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空间美学创作交流协会》日本关东建筑走读,见学分享会的专业

一直以专业交流为成立宗旨的「台湾空间美学创作交流协会」,从成立初期就不断举办各种活动及课程,希望以不同的组织型态和活力,透过讯息交流凝聚建筑师、室内设计师、专业级厂商之间的情感,特别在今年樱花季举办日本建筑见学团,邀请王增荣教授安排行程和进行专业解说,并于返国后特别举办分享会,让更多协会成员也能感受建筑之美,以增广见闻。

「台湾空间美学创作交流协会」在理事长朱志峰的带领下,偕同秘书长庄効澄等成员前往日本展开五天四夜的建筑参访,主轴是以隈研吾建筑大师的作品为主,搭配其他日本知名建筑师如安藤忠雄、西泽立卫、中村拓志的代表作,从轻井泽到长野县、栃木县、东京等地,以走读的方式参访关东一带的建筑空间。

▲隈研吾在远离东京那段「失落的十年」里,去寻找真正的「心灵故乡」,他在栃木县设计了石头美术馆、广重美术馆,和那须历史探索馆等三座建筑,被称为是「栃木三部曲」,以木结构为主的广重美术馆,成为日后负建筑的重要起点。copyright @林福明

▲石头美术馆以那须本地所产的石材为建材,利用不同石组堆叠的方式,让建物呈现厚重、轻盈、穿透、封闭的矛盾对比,并以水影巧妙柔化石材建物,透过动线的刻意安排,让参观者在不同建物中体会石材的多种样貌。copyright @林福明

这个见学分享会在位于仁爱路的空军总部创新基地举办,这个空间是由「台湾空间美学创作交流协会」的副理事长潘龙率队设计,也成为协会成员经常举办交流活动的场所。退休后从事见学走访、演讲评图等工作的王增荣老师,以幽默风趣、平易近人却不失专业的口吻,带领我们重温一回此次的关东建筑之旅,会后我们也特别专访王增荣老师,并请部份协会成员分享参与这次交流会的感想。

见学馆编辑:从学校教育走向透过旅游的方式教育大众,有什幺不一样?

王增荣:其实我不是教育大家。以前也有机会常带学生出去参观,后来被邀请到讲堂讲课、跟社会大众接触后,我发现我们这些从事设计教育美感教育的人,我们在教室里面一直抱怨外面的人对这些事情都不了解,但外面大众其实很热切的想要知道这些知识,所以我觉得应该走出教室,把这些知识与大家分享。不能说是教,而是分享。某种程度上我们会让对这个领域有兴趣的人改变他们的想法。所以与其在家抱怨一般民众对这些事情的敏感度不好、理解不正确,我们有义务出来跟大家说。但如果是出来教训大家,就不会有人听,我会努力试着让人家听得懂。后来我觉得这件事很重要,所以导览也是我从讲堂的延伸,我在讲堂是用幻灯片去分享如何体验建筑、如何去发现建筑若形式不是很特殊,但是透过不同的审美会有不同的意涵,后来发现带大家去看也是一种办法。大家都会出国观光,所以这也成为一种主题观光的型态。

在我退休之后,我也决定继续做这项工作。这有点像设计师们开设事务所一样,他们是以专业技术来服务业主,同时这个行业在过去西方的定义中,设计师是有义务要提高业主的视野。因为设计师是专业,业主本身在这方面是门外汉,所以他们是用实务来提升,我则可以我用对空间体会的传达能力来提供。

常有人跟我说你不当老师去当导游了,我不是当导游,因为导游与参加团的人有一种商业上的关係,但我们这种服务在某种程度是可以脱离商业的状态,我成为一种中介,同时我也不想还要去柜檯帮大家处理房间、用餐的问题。

▲那须历史探索馆以玻璃材质画出现在与过去的界线,主馆由阵屋里门、土墙厂房和展示馆三部分构成,它们分别代表着不同时代的建筑,也代表着隈研吾「死亡的建筑」的探索。copyright @林福明

我希望更多人来做类似的事情,因为台湾的社会教育欠缺这方面的东西,其实很多中小学老师也需要这样的教育,因为他们自己所得到的可能就是现在所流行的一种观点,他们若与我们接触,我们就有机会去调整他们的想法,为他们打开另一种视野。如果他们能够理解,回去教学生的时候或许也能给予下一代不一样的观点。

希望参加的团员是有设计师、有业主,有年轻的也有上了年纪的,有名人也有一般人,设计师与业主在不是业务的状态下交往,大家共同去看建筑,彼此透过这种没有利害关係的情况下,交换对建筑的意见。有时候有利害关係的时候,就会怀疑对方是不是故意引导。

