沁月》伴大树做月子,让所有的照顾从空间开始

女人一辈子最受宠的时机有两次,一是躺在摇篮的襁褓期,一是自己成为妈妈的「做月内」。「月子」是东方人极重视的产后调理期,好好做月子可以帮助产妇恢复身体元气,也可以在无形中调适心灵,打造从里到外的为母则强,顺利迈向人生下一个黄金时期。

▲「沁月」集团由詹富慧创办,毗连的三栋清水混凝土建筑体──沁月、木容会馆与紫苑中医,是「半亩塘」建设团队完成于2006年的作品。

位于新竹竹北都市重划区的「沁月」集团创办人为詹富慧女士,目前共划分四个体系──产后护理之家「沁月」、提供芳疗和SPA服务的「木容会馆」、「紫苑中医」,以及今年开始运作的「沁月生活食舖」。

「绿建筑家」邀请倡导养生宅的「澄璞设计」庄効澄总监见学沁月的空间与服务,庄设计师充满朝气的妻子也将分享身为两个小男孩妈妈的做月子经验,一同聆听自然而然的养生力量。

▲「沁月」集团创办人詹富慧(左)与「澄璞设计」总监庄効澄(右)合影。

沁入人心,来自对土地的眷恋

「你知道人参要怎幺切吗?」

父亲是中医师的庄効澄设计师,一踏入紫苑中医诊所,彷彿回到儿时的家,眼前浮现70多岁老爸爸站在中药柜前的身影,複写印在心版上的记忆给大伙儿听:传统中医师切人参前会先将人参烤软,为避免金属刀片让人参太快冷却,便将人参握在手中,用手掌维持温度,父亲总是一边看电视一边持锋利的刀子削人参。当潜意识的情感被唤起,物件多了不一样的轮廓,庄効澄身为中医师之子与室内设计师的背景,于焉变得立体。

▲从绿意葱茏的人行道走来,最先映入眼帘的是有一整排玻璃落地窗的「紫苑中医」。

▲「紫苑中医」取中药材紫苑花为名,午后黄澄澄的阳光穿透玻璃洒在沁月的木柜和混凝土上,模糊了室内外界限,恰似坐在林野麦浪里。

沁月的诞生,的确是环绕着「家庭」与「土地」而来,创办人詹富慧告诉我们,这块基地过去是娘家经营的陶瓷工厂,迁厂到泰国后,詹富慧的父亲就在这块土地上种阿勃勒、榕树和樟树,养萤火虫、蝴蝶和苦花鱼。后因都市重划土地徵收,面积剩下原来的1/3,长年住在国外的兄弟有天发现找不到回家的路,心里觉得很难过,激起詹富慧回到这块土地做点什幺的想法,又因丈夫在彰化员林担任妇产科医师,便夫唱妇随地经营起月子中心。

「我在国外唸8年书,因为结婚嫁到南部,下次回到这里就是做月子的时候,那是段很舒服的记忆,我常在园区里乱走,完全没有想到做月子不能吹风,我只是觉得,一个女人只有在生小孩的时候才可以回到娘家,很安心地为自己着想,所以我想做这样的月子中心──可以让女孩子很安心、很自在的环境。」詹富慧说道。

「豪宅」就是窗外有一棵大树

还没走进沁月,就能感受到澎湃辉煌的绿意,原来这些开枝散叶的大树群曾经历一场浩蕩的移植工程。

「这块地是娘家的,我要用,哥哥只给一个原则:一棵树都不能死!当初花了很多心思和费用在移树上,移不走的就变更设计,把空间留给树。」詹富慧说:「光明六路上不缺建筑物,就缺绿地跟大树。我曾经在一个妈妈的部落格上看到一句话,她说:『我终于了解,原来豪宅的定义就是在一个大窗旁边吃饭,窗外面有一棵大树。』」

▲「沁月」月子以两株原生阿勃勒树为中心,「木容会馆」以基地原生的老榕树命名,「紫苑中医」诊所则有大叶榄仁相伴,岁月过去,树的灿烂提供心灵柔软而沉稳的慰藉。

▲詹富慧称为「经典」的木容会馆,为了让榕树枝干达到实际上与视觉上的充分开展,特地将清水混凝土围墙断成两段,并营造出舒服的高低差。

▲詹富慧将屋外这块坡地名为「老大的攻顶」,常怀想妈妈带着老二在草皮旁歇息,看老大在绿坡上玩耍。

抓住设计的手,盖屋前先对话两年

在陪伴妇产科医师丈夫创业的过程中,詹富慧不断思索何谓「医疗」、「照顾」与「服务」,詹富慧认为此三者有时看似相互冲突,事实上都是因为没有深入了解定义。

她的好奇与反思还表现在空间建设上,儘管口中说着「我没有想过会盖成这个样子」,在詹富慧导览沁月园区的过程中,不时能感受到她的雀跃与迫不及待,每走到摆放椅子的所在,总是邀请大家「务必要坐看看!」这不是为了试椅子的舒适度,而是透过视线连结,感受身体在特定角度获得的环境美感。

