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园北科大木创中心》三木三器,匠人木道研修基地

随心所欲的创意是乾柴烧烈火,炽烈迸着火星子,直到最后一颗热情跳入灰烬,销声匿迹,无人过问。翫赏逐渐失传的技艺则如轻罗小扇扑流萤,人们凭藉一股闲情逸致驻足张看,倘若没有策略,罗扇与萤火终究无法成为桂冠与火炬,荣誉无,传承亦无,技艺在历史中昙花一现。

这次的木材质採访企划,见学馆编辑团队在「澄璞设计」总监庄効澄、「诚丰製材?博森林业」林炯廷两位的专业引导下,一同走访位于台中丰原的「丰园北科大木创中心」(以下简称「木创中心」),与杨明津主任、陈誌诚专案经理及其率领的四位木匠学徒相互交流,一窥中台湾木艺产业的传统与未来。

▲丰园北科大木创中心位址前身是永丰余纸厂,以三根高耸参天的烟囱为地标,距离丰原火车站甚近。©丰园北科大木创中心

▲(左起)「澄璞设计」总监庄効澄、「丰园北科大木创中心」主任杨明津、「丰园北科大木创中心」专案经理陈誌诚、「诚丰製材?博森林业」负责人林炯廷合影。

超越百年的木工教育讲习所

「丰园北科大木创中心」是台北科技大学于2014年在丰原成立的木艺产业链培育基地。北科大前身为1912年成立的「工业讲习所」,其中木工科是台湾木工正规教育的开始,1979年台北工专工业设计科增设「家具组」,累积超过百年的木工教育使北科大成为培育木艺人才的名校。因为看重丰原当地的木材加工、木工机械、漆艺三项产业特色,便结合北科大的木工教育资源成立木创中心,作为学生实习、培育匠人、研製机械、协助打样、小批量产作品、向社会大众推广木工,以及维繫丰原百年木工产业历史的大本营。

木创中心提出的发展核心为「三木三器」:大木工、小木工、细木工,木器、木工机器、漆器。参与学员包括大专院校学生、社会人士、设计师、建筑师、技术员、工程师、经营者、企业家等。

▲杨明津主任拥有丰富的木工教学经验,曾在台北科技大学、高职高工家具木工科担任专任教师,亦是国际竞赛木工职类裁判长,木业公司顾问及精準室内工程公司负责人。       

▲陈誌诚专案经理担任台北科技大学工业设计系兼任讲师,专长涵盖电脑辅助工业设计、电脑辅助製图、机械工程、视觉传达、建筑设计等。

北科大学生在校酝酿出创意后,接着来到木创中心进行工程面检讨。木创中心不断强调,任何设计创意都需要进行工程落实检讨、小量生产与展示推广等阶段,举办木艺设计实习营也是为了让学员的创意接轨木艺产业链,让作品可以在各环节走一遭试水温,淬炼成熟度与可行性,而不是在自己的领域构筑象牙塔。

娴熟的技术如果没有开发产品,一辈子尽忠职守也没有生意。

「现在木艺文创都像办热闹的,一开始觉得很有趣,后来没有行销策略和销售通路,卖不动就觉得不有趣了,沦为一场游戏一场梦,所以要形成一个产业不是一个创意那幺简单而已,创意要落实成创新产品、创新价值,中间过程是最辛苦的,珍贵的经验需要教育、传承。」杨明津主任说道。

栽培人才,孩子们来接班吧!

然而,丰原想复甦木产业荣景却也面临不少瓶颈,譬如农地太多,在农地设厂比例高;其次,产业外移,台湾只剩小量生产,大量生产移往越南,越南台商人才需求激增;最主要问题还是年轻人不肯接班,人才断层造成技术青黄不接。

杨明津主任表示,做室内装修固定班底是关键要素,因为木工种类多、分工细,有默契、值得信任的工班,可以保障品质、增进工作效率。再举日本秋山木工学校为例,介绍秋山利辉的匠人训练制度,包括不分男女都要剃光头、不能使用手机、不能谈恋爱等,虽然严厉,却训练出大受产业界推崇的一流匠人。

「现在不肯吃苦的不只小孩,连父母也是,希望孩子去坐办公室赚轻鬆钱。不过,你也要看自己的孩子适不适合,说不定就是喜欢摸木头,要避免教育投资浪费。」

针对地方木产业老化、萎缩议题,陈誌诚老师表示,丰原木产业链企业超过百家,分散在蜿蜒小路的农地之中,没招牌、没名片,都做老客户为主。拿起一只只木材动物模型,陈老师说这是一对小夫妻接手家族事业,凭藉熟练度用手工锯木製成,他常拿起这样的小作品向学生说明成本观念。