有人常问我像是直岛地中美术馆那些地方我大概都去六七次了,难道不会看腻吗?如果我是为了工作带大家去看,像那些导游已经职业倦怠了,但是对我来说我还是会去看那些建筑,就像我们去看艺术品,如果不是工作上的需求去看,每次就会有不同的体验。所以我能够春夏秋冬在不同的季节、不同的时间点,跟不同的人去看,也会有从不同角度去看的新发现。

▲位于群马县的富弘美术馆,是展示势多郡东村当地画家?诗人星野富弘作品的美术馆,由建筑师横沟真设计,以不同直径的圆画出不同功能的空间,随着季节而呈现空间不同的开放感和封闭感,让这个小镇因为建筑成为许多国际游客造访的热门景点。copyright @林福明

见学馆编辑:前阵子有人质疑台湾盖的建筑都太具象,而日本似乎都是在自然环境中盖出比较抽象的建筑,不过我们也听说很多台湾人慕名而去的水之教堂,其实不了解建筑好在哪里,甚至欧巴桑们到了那边只是因为大家都在拍照也就跟着拍照,根本不知道为何而拍。对于日本建筑相当熟悉的王老师,可以教大家该怎幺去欣赏这些建筑的美感所在?

王增荣:我觉得最大的状况是现在一般的民众,对美感的认知,都还是停留在传统、很抽象的说法上。在一个环境里,几何、方正、水泥,就是不美的东西,如果是房子要美,就在上面涂彩绘,认为只要有画、有彩色就是美。这就是一个观念上我们还没有跳脱这样的思考,「简化」是台湾最大的问题。其实房子是否要盖的具象或抽象,其实不一定,重点在于具象要到什幺样的程度。现在我们的建筑已经失去了具象的尺度,比例不对,内部的空间所选择的题材,例如进去之后是否适合教堂的需求,都还是未知数。但我们大概都知道那是不可能,整个的创作与设计的水平有问题,民众本身的意识停留在感官和抽象的状态。创作者本身是建筑师,他对于那个作品也很自豪,这就显示了我们创作的水準。

日本则不同,他们是一个比较理性的民族,我们受教育的程度也很高,说不定日本平均程度还没有我们高,但是他们在乡下地方例如大地艺术祭,当地人可以接受那种抽象的建筑与艺术,他们不一定需要太过感官的建筑,感官也不是没有,就像草间弥生的南瓜、大地艺术祭里的怪花等,他们的民众可以接受这种不同程度的艺术。像台湾也有人想学日本到乡村做艺术祭,结果不是民众反对,因为民众看不懂,但做出来的不是顺应传统的形式,就是画卡通人物凯蒂猫之类通俗的型态。追根究底最难之处就是我们非常缺乏美学教育的意识。这个教育不是由学校教,而是整体的环境。

我觉得这个状态对台湾来说也不意外,这幺说可能有点偏激,台湾在几百年前并不是一个谈文化的地方,一直到日本殖民时代之前也不是,日本统治之后,可能稍微有接触到西方的写实艺术,写实派,或是印象派,最多就停留在这个地方了。

六零年代变成暴发户之后,人们眼睛开始长在头顶上,去住最好的旅馆,但是那时的我们和今日的中国没什幺两样,但到今天,中国说不定比我们还佔便宜,因为儘管四十年来共产主义将中国人推向野蛮的状态,但是他们底下有深厚的文化底蕴,例如张艺谋或是一些建筑师,马上就能接上世界的潮流。

但是我们翻不出东西,而是得自己开发,却因为发财太早,状态还没养成好,就开始有钱不知道何处花。可以说那个暴发户的状态让我们自己陷入了瓶颈。

因为苏联刚成为苏维埃共和国的时候,当时的前卫艺术多强盛,他们认为脱离沙皇的苏维埃变成了一个新世界,认为审美也应该会有一番新面貌,于是积极参与革命,但是革命完成后,他们的抽象作品都被打入地牢,因为工农兵出头之后,艺术家们以为可以向他们提出最前卫的艺术,但那些人根本看不懂,认为这些艺术家来骗人的,因为他们看到沙皇住在金碧辉煌的宫殿里,到自己上台之后,怎幺会是几个线条、也没有装饰?我们也是这样,有钱之后来不及建立美感,结果就是不相信眼前看到的。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争取时间,因为这种灾难是一定会发生,现在才要开始改变是很难的,只能忍辱负重慢慢改变。眼前应该是无解的只能变成论战或讨论,但论战是有用的,会留下一些资料。不行动是不行的,对年老一辈的说不通时,艺术家要如何将这些理念向下植根,文化不可能是五年十年就会形成。我是有点悲观的,但还是要去做,会有改变,但不会在现在。

见学馆编辑:日本近年大量向外输出建筑的想法与哲学,例如安藤忠雄要在阿里山盖教堂,或是妹岛和世在海外的建筑案等,日本建筑家在海外的影响力日渐增加,但是我们也看到札哈哈蒂要在日本盖体育馆,就遇到了很大的阻碍,是因为日本想输出的与外国想进入的有很大的冲突吗?