詹富慧表示:「在沁月、木容、紫苑里,没有一个是多余的存在,所有主角是空间、是人,我们只用自然最好的背景──清水模当建材。」

沁月每扇窗前总有一张椅子,每个空间也都有自己的面孔,在物我对应以及四季迭变中沉澱出各种表情。

▲创办人詹富慧像个活泼的大孩子,不时请庄设计师坐下来感受环境,自己则轻鬆地席垫而坐。

▲木容会馆的瑜珈房有整面大玻璃窗,仔细观察,偌大的木地板空间只有一隅铺设榻榻米,原来此处是特别为妈妈们打造的赏景「心灵角落」。

▲为妈妈洗头的房间,座椅角度也经过设计,朝向无尽延伸的窗外绿意。

詹富慧表示,自己认识半亩塘15年,跟着当初还是间小工作室的建筑团队一起长大,也喜欢挑战他们。在建设沁月之前,曾主动付费参加一场「建筑马拉松」,与半亩塘进行长达两年的对话,用宝贵的时间及耐心涓滴交换意见。庄効澄设计师好奇请教创办人:如何将自己的想法传达给建筑设计师?

詹富慧答道:「我对沁月的诉求是『』跟『时间的变化』,创造人与空间的连结。我跟半亩塘对话两年,每週谈三小时,建筑师回去传递给他的设计团队,团队再每天捉摸。但一般台湾业主不太能够接受为对话阶段付费,必需看到设计图或实际建设才可以收钱。」

▲詹富慧认为,建筑师跟设计师都要能够容错,作品在达成业主需求与打造和谐环境中取得平衡。

「跟设计师传递讯息时,会花很多时间,设计师要很清楚自己是一只手,他的专业是让他的手画出我要的东西,常常建筑师和设计师忘了这件事,你做设计是在彰显自己,还是你很清楚你只是一只手?建筑师跟设计师都很怕别人看不到自己在做什幺,因而导致多余。」

詹富慧有感而发:「所有的设计做好后,一定要逼自己开始去找什幺是可以拿掉的?最后都会发现,拿掉是对的!」

服务不着痕迹,传递空间及生活感

沁月最大的优点是什幺?詹富慧不假思索地说:「自由!」

沁月园区佔地约2700坪,建筑面积800余坪,共有36个房间,房间坪数分8坪、12坪、15坪,并有100多坪公共廊道。詹富慧明文规定,除了工作者、丈夫与子女、父母和公婆,其余亲友皆不得进入产后护理之家看妈妈,只能看宝宝。

为什幺这幺坚持?詹富慧表示:「女人做月子是角色明显转换的时候,怎幺看待自己是最重要的。」

体贴妈妈产后对自己没有自信,沁月尽最大努力提供园区内充分且自由的休养空间,更规划入住期间功课表,譬如上手工课帮宝宝製作第一个玩具,透过课程和多处公共空间设计,让妈妈们在做月子期间交朋友。这些创造妈妈互动与限制亲友探访的规定,在月子中心里相当罕见。

▲木容会馆一楼规划挑高大厅,以玻璃帷幕引进自然光与户外绿意。

▲服务台是一张粗犷的不规则状原木大桌,流露自然不羁的生命力。

▲连接二楼的楼梯隔屏,由27根原木柱列装饰起舞翩翩的手工铜蝶。

▲通往二楼的轻舞梯不设立柱,创造出宛如翅膀乘载的弹性平衡,上下楼身体能感受到轻盈的韵律感。

▲交谊空间因应新竹冬天气候湿冷多风,贴心地设置一处暖炉。

▲二楼的芳疗SPA空间,利用大面开窗引进户外樟树与光腊树林的天然绿意。

▲大面积的窗景因树木繁密,创造出天然的私密性,卫浴及厕所不再隔间,冲撞人的惯性。

▲多功能室提供企业举办活动的空间,设计呼应自然本味,家具配置雅致。

▲空间中的饰品多是小而美的艺术,例如以油彩最原始的色泽画出24种中药材。

▲移动门片上铜蝴蝶的位置,优雅暗示工作人员清理房间的时机,不着痕迹地提供服务。

▲庄効澄设计师之妻子体验沁月自印尼引进的「千手拥抱」,在吃完早餐到洗澡前裹上这八条布带,有助产后骨盆扩大的妇女,让五脏六腑回到原来的位置。

▲在紫苑水药区,可以看见特製的紫苑花水煎药袋,赋予中医典雅新想像。

▲由芳疗师进行的趣味活动「精油抓週」,透过气味检视当下的精神状态。

回归服务,最大困难是信任和理解

沁月创办人詹富慧坦言,甫创业前两年面临最大的困难是如何让人相信,以及让没有相关生活经验的同事接受或了解。她认为「创造一个对的环境」是身为经营者的首要任务,只要创造出健康的工作环境,大家就能自在地去做对的事情。

「空间只是在传递我们照顾人的能力,企业最大的价值在服务,沁月的服务是非常透明跟诚实的,你要让大家相信真的很难,我必需花很多时间不断地述说,这个社会有太多需要被感动的人,但人都是可以被感动的,只要让别人相信这是真的。」