「没有人要买也不用开发了,要在作品中清楚表现特色,要懂得加工技术,了解学习形式,找到销售管道。」

台北有许多木工教室,宜兰、嘉义等城市也都在积极发展木工,不同的是,丰园北科大木创中心透过完整的策略擘画,一步一脚印地推动木产业链各环节,儘管人才、资金等方面问题还是困难重重,木创中心的老师、学徒与学员坚信,只要丰原还在,有一口气,点一盏灯,有灯就有人。

未来匠人「木道」研修日誌

「我是嘉义人,北科大工业设计系家具与室内设计组学生,现在在木创中心担任工程师,负责带领学员学习木工结构与量产商品,因为是向社会大众招生,每个人的天份与理解方式都不一样,适合的教学方式也各自不同,所以要多加倾听、联想,用学员听得懂的语言沟通解释。两年前木创中心刚成立的时候,这里的门窗都不能使用,是东势高工的老师带着学员一起修缮的;我负责製作工作台,一个人半年内做了40几张,很担心做不完,现在每位学员都要做自己的工作台,是大家的作品。

木工的分类很多,从小物、家俱、室内装修到建筑设计,各种项目我都希望可以多接触、多学习,再从中发掘自己最想要做什幺。木材是活的,有不一样的颜色和特性,没有好坏之分,端看你怎幺处理,处理得好也可以跳脱原本的价值。在机器动下去之前就要先想清楚动作,动下去木材只会变短,无法接回。做木工讲究耐心、细心,磨刀也不同于磨菜刀的霍霍快速,技术在身,自己要思考怎幺使用,为生活创造加值。」

——洪志宽(27岁)

「我是台南人,高职读机械製图,二专二技唸室内设计,由于妈妈在台南职训组认识专门培育选手的老师,经过一番学习操练,我顺利通过技能检定,成为家俱木工选手。接触木材和製作木材不一样,作品成型为『成品』后的感动与成就感,会令人有更强烈的动机想进一步发展。

挫折多半来自参加比赛的时候,刚开始训练时没办法在规定时间内做完,因为我做得很细,导致速度不快,跟我个性也有差,比较慢和温。我在木创中心附近租房子,每天早上八点上工,之前没有学过车床,如果假日有开课我就去跟学长一起学。术业有专攻,这里的学习有老师带,也重视互相切磋琢磨。未来希望可以多做设计,并自己製作出成品。」

——许景翔(25岁)

「我来自台中,读电子科,因缘际会来到这里,刚进来时是一张白纸,以行政工作为主,现在快一年了,虽然热的时候很热,木屑喷得满身满脸,还是觉得做木工很好玩。我之前学过陶艺,发现做木艺时间拉很长,如果做得成功、漂亮,成就感也差很多。电子背景让我能多思考如何与木工做複合性搭配,从前同学也会跟我请教设计点子。

我还有很多技术要学,要继续充实自己,多学多做多接触才知道自己的方向在哪里,不限定特定风格。辛苦一点才学得到东西,家人都很支持我,未来希望开设自己的木作工坊,把所学的木艺灵活贯通做搭配。」

——陈柏元(23岁) 

「我来自新竹,北科大工业设计系家具与室内设计组学生,班上同学多数走室内设计,只有我跟另一个同学对做家俱有兴趣,可是因为不是选手,缺乏学习管道和人脉资源,心中一直留有遗憾,毕业后直接去当兵,退伍后决定继续追做家俱的梦,透过朋友的推荐与基隆厂商的指派,两个月前我来到木创中心接受训练,主要任务是帮厂商画室内设计案。从前我也曾在学校工厂打样製作,但成品和想像落差悬殊,我想做的家俱成本太贵了,根本负担不起,希望来这里多加强工程面专业能力,也想多贴近产业,如果跟产业距离太遥远,你画出来的图不知道可以实践多少。

不会苦啊!因为没有什幺选择,你就是被这个东西(木工)感动,做其他事情也不会这幺投入。我的梦想是当一个小小的韦格纳,做一件让自己很自豪的家俱作品。」

——潘颖(24岁) 

