落凋蔽,耕种全委化学农药。农人都在卖田产,不是卖农产,这是很悲哀的事情。」谢东兴感慨道。

▲「FAMWOOD红屋」创办人谢东兴像是「自然住宅」的传教士,夹杂国台语的言谈宛如穿梭乡里的说书人,蕴有浓烈的情绪感染力。

企业家的良心

谢东兴做办公桌椅家俱起家,在景气繁荣期攒得不少财富,后来面临企业外移期,谢东兴选择留在台湾耕耘,几年间看同行在大陆事业做得风生水起,从小毛头窜升为大巨人,一时之间心中百感交集,谢东兴仍旧秉持初衷,不屈不挠地推动天然家俱和自然住宅,希望透过设计与实作影响台湾人的价值观,发展出均衡踏实的生活厚度。

「我喜欢天然的东西,产品用天然漆做涂装。」谢东兴曾经在工厂看到婴儿床里两个孩子在浓烈的化学漆气味中酣眠,心中一阵冲击:「怎幺会这样子?这款工作到底是功德还是罪恶?但人都要赚活,你要跟人家说什幺?看得恨死了!觉得人真的非要化学漆不可吗?」

谢东兴开始走国外取经,他在欧洲看见天然漆之运用,立志改变现状,不用化学漆。为了维持生活开销,谢东兴从原来简单的办公桌椅产品逐渐发展至多元的家俱项目,他笑称与之前的营利相较,现在是「拚生活」和「赚所费」,抱持着喜欢就去做!的心态,进而延伸到住宅建筑项目。

▲化学漆贴附化学膜,以完全隔绝木材取得防污作用;天然漆则属渗透性,以乾燥结晶缩小毛孔来阻挡污物渗入,木材仍能呼吸。天然漆的渗入会让木材显色更立体,加上氧化,色变也更精彩。※看更多

自然农法,深根养护

三年前,谢东兴拆掉老家重盖房子,他自忖,要盖一栋理想的住宅,只做室内装潢能改善的居住品质毕竟有限,重视人情温暖与自然环境的谢东兴誓言「我绝对不老死在台北!」寻遍全台湾,第二年就看上大甲溪下游的台中市石冈区,第三年买下土地,用自己的想法盖了这间房子,从这里开始试,哪里不对就改。」谢东兴且战且走,以无比积极的行动力支持他的改革道路。

谢东兴走向国际取经,观察瑞士农业与山水、民风相互表里,以葡萄酒为例,相信当食农合一,碰撞出地域情感,更能培植出文化深度。又赴日本观摩「住宿型市民农园」,受「自然农法」之父福冈正信影响,相信农产品除了产出,还有更大的价值必需被正视,于是开始试种不用肥料的自然农法。

▲「红屋Villa农场」所标榜的食农住整合,「农」指无农药、少肥料,让土壤回复生机、植物健康成长、动物多元发展;「食」指食用自种的新鲜食材,健康养生;「住」指房子能与环境友善共存,人就能安稳久住、久住,而生感情,与环境共养共生。

▲「红屋Villa农场」基地位于大甲溪下游的石冈区,此处为客家聚落,种植许多果树。

▲因邻近「东丰自行车绿廊」,亦是运动休闲的好所在。

行动木屋,自主自立

为了让生存享有宽广自由,谢东兴从国外流行的货柜屋、树屋、露营营区得到灵感,发展出亲田性高的「行动木屋」,建材选择木材、钢、玻璃,屋型採货柜组合概念,国外货柜屋强调设计感,行动木屋重视布署生活性,为回应与户外菜园频繁互动之需求,相当讲究室内外介面设计和机能性,房子外型与室内规划也一再更新,整个红屋Villa农场基地俨然成为各式行动木屋的大本营。

谢东兴一家子与数名员工抛却繁华的台北大都会,从刚开始的两人偶住,到现在一群人长住在Villa农场,不吹冷气、活用灌溉水与地下水、白天不点灯,实证「自然住宅」的可行性。