王增荣:我觉得札哈哈蒂进日本被围剿并不是因为日本反外,例如六本木之丘的森大楼,是KBS的作品,美国建筑师西萨?佩里(César Pelli)在品川那边也盖了五栋以上的高层高楼。当时还流传一种开玩笑说法,日本利用建筑设计来抵掉与美国的贸易差距。日本一方面崇洋,一方面也自觉太拘谨,希望外国人来做。

日本其实没有真的抗拒外国人到日本盖建筑。只是札哈遇到的状况太独特,造价是后来才爆发的问题,一开始量体就引起争议。其实去看那个基地周围,有一个槙文彦盖的体育馆,与札哈的设计一对照,宛如蚂蚁对蟑螂的比例。奥运场馆案最大的问题在于量体失控,最后再爆发造假问题,变成他们想要甩掉这个设计,儘管札哈也愿意配合修改,但不管怎幺修,在明治神宫那附近的基地上,这个建筑就是显得很庞大。

变得这幺庞大是有远因的。安藤忠雄是这个竞图案的主席,因为一开始就针对上一届的中国,决定不做好大喜功的设计,他们选择在东京湾附近,安藤做初步的试拟时,是将场馆半埋在山里的,把量体减少,变成一个简单的形体空间,减碳、环保等问题都考虑进去了。但是后来移到市区是奥运主席的建议,因为他们希望把观众从八万人扩充到十几万人,日本奥运主席听了他的建议,就改了计画,安藤完全无法置喙。在那一批竞图中,妹岛设计的量体是最小的,也是半埋在地下,更虚,只是妹岛建议使用的金属板,奥委会担心会影响选手的视线,于是给了妹岛第三。相较之下,得了第一的札哈作品显得量体大、对环境破坏,于是出现好像建筑师的排挤,但在那个情况下,建筑师若不出来发声,其实是失信于民的。

▲此次见学走访的多摩美术大学图书馆,位于东京八王子市,是日本知名建筑师伊东丰雄的设计作品,大片弧形落地窗,让窗外光影、地景绿意映在玻璃内外,与室内藏书、桌椅、柱影及人们走动的身影,形成多彩变化的大地绘图。copyright @林福明

日本建筑师的发展从八零年代开始,伊东丰雄就到德国参加比图,安藤是透过作品被芬登提拔,英国人注意到,他到英国展览,这些当时都没有政府和财团在背后推动,直到安藤在英国得到奖,TOTO才支援他去做世界巡迴展。当时也有到台湾,在福华饭店的艺廊。

新建筑在九零年代成立的时候,才开始有意识地把建筑师推广到海外,在亚洲地区支持建筑师办演讲。第一位就是安藤忠雄。本来是每年都要办一场建筑师演讲,但是计画推动了两年,费用不足无以为继。后来前两年是TOTO办了一场安藤忠雄的万人演讲会,发现台湾人对建筑很有兴趣,才开始重新举办,接着就是请来伊东丰雄、藤本壮介、妹岛和世。去年或前年开始,TOTO也在新加坡举办类似的演讲活动。从九零年代的新建筑到两千年之后的TOTO,这都是民间自己推动的,但其实这些建筑师已经自己在国外建立名声了。如果要说有谁在日本推动这件事,那就是二川幸夫(办新建筑、GA JAPAN等杂誌的日本建筑评论家)。他透过自己的摄影,在国外建立很好的建筑人脉,办杂誌把建筑师作品介绍出去。

我曾经跟台湾中壮年的建筑师说,你们一天到晚抱怨台湾的环境不好,但想想看,八零年代日本建筑师都只能从小住宅开始做起,妹岛和世在八零年代还只能做小住宅和小钢珠店,但是到了接近九零年代,他自己跑去国外参加比图,才开始被国外看见给他机会,才开始红回日本。

