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DESIGN AWARD 2016》设计的最高目的,就是为了人类的用途

每年四月开始徵件、经过两次评选,直到十月公布,隔年三月推出前一年得奖年鉴,几乎持续一整年进行的「GOOD DESIGN AWARD 优良设计奖」,今年正好一甲子,六十年。

比起近年来许多一时兴起而设立、却往往看不到第二届的奖项,发起于日本、能够从1957年起持续至今的「GOOD DESIGN AWARD 优良设计奖」,的确是许多设计者梦寐以求希望获得的肯定。

今年见学馆荣获「GOOD DESIGN AWARD 优良设计奖」媒体类奖项,前往日本领奖的同时,也採访了正副审查委员长永井一史与柴田文江、审查委员暨会场构成的长坂常、负责举办「GOOD DESIGN AWARD 优良设计奖」的机构——日本设计振兴会常务理事青木史郎,以及2016年的大赏「世界地图图法」得主鸣川肇教授。

 

透过执行奖项的工作人员与审查委员们的分享,让我们重新认识「GOOD DESIGN AWARD 优良设计奖」以及「设计」的真谛。

「设计的最高目的,就是为了人类的用途」——柳宗理

走向全球化的优良设计奖

由日本通商产业省(现在的经济产业省)为破除抄袭而在1957年开始于前一年成立的「意匠(设计)奖励审议会」内,由建筑家坂仓準三担任审查委员长,带领42名专家在市面上寻找具备优良设计的好商品,设立「优良设计商品选定制度」,这就是「GOOD DESIGN AWARD 优良设计奖」的诞生。

今天备受世界推崇的日本设计,可说是日本在战败后拚经济的同时,将设计渗透入一般大众生活中的美好「意外」。

「优良设计奖」在有形、无形与综合三大範围下设立的六个类别:「产品」、「空间」、「媒体」、「系统」、「解决方案」、「先进科技」,今年担任副审查委员长的柴田文江表示:「在其他世界各国的比赛奖项中,很难看到像优良设计奖有这幺多领域、涉猎如此广泛。」

2016年优良设计赏的参赛作品为近年来最多,有来自日本国内与国外的参赛作品共4085件,由日本国内外共76名各界专业人士组成审查委员会,选出获奖作品1229件。而来自海外的徵件中,更以台湾为最多。

▲在布展时遇见来自台中的「富玥设计」团队,他们以「儿童成长椅」获奖,透过脚椅可拆换特性可变化出四款功能,实用又极富创意。

▲一鼓作器设计工作室负责人徐仲淼为了重拾那最古老的记忆,以设计结合传统工艺技法,诠释出工艺乐器的新概念,也获得评审肯定。

▲协创手造传媒今年以「见学馆」媒体获得「GOOD DESIGN AWARD 优良设计奖」,也同时参与整个採访。

因此审查委员长永井一史特别提到:「设计是为了解决问题,而现在我们觉得日本所面临应该要解决的问题都不是单纯属于日本的问题,其实是整个亚洲甚至是世界都会面对到的问题,例如今年获奖的作品之一『星之谷集合住宅』,是解决日本原本存在的问题,但是若加以应用,这个模式就可以套用在其他国家上,每一个国家都可以参考这个範例,再去做一些改变。这就是提供与世界共同存在的问题的解决方法。」

从产品到空间

儘管「优良设计奖」一开始是针对产品设计为主,但在二十多年之前,消费者的另一个需求:「住的设计」开始受到重视,但建筑毕竟与产品不同,建筑设计不需要面对大众,只要业主点头即可,但当人们开始思考什幺才是好的建筑时,日本设计振兴会希望把看产品设计的观点套用在建筑上,日本设计振兴会常务理事青木史郎说:「建筑本身的存在必须是建筑师、业主、当地居住的人以及整个环境要取得很好的平衡,这才是我们认为的好的建筑,因此我们开始把它纳入优良设计奖的类别中。一个好的建筑必须要具备社会性与各方面的平衡。这是我们想要设立奖项唤起社会大众的注意。简单来说,在过去建筑师只要去实现业主的想法,但是现在我们想鼓励建筑师去帮助业主,把想法扩展到社会性的那一面,希望藉由这个奖项对去做到这点的建筑师给予鼓励。」