▲「行动木屋」从货柜屋概念出发,以木、钢、玻璃为主要建材,自由组合变化符合需求的屋型。

▲为照应户外菜园,相当讲究室内外介面设计,布署生活性

▲流理台设于户外露台,增加居住者相聚互动机会。

▲室内装修採轻日式风格,建材木种延续红屋品牌惯用的红桧、北美玉杉,天花板材质为叠合木碎屑、高温压製而成的OSB板(又称「定向纤维板」),突显环保意识。

▲以竹蓆取代榻榻米坐垫,搬开竹蓆层,下方可收纳物件或摆放腌渍物。

▲由于整个营区都没有空调,通风设计显得更为重要!行动木屋透过调整百叶角度控制气流、防止雨水泼洒,更兼防盗,无论百叶直向或纵向,家里都不闷热。

▲大面积的开窗设计能尽情欣赏户外美景,纵使开窗取景跟断热是非常两难的问题,加上隔热贴纸就能改善许多。

▲「三喜食堂」在桌椅的高度开了长道景观窗,增添用餐情致。

▲卫浴上方镂空,以透明玻璃帮助空间採光和通风。

▲谢东兴董事长自住的行动木屋。

▲室内採日式风格,搭配竹蓆设计,地上摆了一排红盖子的腌渍品。

▲甚至连「汤屋」也能附加至行动木屋。

▲荔枝树旁的小木屋为桑拿浴装置,补足渡假休闲设备。

▲中庭的睡莲池住有小青蛙,蕴藏蓬勃生机。

三喜食堂,好吃本味

谢东兴同时改造台湾厨房,提倡吃进食物本味,坚信料理应返璞归真,坚持三餐自理,要求不开伙的年轻员工上厨,透过日常生活演练操作自行开发的厨具及餐具设计。他将理想的饮食空间命名为「三喜食堂」,其内涵为──“Home made”,自行挑选食材、烹调料理;“Home shared”,共同操作,在交流互动中培养情感;“Home party”,举办亲友聚会,分享主人品味与荣耀。

「大部分人提到归园田居,会想到《湖滨散记》,我觉得那偏向精神性,我们更希望是生活性,生活性的东西做得好,精神性的东西随之到来。饮食不必刻意规範,如果喜欢一道食物,就会越想精求,越有兴趣让它变得更好吃,进而向他人请教,相互切磋,种下美味基调。」谢东兴说道。

▲谢东兴要求一同食农合一乡下住的员工三餐开伙,除了检验产品设计的週全性,也发展出彼此合作无间、休憩与共的深厚情感。

▲简单拌炒自种皇帝豆、香菇、红萝蔔、杏鲍菇和五穀饭,再点缀九层塔增添香气,搭佐自製梅酒,即是美味可口的晚餐。

▲「三喜食堂」典型家俱为中岛和长桌,让齐聚一堂的亲友能尽情交流。

下台美学,冲天逍遥游

当到达一定年纪,事业到达一定程度,开始考虑退下职场的时候,你会选择怎样的转身呢?谢东兴从「企业家」的角度也做了一番思索:

「第一个问题是,当年华渐老,你要怎幺走下舞台?第二问题是,做为一个企业家你会面临很多压力,你要继续做下去吗?继续做下来要做到什幺程度呢?继续做到底是对还是不对?纵使觉得颜面无光,人都要禁得起走下坡。当然我们也选择要越做越好,但不是指企业越做越好,而是人的『生活』越过越好,回到自己的生活。我一直认为当社会环境越好,生活就会越好。有些企业家赚很多钱,但是好不自由,我一生不想白活。」

「为什幺大家都不肯多做一点点?如果大家都很积极,都要求荣誉感,一起带动人群了解价值性,那不是很好吗?人生不是自保而已,这是一辈子的生命教育!」谢东兴说道。

▲清晨五点,从红屋Villa农场出发大甲溪畔看日出!

