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DESIGN AWARD 2016》建造应该留给未来的建筑,千叶学教授的

举办已超过60年的优良设计奖(Good Design Award),由于越来越多台湾设计者参与,主办单位「日本设计振兴会」相当重视海外宣传,此次在台湾的说明会除了由事务局说明完整参赛流程外,还特地邀请东京大学教授千叶学先生前来演讲,分享他近年来的作品,从计画调查、设计发想到图面讨论等专案细节的构成,千叶学教授提供了许多值得设计者思考的观察角度,可以作为设计者对外提案的方法,并转化成为日后参与各种国际竞赛的基础。见学馆编辑团队与专注于日式空间设计的「玳尔设计」总监朱志峰特地参与这次活动,也就台湾设计者关注的议题提出询问。

演讲之初,千叶学教授特别以日本着名导演森田芳光的电影《家族游戏》场景开场,从这部1983年的经典黑色喜剧,以极为特别的住家长桌形式,表现出当家族所有人以这样突兀的形式每日聚集时,餐桌的形式已影响相处模式和连结性。这样的开场让在场所有人都莞尔一笑,也感受到千叶学教授能以平浅绝妙的举例带领大家进入深奥建筑世界的用心与魅力。

千叶学教授是东京大学大学院工学系研究科教授、并同时也经营千叶学建筑计画事务所,不同的身分和历练让他的设计作品相当多元,他在现场和我们分享了几个好案例,包括「工学院大学 (Kogakuin University)総合教育栋」、获得2016年日本建筑学会大赏的「大多喜町役场」、获得包括日本建筑家协会赏等多个奖赏的「日本盲导犬総合センター」、东日本大震灾建筑家的复兴活动组织「Archi+Aid」,以及些许东京都内的住宅案例等,让现场的听众从他的演讲分享中获得许多助益,包括做设计的思维以及重要的方法论。

▲获得2016年日本建筑学会大赏的「大多喜町役场」,旧建物是1959年由今井兼次建筑师设计完工的混凝土建筑,由千叶学教授针对旧建筑进行改修,并同时增建新栋建物,将大多喜町当地既有町屋屋根的设计概念,融入到新栋天花板的设计里,创造出开放通透能享受自然光照的象徵性空间。(via 日本建筑学会)

▲获得2014年村野藤吾赏的「工学院大学 (Kogakuin University)総合教育栋」,强调建筑设计的「Connect」和「Disconect」,透过四个「L」型建筑的多种排列组合方式,让空间中的人们产生不同的交流。千叶学教授并透过金属沖孔的设计,让建物随着光线产生不同的光影效果,让校园更加充满活力。(via 村野藤吾赏)

在精彩的演讲会结束后,见学馆编辑团队与「玳尔设计」总监朱志峰,一同採访了千叶学教授,请他分享更多设计作品和细节,并请教他关于Good Design Award的评审规则等事项。

见学馆编辑:恭喜老师所设计的自行车停车场,刚刚获得BDA赏(Bicycle street Design competition AOYAMA),据说这个竞赛是指定您来参加?我们很好奇您为什幺会想要参加这个竞赛?

千叶学教授:

现在日本的建筑师大部分都做建筑比较多,比较少有机会去做到都市规划的部分,但是比如1960年代,当时日本很多建筑师都频繁地讨论都市的未来、都市的愿景,当然也是因为当时时代背景,日本要走向一个经济高度成长的时候。慢慢到现在,都市的发展已经成熟、饱和了,好像建筑师就不太会去谈都市的未来与愿景,大家都是在自己的工作上把建筑做好就好,但是我不喜欢这样,我希望可以思考我们的未来如何、都市的状况会变得怎样,所以我接到BDA的邀请时,对我来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可以透过这次的自行车停车的规划,对我来说是一个起点,透过这个设计可以散布出一个讯息,或许也可以对整体的都市规划传达出自己的理念。

见学馆编辑:老师刚刚所分享的「日本盲导犬総合センター」,据我们了解那块建地原本是日本奥姆真理教的基地,对当地来说有很多不好的记忆,业主(当地人)应该是不希望保留那段历史记忆,当时在勘察建地的时候,是否想过要抹去那些历史还是有刻意要保留什幺下来?