在「优良设计奖」里面的空间奖项其实也可以用产品设计的观点来分析:建筑师盖这些房子,使用者是谁?这些使用者、消费者的生活型态是如何?这些盖出来的房子是否有符合他们的需求?「这个观点和我们在看产品设计时是相当接近的。」青木史郎说。

「优良设计奖」的空间奖项如何评选,青木史郎表示可以从两个角度来看:「第一是前述以消费者出发、包括消费者的生活型态等。其次是希望建筑师不再像以往一样只关注业主本身的需求,而是希望业主把格局拉大,看他想做的建筑是否能够具备社会性,提高到更高的层次。这两点其实都是考虑到关係性,不是光看这个东西做得好不好、精緻与否,而是要看这东西与周围所产生的关係。」儘管当初赞成这项空间奖项成立的多是建设公司与建造集合住宅的大型建商,但进入20世纪后,人们对空间的需求改变,也造就了建筑师开始不再只专注结构与外型,「有很多建筑类来投的作品是建筑师事务所盖的独栋建筑。这些都是建筑师针对单一业主去进行设计,是客製化的作品,当然他们针对业主的每个问题都提供了很好的解决方法,可是像这种客製化、又单一的作品到底能不能成为我们评估设计好坏的标準?我们对此打上问号。」青木史郎说。

▲过去的团地住宅面临经济转型而闲置,经过建物再生计画后,两栋重新以一般贷赁住宅的型态提供出租,另外两栋则交由当地市政府做为市营住宅来管理,并在一阶设置了保育园等机构,僱用本地人力来运营。外部空间则开放做为附属的农园,并有假日固定小型集市的商品贩售,把基础商业机能也带入到这个社区来,让原本荒废的团地住宅,变得更加蓬勃富有生机。

▲位于宫城县岩沼市玉浦地区,是日本东北大地震的受灾区域,为了让灾民早日重回震灾前的安定生活,这个由住民主导、当地政府大力配合参与的公营住宅,获得2016 Good Design Award的肯定。这样的公共房屋规划,目的是希望维护这个镇的重建后完整性,让原本的住民和生活依存关係不会有太大变化的产生。

▲常务理事青木史郎说:「建筑本身的存在必须是建筑师、业主、当地居住的人以及整个环境要取得很好的平衡,这才是我们认为的好的建筑。」

身为评审建筑空间的审查委员之一,长坂常回想当时的评选过程说:「要看这幺庞大的建筑作品,确实非常辛苦,因为很多建筑并没有太大差异,而我必须从中去找出差异,如果有很大的特徵,就会很容易凸显出来,但并不是每件参赛作品都是如此。」

如同审查委员长永井一史前面所提到的共同性问题,设计独栋建筑(住宅)的建筑师虽然是解决个别性的问题(该业主才有的问题),但是当这个问题如果存在着普遍性的问题,亦即其他人也可能遭遇到同样的问题。因此「优良设计奖」即在于鼓励建筑师或设计师去找到问题、解决问题,「就算这个作品只解决了一个人的问题,可是在其中可以找到普遍性的基準或是答案的话,我们也会去鼓励他。其实产品设计的世界现在已经走向另一个极端,就是从量产的世界,到现在因为有3D列印机,很多可以量产的东西也能够去发展成独一无二的作品,所以这是我们在客製化与标準化中间希望能够找到一个比较好的平衡。」青木史郎说。「也就是说,我们在评估建筑时可以找到最重要的三点要素,第一是是否重视住在其中的消费者的生活型态,第二,是否注意到建筑本身与周边其他相关的关係,第三,是否能够从个别的问题中去找到普遍、共同的答案。」