▲北科大学生常在寒暑假来到木创中心实习,扎实检讨木工技艺。

▲学生作品除了工作台、陀螺、器皿,也有趣味的木头人模型。

丰原的历史资产,传统漆艺技法

《说文解字》:「桼,木汁。可以?物。象形。桼如水滴而下。」

1916年日本漆艺职人山中公在台中开设「山中工艺美术漆器製作所」,以供应日本漆器原物料产品,因此大丰原地区从日治时代起就发展成漆业生产基地,加上木产业蓬勃,木与漆的结合促使本地创立许多小型企业。近年来,漆业同样面临技术外移问题,经营生漆的厂商所剩无几,漆工艺逐渐消失中,为了让本地木业有鲜明的特色,「丰园北科大木创中心」也试着将木器和漆艺做结合,藉由推广教育希望更多人理解,以保存这项历史资产。陈志诚老师特地为我们示範了日本传统漆艺技法「莳绘」,这项技法是利用漆料的黏性,在漆器上涂刷金、银色粉绘製纹饰,待乾燥后固定图样,让木器上呈现不同的绘画效果。

▲示範「莳绘」,首先将生漆涂抹在叶片,再拓印叶脉纹路到木材上。

▲涂抹色粉或洒上金箔,乾燥后再用扫笔把余粉扫除即完成「莳绘」。

无垢木职人林炯廷的见学观察

协助本系列木材质企划採访的林炯廷,由于家族多年供应日本神社无垢木,也一直是台湾许多人寻求木材质原料的谘询对象。在忙碌的工作之余,特地从台南开车前来丰原,我们非常感谢他的协助。看见丰原这里有着这般有系统的「木业中心」,并用心在做历史资产的传承与教育工作,林炯廷从採访之初就感到非常兴奋,看到年轻学员们的学习拼劲,让他也相当佩服。

林炯廷表示木创中心原本是永丰余企业的造纸厂,历经数十年的使用后,这些老旧建物经过老师和学员们的努力,透过手作进行修补并成为木创中心的教室和宿舍,这样的合作方式非常值得肯定。永丰余企业基于回馈地方,不仅提供场地还捐助部分机器设备,他们的用心真的要受到讚扬。而杨主任和陈老师无私奉献的精神,南北奔波作先锋也真的令人感佩,这份想传承历史技艺资产的用心,让林炯廷也想用行动来支持他们。

对于结合丰原本地特色和技艺,以强化木业中心与其他木工教室的差异化,林炯廷认为这样的作法的确相当可行。「丰原椪」透过车床手工做出滑顺的曲面,表现在地特色又能赋予机能,这样的产品的确能彰显丰原在地特色。木创中心以提供产品开发的打样服务出发,不但能够磨练学员们的功夫和开发能力,也符合台湾目前产业的需求。如果能以精緻少量的商品打样服务,同时提供丰原本地的漆艺和下游加工服务,不但能活化原本没落的小型加工坊,也能完美传承木作技艺,杨主任和陈老师等人的企划的确相当有远见。

▲木创中心着眼丰原地方风俗,开发迴纹针收纳盒产品「丰原椪」。

林炯廷对于木器上的漆料使用也分享他的经验,许多人喜欢使用木製食器,为了外观保护会用亚麻油、橄榄油来浸置取代以生漆来涂布,然而如果为了美观要加上颜料或装饰,日本漆器的发展经验已经是世界顶尖。经过莳绘的漆器是高级工艺品,过去一直是贵族人士的日用品,随着时代发展,漆器逐渐成为庶民使用的餐具,并且相当广泛普及,漆器(Japan)甚至成了日本的代名词,日本漆器的颜色全部由自然界的矿物和植物中萃取出来,因此只有黑、朱、黄、绿和青黑等五种颜色而已,加上不同的技法等装饰,才成就日本漆器的华丽与质感。

虽然无垢木能够保留木质的原味和色调,但经过漆料涂布后的木器却能够产生更多变化,并表现一个文明的发展进程,林炯廷很推荐大家去日本时,可以透过品赏并购买漆器来认识这项工艺的美,从认识并使用产品开始慢慢找回这项历史资产,或许能更贴近文创产业的未来发展。

▲从小接触木工手作的林炯廷,现在也开始教育小孩自己动手作书架等简易家具,对于木创中心学员示範的木陀螺製程也相当感兴趣,在安全性的完整顾虑下,这是可以激发小朋友亲近木作的课程。

▲林炯廷表示利用手作完成的木陀螺,再以砂纸将表面磨光滑完成,成为最佳的无垢木玩具,这类的小玩意和积木等等木製玩具,已是国外许多家庭必备的安全玩具,希望小孩回归自然和朴实的童年,而不是每天沈浸在手机等电子装置。