▲获得日本建筑家协会赏、BCS赏(日本建筑业协会)、AACA赏优秀赏的「日本盲导犬総合センター」,以开放式的空间设计让导盲犬的培育和安养,都能在良好环境下受到完善照顾。建筑架构以犬舍、门前大草地为基準,最大目的是功能性,以及连结当地自然环境,一般游客可在围篱观看训练过程,整个园区都要是训练的园地,狗狗套上缰绳就要知道自己是有任务在身的导盲犬。(via 日本建筑家协会赏)

千叶学教授:

对于当地人来说,两者皆有。想要抹去记忆的人认为那段毕竟是负面的历史,很多当地小朋友到外面去,人家问到家住哪里,地名一说出来,大家就会联想到奥姆的基地,因此对小孩来说是个不太好的影响。确实有很多想要抹除这段历史。但也有人认为这就是存在的历史,我们不应该忘记,当时那里有留下一些石碑,现在也仍保留着。我在设计这个案子的时候,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也就是我并没有刻意要保留或者抹杀。只是我觉得藉由这个地方带来一个新的活动,当地居民也因为这些活动而觉得很高兴也可能为地方上带来新的变化,加上这个地方不管是否曾经存在过奥姆真理教,这里就是一个风景非常漂亮的地方。这里以前是畜牧开垦地,本来就存在一些人与自然、与动物相处的模式,所以在这个案子里的一栋栋小木屋,是当地原有的建筑样式,我把这些当地的形式放在这个案子里面,尽量发挥人与自然的优点,所以并没有特别要去彰显或是抹除。

见学馆编辑:这个案子除了是训练导盲犬的地方,似乎也有设计要安置退役导盲犬的场所,但是就我们理解,住宿与学校这两种需求,应该是不太一样的。千叶老师在设计这个案子的时候是不是本身对狗很了解?或是爱狗派?在设计上是不是有特别的考量或是讲究之处?

千叶学教授:

我原本就很喜欢狗,但是没有养过狗。接下这个工作之后,与训练师、身边养狗的人有过很多讨论,所以也慢慢的对狗越来越了解。对这些退役犬的照顾部分,我花了很多精神来规划牠们住宿的地方,因为第一牠们身体已经变得很虚弱了,走路很容易跌倒、受伤,例如在设计的时候要考量到地板的材质,让牠们不容易跌倒,或者万一牠们跌倒的时候也不容易受伤,不然牠们一跌倒可能就会骨折、很难再恢复。另外,这些退役的狗以前长时间和人类一起居住,牠们很习惯住在一般的房子里,所以规划牠们住的场所时,就会跟训练犬完全不一样,尽量接近一般人家住宅的内部空间。例如他们可能很习惯住在厨房桌子下面,所以我们就设计了像是厨房的地方让他们可以睡在下面。我们针对居住空间是完全分开设计的。

▲为了让更多民众认识并理解导盲犬的培养过程,日本盲导犬协会经常会在「日本盲导犬総合センター」举办活动,让更多人第一线观察并参与。(via 日本盲导犬协会)

当初在分配这些小木屋位置的时候,着实很伤脑筋,因为里面有训练犬、退役犬,也有要分娩的母狗,没有人知道这些相关位置应该要怎幺配置才是最理想的。后来规划出来退役犬的小屋是在基地的正中央,方便工作人员可以很容易关照到牠们;分娩的场所就放在离入口最远的地方,但是却是离动物医院最近的。所以每一个犬舍之间的相互距离我们都花了很多的心思规画。

但是除了刚刚这两个是比较明确的地方之外,有些刚生出来的幼犬可能还想要跟妈妈在一起,我们就会尽量让他们亲子住在一起。因为我们有很多空间可以使用,这个部分就会依照状况临机应变、做不同的规划。

见学馆编辑:日本有一些Share Space,例如得到2015年GOOD DESIGN AWARD的秋田Share Village,是透过改造古民家,让住在都市的人每年缴一定的费用作为维持营运的资金。老师也提到很多建筑师会到地方去活动、地方创生,或是一般人移住的新尝试,从老师的观察来看,日本会有这样的趋势?