「沁月谈记忆,谈自然不突兀地记录生活,服务需拿捏分寸得体,主客都要处于舒服的状态。」詹富慧说道。

▲詹富慧举椅子为例,小椅子是给服务人员坐的,不用站着弯腰,又能根据椅子高度大小区分出主客,大家都很舒服,充分映证她的建筑空间理念:「所有的照顾从空间开始!」

▲「最舒服的照顾是不着痕迹、慢慢发生,就像『沁』字意义点滴渗入,这是我最喜欢的照顾方式。」沁月创办人詹富慧笑道。

见学观察家:「澄璞设计」庄効澄分享

推广养生宅的「澄璞设计」庄効澄设计师在访谈过程中,不时提到对「半亩塘」节气建筑、土地关怀等概念的认同,欣赏其中的设计温度和变化,他感慨许多建商花太多费用在装饰门面,忘记带入自然。(※参阅:庄効澄设计师见学半亩塘作品-大平窝村。)

「我相信人与人之间的影响是一连串的过程,每次参与都会找到意义。半亩塘不是让员工从做中学,而是从做中找到更多的因应方式,也不吝于与设计师分享,共同为这块土地努力。无论是对人、对环境或大自然,生活应该找回平凡跟简单,回到最单纯的部分认真感受,跟环境共存。」庄効澄说道。

 

本次走访「沁月」基地,并与创办人詹富慧对谈,让庄効澄设计师忍不住笑叹:「您比我们设计师还设计师!这是天份!」建议沁月不妨往「养生村」方向经营。

庄効澄观察沁月建筑空间,认为冷调的清水模建筑体有了绿树、木头及布料的调和,搭配有温度的布置,转为温暖和纯粹,清水模的水泥粉光也表现出自然润泽感,让人觉得很舒服。

「每个家具都是万中选一,赋予旧家具新生命;室内採间接光让身体自然进入休息状态;一步一景的设计手法彷彿〈桃花源记〉,表现出柳暗花明的惊喜感。无论是一草一木、窗的细緻度、以铜蝶在门牌上的停留位置委婉示意,还是体贴产妇心情,杜绝太多访客,种种考量都巧妙到难用言语形容,这些设计看似简单,想得都好细腻!也唯有经过历程,并跟设计者进行深度沟通,才得以成就。」

「来到这里不用说太多,自然而然会想融入这边,去改变自己的行径跟心情,出去第一件事情就是分享,让身体自己去渲染感受和记忆。」庄効澄说道。

▲木容会馆一楼厕所内侧连接外部楼梯阶级,光线得以渗入,然而透过角度调整,仍能保有私密性,挑战一般厕所四面障蔽的设计观。

詹富慧提出「设计师是一只手」,与建筑师事前沟通两年再进行建设的合作模式,也引起庄効澄设计师反思,业主跟设计者之间的沟通不应太快速。庄効澄设计师举日本建筑家隈研吾(Kengo Kuma)为例,认同建筑应该在环境之后,打造与自然和谐的「弱建筑」。

「如何传达是一种很深层的沟通,沟通的成果需感受到建筑物跟环境,传达居住者对土地的情感。」庄効澄说道。

什幺是「养生」呢?

创办人詹富慧女士从空间开始照顾坐月子的妈妈,勇于打破惯例、挑战既定思维,不断辩证生活。那幺对自己而言,认为什幺是「养生」呢?

「滋养生活,让生活有相当丰富性。」詹富慧说道:「我重视我的精神、我的生命重于我的身体。养生不是让生命更长,而是拥有许多过程、每件事都有意义。精神满足会带到身体的改变,也会吃进单纯健康的食物。」

推广「养生宅」的庄効澄设计师则表示:「养生是一种自然而然的概念、一种精神观。」庄设计师观察,现代人常因为瞎忙而疏忽亲密的人,自己也慢慢习惯静下心来聆听妻子与小孩的想法。「养生涵盖很大、很大的範围,世界各地建筑设计师都在推广,养生在反思人存在的模式,对自己好才会对别人好。」

我们谈「照顾」,往往联想到老人、小孩、病人与女子,彷彿「照顾」与「受照顾」是一种强与弱的对应关係,但是沁月消解了这种框架,在小型森林公园般的园区里,请大树守护妈妈和小孩,用不着痕迹的温柔演练顺应自然。

这群人这些事,就像晶莹澄澈的露水沁入初春土壤,唤醒生命的原始力量,自在,无以名状。

▲「沁月」创办人詹富慧(右3)和团队、「澄璞设计」总监庄効澄(右2)和妻子(左1),与「绿建筑家」编辑合影。

沁月

电话:03-658-5566

地址:新竹县竹北市光明六路东二段95号

官网:沁月 Group

见学观察家「澄璞设计」

电话:03-317-1256、03-325-4789

地址:桃园县芦竹乡经国路900号5楼

官网:澄璞设计

Facebook:养生宅

【撰文:蔡舒湉/摄影:吴佳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