▲木创中心的学员示範刨木,林炯廷表示这是日本「大工」的基础,每年都会举办研习和比赛,追求最极致的刨木皮技术。

▲利用刨刀将木材表面的气孔刨除,使表面光滑,可免除上漆程序,成就无垢木材料。刨下的木皮比想像中柔软、润泽。

澄璞设计庄効澄的见学观察

身为台湾空间美学创作交流协会秘书长的庄効澄总监,一直对于如何培训室内设计人才在兹念兹,特地参与此次见学,让他感受到台湾职人教育的可能性,也对身为室内设计界前辈的杨明津主任感到深深佩服。现行装修实务界最担忧的是人才断层问题,杨老师除了看见这个困境,也怀着对丰原在地的情感,纠合所有资源成立木创中心,这份努力真的值得讚扬,也是身为后辈的他学习的好榜样。

在观摩木创中心成员示範机具时,「澄璞设计」总监庄効澄提醒,拿刀有基本姿势,不要看学徒操作得很轻鬆,都是经过长期训练、熟能生巧。过去庄効澄学过木工基础,加上身为长期与工班合作,他观察农业时代传统木匠讲究学徒制,跟随老师傅学艺至少要练功三年六个月,学习者常因年纪太小操作力气不够,直到学徒成年强壮才有足够的力气刨木製具,所以有些老师傅会说刚退伍、有良好的体能成熟度,去接受木工训练是最好的。

庄効澄分析,老师傅在工作型态下教学,口耳相传老手艺,培养出浓厚的师徒情感,这样的工作场域是工作也是学习,但学徒却没有太多余裕思考演练步骤与创意发想。丰园北科大木创中心有足够的机具设备,作为各年龄层学员学习的后盾,有了机具补足力量,便可以发挥更多时间比例在创意面上。

庄効澄总监对木创中心学员训练的方式印象深刻,教学重视让学员充分了解木材的特性再去实际操作。「现代机具设备发达,如果考虑进行量产,全手作耗费大量时间及精力,因此利用机具去协助木工生产是重要的事。」

木创中心结合木材与漆艺,聘有专业老师指导,这是不同于其他木工教室之处,不仅保留地方文化特色,也使木工教学更趋完整。此外,向社会大众开放招生、推广手作工艺,让民众不但能接触到木艺作品,还能进入操作场域接受教育。

「若能了解製作的各项细节,大家也会更加尊重、珍惜手作品,对设计产业有莫大帮助,促进木艺产业生态良性发展。」庄効澄说道

▲庄効澄见学木创中心的重点项目「木工车床」后,觉得这是是坊间木工教室少见的专业课程,也很适合室内设计从业人员来学习,透过理解木工基础更有助于实务工作时与木工职人们的沟通。

▲木创中心学员示範切割木榫,庄効澄表示这是相当重要的技术传承,最近在见学许多日本时期建筑和民家修复时,也常常看到不同的榫接技法,希望日后能多加利用。

▲木榫结构组件,可以从最简单的基础衍绎出多种变化,这之间的巧妙全是手作职人的功夫。

见学馆编辑团队这些年安排过许多国内外木材质见学,许多专业职人与我们分享时,都认为今日匠人需要着眼的,不仅是磨练精细手工、投资先进机具,或是日本家俱职人秋山利辉首推的「涵养一流心性」尔尔,为了能让人才、设计品与产业生根绵延,更需要商业机制媒合产业链与销售管道,唯有开拓市场、获得利润,才能善加滋养人才与木材,如同植物根系紧抓沃土,齐心无畏,繁荣向阳。

「我从十六岁开始使用的这把鉋刀,花完我从师傅手裏领到的第一笔工资一千五百日元。我曾经使用这把鉋刀连续刨了一週的樱花木,樱花木的质地坚硬,没有很大的腕力是刨不动的。刚开始因为不习惯,鉋刀老是不听使唤,因为没办法只好将它绑在手上。我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才掌握身体连同鉋刀一起推动的窍门。

要熟练使用工具,你必须亲自去操作。只有反覆练习、直到觉得鉋刀彷彿长在手掌上一样,能够巧妙运用自如时,才算是真正学到家。当然,全神贯注也很重要。当你气沈丹田,往肚脐方向用力拉鉋刀,耳畔响起『嗖』的刨花抽出声时,你会觉得眼前的木头纹理、手感和木箱都格外诱人。」

——摘自《匠人精神》?秋山利辉第45页

丰园北科大木创中心

电话:04-25132677

地址:台中市丰原区丰势路一段551号

官网:www.cowtai.com

Facebook:木创中心

 

见学观察家:澄璞设计

电话:03-317-1256、03-325-4789

地址:桃园县芦竹乡经国路900号5楼

官网:澄璞设计

Facebook:养生宅

 

无垢木职人:诚丰製材.博森林业

地址:台南市善化区嘉北里茄拔1-10号

Facebook:无垢木、博森林业

【撰文:蔡舒湉、France Wang/摄影:吴佳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