▲位于东京都小平市的仲町公民馆 · 图书馆,这是妹岛和世建筑师的设计作品。王增荣老师在脸书贴文上写下「最爱还是妹岛。空间複杂交错,但总有安静的角落,内外界线的暧昧、模糊,会让人联想到艾可(Umberto Eco)之《玫瑰的名字》(The Name of the Rose)里图书馆的隐喻」。copyright @林福明

前阵子我看到一部纪录片,里面伊东、妹岛、藤本、石上纯也去参加一场座谈会,年纪最长的伊东上台后英文讲不清楚,妹岛虽然可以讲一大串,但是发音非常怪,只有藤本壮介英文超好,石上纯也回答问题的时候,支支吾吾想了很久,因为这些人都没有留学经验,英文不好,却都能够到国外去闯。反观台湾都是美国名校回来的,只会在那里埋怨,叫他们参加比图,他们竟说「比图很贵」,其实也没有必要一开始就比国际大竞图,可以先从小的案子开始比,妹岛就是。

台湾建筑师最欠缺的就是自己缺乏世界观。窝在这个小岛上,永远吃不了饭,日本比我们大那幺多,建筑师都知道饭不多,要往外面去找,现在日本年轻建筑师到海外的更多,像是越南、泰国等好多年轻事务所都有日本建筑师。而我们台湾建筑师缺乏主动与意志力,我们其实一点也不都市化,还是像过去一样窝在乡下,怕出去闯蕩「回来晚上没有亲戚聊天怎幺办」。

我来台湾四十年,在我眼中台湾还是很乡土,包括台北在内,心智上很乡土。我们太谈情感,没有太强的国际观。所以我的学生愿意到中国去工作我都很推荐,应该到有机会的地方让自己茁壮起来。如果能在台湾当建筑师参加国外比图,把视野放在国外,这个输出根本不需要国家推动,国家根本推不动,难道要国家帮你买票吗?还是要靠自己的作品。国家能做的顶多是参加国际比图给予补助,但国家也没这种魄力,因为国家也很穷吧!

所以台湾有一种穷酸感,我不是要说台湾塔有多好,但是从这件事可以看出台湾人的意志力。如果城市想要脱离现在的状况,就要下决心去做事、做到最好,但是要做到最好最棒,必须只能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意志,不能说想做一件事去考虑「万一失败怎幺办?」一有退路就没有前路了。甚至有人说「如果做好了没人来怎幺办?」为什幺会没有人来呢?如果人来了服务设施是低落的,当然就不会有人来第二次。就算人不来还是维持光鲜的状态,过了一段时间还是会有人来。

其实塔要长成什幺样子,没有标準,像晴空塔其实也很丑,而台湾塔不像平常的塔,所以更有机会变成一个吸引人来的地标,做成一个大家都懂的塔还有什幺特别的。台中比起其他城市是有盈余的,而且当初盖台湾塔的费用也已经準备好了,但是从台湾塔竞图胜出后,大家就开始反反覆覆。等到确定不做之后,台湾之后也不会再有这种创意了,因为这个企图已经作为一个标的,台湾人以后就会拿这个来警示自己不要再做这种事情。国家不能走勤俭持家的路线,因为越俭越穷,而是应该像企业一样用钱滚钱。因为一旦国家减少开支、减少消费,大家不消费,造成市面商店倒闭,工厂也经营不下去,工厂一倒闭,人就失业,只能更节省,越省越没有前途。

大家都说巴黎铁塔很厉害,每年好几百万人去参观,而巴黎人都不上去。但是他们并没有说因为巴黎人不去就否定巴黎铁塔,因为赚自己人的钱有什幺用呢?每年几百万人里面,巴黎人越少,赚得的外汇越多,城市的收入才会多。所以台湾塔盖好,台湾人不去都没关係。

「凯映摄影」林福明摄影师的分享

已经多次参与王增荣老师建筑走访活动的林福明摄影师,记录了每个见学地点的空间细节和完整轮廓,此次也和我们分享每个走读场景的动与静。透过他的镜头清楚捕捉当下最完美的光影,这些年他对空间的观察和专注,也终于开花结果,为设计师拍摄的两件作品,同时获得2015台湾室内设计大奖 TID奖,成为最近非常受到瞩目的摄影师。

林福明表示对他来说这次见学印象最深刻的建筑,就是中村拓志建筑师的「狭山湖畔霊园」。这个位于埼玉县所沢市的霊园,是个风景优美的灵山归宿,设置在红叶林区内的休憩所,以树为中心的建筑让人往生后有回归山林的感觉,直达天听的木製屋顶,让人觉得肃静而不阴森,是个宁静的山林灵园。