▲由几位年轻人武田昌大、丑田俊辅、坂谷専一规划的古民家Share Village,将位于秋田县133年的茅葺古民家,以「群众募资」的方式建立「村民制度」募集每年维护费用,并号召都市居民前往参与,让老旧建物获得新生与永续,因而获得2015年GOOD DESIGN AWARD特别奖,这项计画于2016年也扩展至香川县三豊市的仁尾町。

千叶学教授:

老实说,我最近也刚好在研究这个现象。我觉得这个可以从两个面向来看,一个是从人来说,过去几十年日本的发展有点太过于集中在东京这个城市,好像大家都觉得「我一定要到东京才能赚钱、才能过好的生活」,但是经过几十年来,大家慢慢发现到了东京之后生活好像也没有过的比较好,心里就会产生一个问号「我真正要追求的生活是什幺?到底什幺才是理想的生活?」年轻人开始慢慢有了这样的念头,开始觉得可以有一个不同于在东京的生活方式,所以他们开始往外找。

另外一点从都市来看,以前这些地方都市都努力的想要成为第二个东京,觉得要发展经济、要变得和东京一样,可是事实上,从来没有一个地方成功,大家都没办法变成东京,所以大家开始回头想「是不是当我们自己就好?找出自己的特色,然后发展这个地方特有的事物」。这两股趋势在最近慢慢的会合在一起,所以我们会看到比较多返乡的现象。

见学馆编辑:老师目前有在做这样的计画吗?

千叶学教授:

我现在在做的一个案子可能与上述所说的并不完全相同,现在有一些人住在东京,但是在濑户内海盖房子,虽然平常生活还是以东京为重心,偶而才会去那边住,当他不住在濑户内海的时候,就开放给当地居民利用,例如当作观光景点或是让居民在里面办活动之类的。我想这样的方式也可以带动当地的观光,去吸引外来的人口。

另外还有一个例子,是我在几年在地方都市帮一位医生盖了一间小诊所,医生最近跟我说,诊所发展的还不错,想要再扩建,盖一些提供给高龄者使用的设施,那地方可能就会慢慢的发展出一个像是医疗村的规模。这个例子带给我的感想是这些地方都市渐渐不再想要变得像东京一样,年轻人也不再以去东京为唯一的目标,他们比较着重在深耕当地,让地方慢慢发展起来,这也是最近比较明显的趋势。

朱志峰总监:老师您好,我是台湾空间美学创作交流协会的理事长,这次知道千叶教授是台湾的评审员之一,特地代表协会来请教千叶教授,以一个海外参赛者的角度与立场,想知道评审团是如何评断每件作品?参赛者除了提供照片来呈现作品外,该如何以文字叙述来表现说明作品?可以给予参赛者一些具体的意见?

千叶学教授:

由于报名是以全线上机制来执行的,参赛者每一个作品显示的页面主要照片是三张,但可以藉由上传平面图等附属资料来辅助说明。站在评审的角度,当然希望可以看到更多的资料,包括照片、图面还有与建筑的背景关係。是基于什幺样的社会背景来做这些设计,我觉得背景是很重要的。有些东西眼睛看到就能了解的,可以看图片就好了,但是建筑是针对什幺人而提供,为什幺会产生这样的设计,对我来说这才是比较重要的资讯。建筑或室内设计,要着重的是可以带给社会什幺样新的价值,我觉得这些比表面看起来漂亮的呈现更重要。

朱志峰总监:所以这意谓设计者写出来的概念就格外重要了,得要完整表现出这个设计案的背景、设计理念、企划开发的意义以及创意功夫等细节,是吗?

千叶学教授:

除了您提到的这些项目外,当然还有跟其他建案的差别与创新意义,这些都是评审委员在评审时很重视的。我也很希望看到一些足以树立为下一个时代的标準的作品。如同一开始事务局的人员所揭橥的评审方法,在实质审査的过程中,除了将评估重点放在当前种社会议题与设定的关联,同时也会深度解读报名设计的意义与价值,另外就是「聚焦问题点 (Focused issue)」。在优良设计奖的审査当中,将讨论作品「于今后社会中的可能性」与「设计的角色与意义」,并于审査后就各议题发表「课题与今后的可能性」做为「建言」。我个人很希望看到参赛作品是「下一个世代再回头看都会觉得是理所当然要这样做的」,这会是对社会的发展有极大助益的设计。

见学馆编辑:老师一方面在学校教书、一方面做实际的建筑,是如何结合实务与教育?