▲散步大甲溪堤岸,享受美丽的自然晨光。

谢东兴举《庄子?逍遥游》为例,「有鸟焉,其名为鹏,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且适南冥也。」称讚庄子是非常伟大的科学家,顺着科学定律──候鸟顺着气流借力使力,发展出「无为而治」哲学,「人只要脑筋放轻鬆,又会应用工具,其实可以创作出很多有趣的东西。」但也接着感叹庄子细腻的观察力却少受世人肯定。

儘管口中谈的是庄子的小大之辩,声情是屈原时不我予的慨叹,他的心、他的愿却表现出曹操的「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谢东兴推动的「行动木屋Villa农场」现正启航。

见学观察家:「澄璞设计」庄効澄分享

刚抵达位于台中石冈的「红屋Villa农场」时,烈日当中,大家踩着碎石子环视四面形态各异的行动木屋,一旁有像是杂草般的大片绿地,还圈了一大块地豢养鸡鸭鹅,禽鸟的鸣叫搭衬着蟋蟀及夏蝉,热闹可喜,唯独人影不多,放眼望去,约十几公尺外有一栋透天别庄,其余皆是野地,再远一点就是矮矮的青山和无际蓝天。乡下的时间感很缓慢,内心与环境互动的声音却被放得很大,连风穿梭过耳畔都像吹拂扬着风帆的小船,悠悠蕩蕩。日子过得真实了,脑中想像的画面也更丰富了。

来到这里,「澄璞设计」总监庄効澄不禁回忆起在农村长大的童年时光,庄设计师与谢东兴董事长分享,小时候一起床,长辈便交办他到田里浇菜,看嫩绿的菜叶在晨光下晶莹欲滴,混着露水、土腥和鸡鸣,身体感官渐渐甦醒。庄脚长大的孩子,哪里在意没有冷气和电视?孩子们的玩具散落在天地自然之间,庄设计师表示自己读国小的两个儿子好喜欢观察昆虫,来到这里一定能发现物外之趣,找到大人忽略的美好。

「小孩子就是要玩,斗鸡斗鸭找昆虫,在大自然里观察动植物,观察与环境之间的关係,藉此培养敏锐的思维和丰富的生活经验。」

「中国人生活作息的智慧依循农民曆24节气进行,食农重点是过程,而非成果。」

提倡「养生宅」的庄効澄设计师从华人风土文化切入,回应红屋Villa农场的「食农住」概念,认为食农住可以推广到实际生活上,只是都会里的住宅区多集合式住宅,在地狭人稠、寸土寸金的限制下,倘若屋前有空地,多半拿来当作停车场,但只要有土地,就能和食物产生关连性。

「刚看到行动木屋堆叠组合状态时,我马上联想到日本代谢派建筑,基地有特定设计的装置,可以放上去插栓固定,变幻不同的建筑型态,机动性很强。台湾人喜欢圈地为王,盖农舍製造碳的比例又很大,红屋Villa农场让大家可以融合食农住,拉近人与人、与自然的距离,回归传统台湾人讲究的24节气,不用花很多费用就可以达到自然住宅之目的,推荐给想体验的朋友。」庄効澄设计师说道。

庄効澄设计师也提到,近年来自己马不停蹄地从台湾出发到日本、泰国见学展览和建筑空间,与国际设计师对话,引发许多反思,深切感受到日本强大的软实力和影响力。庄设计师有感而发,的确,每个人都要有自己的目标,但也不能太安逸,永远抱持着「小确幸」心态生活。红屋董事长谢东兴进入耳顺之年,仍抱持雄心壮志,步步推动与信念契合的生活美学,纵使过程中阻碍不少,靠着自己和家人、员工一一搬离台北大都会,在石冈乡下进入行动木屋、Villa农场中生活,亲自操作演练付诸实际的理想,并逐一修正,而获得不少掌声,精神相当可敬!

「现代社会好像一定要浮上檯面,变成家喻户晓的名字才是成功,事实上,产业要一起推动!谢东兴董事长举庄子的『无为而治』我同意,听从自然韵律,注重对人和环境的和谐,带动产业每个环节,一起做就能实现更美好的未来!」庄効澄设计师总结。

「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故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庄子?内篇?逍遥游》

※延伸阅读

顺其自然的食住哲学,寻回真美感─FAMWOOD自然.红屋

FAMWOOD红屋|Villa农场

官网:Villa农场

Facebook:Famwood 红屋

E-mail;service@famwood.com.tw

见学观察家「澄璞设计」

电话:03-317-1256、03-325-4789

地址:桃园县芦竹乡经国路900号5楼

官网:澄璞设计

Facebook:?养生宅

设计专页:澄璞设计?庄効澄

【撰文:蔡舒湉/摄影:吴佳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