「杰玛设计」游杰腾总监的会后分享

本身也经常前往国外见学的「杰玛设计」游杰腾设计师,印象最深刻的是老师对千住博、富弘美术馆的介绍,一开始听还没有太大的想法,后来发现老师越讲越多,透过不同人的见解引导你去了解作品的方式是不一样的。与之前去日本见学透过翻译听设计者或是馆方的介绍是完全不一样的思维。

这些不同的思维给我不一样的启发。包含可能在看作品或是想设计的时候,会有新的想法。

例如今天他提到对21_21美术馆的看法,和我之前去听到的设计理念不同,显示了每个人看事情的角度真的不一样,透过今天的讲座,比较清楚发现他喜欢的部份或是他诠释他所看到的设计。他也不会针对某一位建筑师去阐述好或坏,他是加入自己的想法,以评论者的角度去广泛分析看待。

前阵子我也在思考看建筑与诠释建筑时的方式,似乎不需要硬性锁定在某个方向,就自己的观感去看去传达就好了。

我觉得老师厉害的地方在于他理解的理论和架构基础下,用不同的方式去让我们这些听众去产生兴趣。例如富弘美术馆,老师用红萝蔔、白萝蔔等各种食材来说明建筑体大小不一的圆形空间是如何切割出来的,我想这种比喻方式应该不是设计者当初所想的,但是这方式对我们这种不是建筑系出身的、无法理解太学术的内容的人,可以很容易转化成设计原理。

我想这是王老师自己看作品吸收转化之后,产生的能量。他不是照着书本讲,而是经过他的归纳与人生历练所产生出来的方法。

我从合作厂商那边也听到对于讲座与旅行的回馈是收穫很大,透过见学的角度,与设计师同行,听老师的讲解,对于设计的见解有不同的启发。厂商说以前销售材料就只针对材料的优点去推广,但是看过这幺多建筑之后,可能在推销产品时的说明程度上又会有所不同了吧!

「伏见设计」锺晴总监的会后分享

在春季走访濑户内海艺术季的「伏见设计」锺晴总监,也非常喜爱建筑见学走访的模式,她表示对于平时忙碌于设计工作的他们,见学活动是个可以同时进行甦压和充电的绝佳生活方式。透过实际走访的见学活动不但可以增进设计人的视野和见识,更能打破自己的既有观念跟想法,当你走访不同的建筑空间时,会颠覆你对事物旧有的成见,开启我们不同思维,活化可能已僵化却不自觉的设计概念。

王增荣老师的分享非常生动,对于即使不是建筑背景出身的听众来说,也是相当可以理解的内容。王老师以一般人都容易懂的比喻法,把建筑的结构转换成一般庶民的语言,让人对于富弘美术馆的印象更加深刻,也激发我们想更深入理解这个案例的好奇心。也感谢协会举办这样的分享会,让此次无法前往海外见学的我们,也能在有投影片的完整解说下,彷彿亲临了日本关东现场,这实在是非常好的活动交流方式。

「十境创物空间设计」谢中泰总监的会后分享

台北科技大学建筑系毕业的「十境创物空间设计」谢中泰总监,原本也就是王增荣老师的学生,听完这场分享会他表示彷彿回到旧时的学生时代,重温王老师的幽默口条和专业教导。从以前起,王老师就很擅长把抽象的建筑观念转换成为日常口语,让听者很容易就理解建筑师的设计思维,不过专业的内容本质依旧存在,对于学过建筑的听者来说也相当适合,也会唤起曾经走访过的记忆,重新认识不同设计者的建筑作品。

经常和家人走访台湾和日本的谢中泰,对于建筑见学也有自己的方式,他建议以旅游的角度出发去观察不同的建筑,学习用自己的解构主义去描述建筑,再透过分享和交流的方式互相表达不同的诠释观点,这是短时间内能增进更多视野的好方法。

朱志峰理事长表示,透过举办活动进行交流,是「台湾空间美学创作交流协会」的宗旨,目的也是希望台湾的设计者能在工作之余拓展视野,和更多圈内的人相互激荡提升彼此,进而产生更多合作机会与可能,他们非常期盼更多新成员的加入,正全力招募中。在现任理事长朱志峰的带领下,或许我们会看到完全不同的社团组织面貌,看见建筑师、设计师、专业建材商和服务商等产业链成员,一起为台湾的空间设计注入更多能量,成就日后更好的产业发展。

台湾空间美学创作交流协会

网站:www.idaa.tw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idaa.design

内政部成立字号:台内团字第1050029411

【撰文:France Wang/照片提供:吕中儒、林福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