千叶学教授:

我还满喜欢一边在学校教书、一边在事务所工作。因为在事务所承接案子,一定要赚钱才行,但是在大学的研究室就不会有这个限制,可以做很多不赚钱的案子。例如现在在日本大家都不太会去思考对都市未来的愿景,但是出自个人兴趣,我设立的一个名为「东京未来预想图」的计画,可以在这个计画中思考这个城市未来能够变成什幺模样,我觉得现在在东京不管是从事都市规划或是建筑行业的人,大家都只想着要开发,政府就不断放鬆法规,让开发商可以自由的开发,可是这样开发的结果是否未来真的能够带给大家一个想要的都市?我是抱持着存疑的态度,所以我在学校里带着学生研究这个不赚钱的计画,一起去思考这个我很有兴趣的方向。这是我担任教职最大的好处,可以自由自在的发想。透过实务与教职之间的连结,可以有很多的思考,但是同时我也觉得这可以带动实务工作去做出品质比较好、未来大家可以共享的成果。不过我只有一个人,时间要同时分给这两个工作,体力上的负担其实是很重的。

见学馆编辑:在老师的研究室也有台湾的学生,加上这几次来台湾的经验,对台湾建筑的观察如何?

千叶学教授:

这次我还没有时间好好的观察,无法具体的说明,但是昨天我稍微到松菸诚品去走了一下,让我印象深刻的是里面有很多不同领域的品牌,例如服装、家俱、产品设计,同时也结合了店家的室内装潢等,我觉得很有趣的是那里以生活为主体,可以看到跨越了不同领域的东西都加入了设计的精神。在日本虽然可以看到很厉害的建筑,但比较少看到以某一个主题去贯穿所有不同领域的事物。

我现在看到世界上有很多的建案,都让我觉得「现在盖这种建筑真的行吗?」以前要盖建筑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花庞大的金钱和很多的人力、花很长的时间,但是在这样万众瞩目之下盖出来的建筑,势必会接受到很多来自周遭眼光的批评与意见,但是到现在这个时代,已经有点不同了,现在一个大型建案背后几乎都是国际化、全球化的,钱也是全球性在流动的,所以今天想要盖一个大型建筑并不难,很容易就可以找到庞大的资金,并在短时间之内就能盖出一个看起来很了不起的建筑,但是这样的建筑方式对现代人来说究竟是不是一个幸福的方式,我对此也是带着一个很大的问号。

见学馆编辑:台湾跟日本都是地震带,台南之前的地震也有建筑倒塌。前阵子的熊本地震,听说熊本城在结构上有刻意会让建物某些部分倒塌来做为建物之称的力量,这是否是一种负建筑的概念?GDW里面也有不少得奖的案例是强调防震的工法,千叶教授对于防震是要很坚固的支撑还是该倒就让它倒?

千叶学教授:

我对面对灾害的整体看法是减灾(减少灾害)与风险分散的观念,从东北大地震或是最近发生的熊本地震,给我们最大的教训是自然灾害是无可避免的,人类在地球上终究是得与这些自然灾害一起相处。从东北大地震的经验来看,不管技术再怎幺精良,都不可能百分之百避免这些自然灾害。例如在灾害发生后,有人提议既然会发生海啸,我们就把堤防再盖高一点,我个人是非常反对这样的想法,因为这次盖高了,下次有更高的海啸来怎幺办?而且盖了这幺高的堤防,原本在这个自然环境中生活的事物,可能会因此而损失掉了。所以我是很不赞成这种方法。我觉得应该要跟自然灾害和平相处,同时在这种可能会发生灾害的情况下,应该要有什幺样的生活,这才是我们要去思考的。像上次东北大震灾的地区,都是极有可能再次发生海啸的地方,我们就必须要认知会再发生海啸,把财产分配在安全的地方,例如我知道这个地方可能会被海啸侵袭,所以就不要把重要的财产放在这边,有一些地方可能比较重要,就可以做比较严密的防护。

回到前面所提到的地震部分,像现在有很多大楼强调免震,可是我觉得未来应该会慢慢回到日本自古以来就有的一种想法「吸震」,就如同提问者所说,建筑物某个部份将地震能量吸收掉之后,可以让其他地方完整的保留下来。这是古老的技术,但是现在我们应该会慢慢找回这些古老的智慧。

虽然发展出很多免震的技术,但是没有人知道这些技术可以维持多久,同时,也没有人验证出来要投入多少的金钱去维护这些技术。现在日本很糟糕的是,虽然我们看到好像有越来越多人在研究免震的技术,但事实上并没有一个第三方的检测机构,可以告诉我们这些免震技术是不是真的有效、有用。

▲对于东日本大地震的灾后复兴,包括千叶学教授等很多建筑师在内,他们都认为有必要重新思考建筑的未来,共同组成了「Archi+Aid」社团法人,希望用建筑人的力量协助受灾地区的人们能够迈向复兴之路。2013年10月千叶学与阿部仁史、小嶋一浩、中田千彦、槻桥修等人,于德国柏林「Aedes」建筑论坛以「RETHINKING-RECONSTRUCTION」为名发表演说,为东日本复兴发挥己力。(via Aedes Architecture Forum)

朱志峰总监:千叶教授被台湾建筑评论家誉为近年来必须关注的建筑师,我们很感谢老师分享这幺多作品,也希望有更多机会能在台湾见到老师的建筑设计。

千叶学教授:

非常谢谢,我觉得很荣幸。我还没有机会在台湾实际盖建筑,很希望有机会能在台湾工作。

千叶学建筑计画事务所

PROFILE

1960年东京生れ。1985年东京大学工学部建筑学科卒业。1987年东京大学大学院工学系研究科建筑学専攻修士课程修了。同年、日本设计入社(~93年)。1993年ファクターエヌアソシエイツ共同主宰(~01年)、东京大学工学部建筑学科キャンパス计画室助手(~96年)。1998年东京大学工学部建筑学科安藤研究室助手(~01年)。2001年千叶学建筑计画事务所设立、东京大学大学院工学系研究科准教授(~13)。2009年スイス连邦工科大学客员教授(~10年)、2013年东京大学大学院工学系研究科教授。现在に至る。

主要受赏

东京住宅建筑赏(黒の家)、第21回吉冈赏、グッドデザイン赏(以上、MESH)、第17回AACA赏优秀赏、第6回环境设备デザイン赏环境デザイン部门最优秀赏、第49回BCS赏、2007年度日本建筑家协会赏、2009年日本建筑学会赏(作品)(以上、日本盲导犬総合センター)、2010年度日本建筑家协会优秀建筑选、日本建筑学会作品选集2012(以上、WEEKEND HOUSE ALLEY)、平成22年度日事连建筑赏一般建筑部门奨励赏、2011年度日本建筑家协会优秀建筑选、2011年度第5回「建筑九州赏(作品赏)」一般部门作品赏、第10回环境设备デザイン赏优秀赏、日本建筑学会作品选奨2013、第14回公共建筑赏优秀赏(以上、谏早市こどもの城)、日本建筑学会作品选集2013(STITCH)、第19回千叶県建筑文化赏、第54回BCS赏、2013UNESCO Asia-Pacific Awards for Cultural Heritage Conservation-Awards of Merit(以上、大多喜町役场)、第27回村野藤吾赏(以上、工学院大学125周年记念総合教育栋) ほか。

官网:http://www.chibamanabu.co.jp

 

日本设计振兴会 Good Design Award

官网:https://www.g-mark.org

信箱:info-e@g-mark.org

 

日式空间设计观察:「玳尔设计」

电话:02-8992-6262

地址:新北市新庄区中华路一段8 号11楼

官网:玳尔设计www.dialdesign.net

信箱:dgdesign@ms24.hinet.net

Blog:dgdesign.pixnet.net/blog

Facebook:日式空间设计观察

Pinterest:https://www.pinterest.com/shihochu/

风格专页:和风主义

 

【撰文:Frances Wang/摄影:吴佳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