▲正副审查委员长永井一史与柴田文江,在颁奖典礼结束后也接受了国际媒体专访,为我们分享本次评选的过程。

设计的趋势

随着时代的变化,透过「优良设计奖」的评选,也可以观察到设计趋势的改变,「身为评审长,每年会去观察主题是否符合时代的进步。这四、五年来我们看到潮流有相当大的变化,当然有技术上的变化,另外也看到价值观、哲学观上的变化,从这方面也衍伸了相关的设计。在今年的趋势上,我们看到一些作品是在旧有的基础上再去做一些改良。这部分我觉得是很日本的,日本人喜欢去钻研,这是相当具有日本特色和精神的。例如无印良品的水桶或是伞,都是希望钻研到最好的境界。而设计振兴会最基本的工作就是从来投件的作品中进行挑选,然后将他们推广到社会,让大家更加认识这些作品。」永井一史说。

在空间类别的方面,青木史郎也观察到最近还有一个比较特别的趋势是老屋改造。「在老屋改造方面,台湾或许都做得比日本好,做到这些老屋改造时,不是要让它变新、变漂亮而已,而是在让它变漂亮的过程中,有什幺样的目的、赋予什幺样的责任?这方面能否发挥好的功能才是我们评估老屋改建时所考量的。我们很重视建筑的关係性。老旧的设施是否能够藉由改造重生、强化或改善原本的关係性,这也是我们会去观察的部分。」

「而日本近年来的改造风潮,其实可以简单用『开放』这两字来形容。」以往建筑师做的都是比较封闭的、内向的,但是现在都尽量让这些建筑能够开放,与地区产生连结,与地区一起成长。

柴田文江表示:「我们每一年会刻意挑选一些以往所没有的作品。今年特别显着的一点是大家比较不像用单一的事件或东西来解决问题,可能会集结很多不同的东西、不同的力量来解决,也就是一个团体式、专案式的方法。特别是可能年轻人比较习惯这种团体的工作方式,不像过去出现一个天才型、明星式的人,大家追随他去做一件事。现在比较像是很多不同领域的专家大家一起同心协力共同解决一个问题。」

所以就结果来看,获奖设计师的年龄层相较于过去更加年轻化,「但在审查时我们并不知道这些作品是几岁的人所设计的,完全没有关于设计师的资讯,获奖的年轻设计师变多,或许跟世界各地一样,对设计的关心已经逐渐渗透到年轻人身上了。」永井一史说。

审查委员长坂常也认为:「所谓的趋势在哪里,好像以往比较注意作品完成后是不是好看,但现在会注意作品的水平变化,也就是盖好之后有什幺样的变化,带来什幺样的改变。我觉得现在这个时代注重的是线的变化而不是单点。而且我觉得在塑造趋势的是媒体。我们实际在做建筑的人,比起盖好之后的美观照片,我们更重视的这个建筑在人们居住后、在生活中会有什幺样的改变与功能,建筑与生活之间有什幺样的互动关係,这是我们比较重视的,如果要说趋势,或许这是一个新的趋势。」

▲常务理事青木史郎先为海外媒体解释,关于这几年关于聚焦议题着重的项目与意义。

▲电通株式会社为六本木商店街振兴组合所设计的垃圾袋,希望在万圣节期间能让街头的垃圾堆也能融入节庆感,并顾及环保议题。

审查委员的角色

设计的趋势变化不只带来作品本身设计哲学的改变,「优良设计奖」评审委员的年轻化也促成了获奖者年轻化的结果。「不只是得奖者,审查委员的阵容这几年也换新血,由新人补上退下的年长者,当然评审者的眼光也算是比较年轻。由现在实际在从事设计工作的人去发掘在这些产品中觉得优秀的部分。」柴田文江说。同时,这批年轻的审查委员中,甚至有三十出头的审查委员,「不会像过去较为偏向学院派教授在看学生作品的眼光。而是以同样都在现场第一线建筑师的身份来看自己的伙伴有没有什幺好作品的观点。」长坂常补充。

▲负责本次场地构成的长坂常建筑师,同时也是首次应邀成为评审,以他所擅长的木材质让整个会场充满不同的展览氛围。

自谦为评审界新人的长坂常也表示:「在日本也有很多不同的建筑奖,但我比较没有担任审查委员的经验,反而是被评审的机会比较多。在这次担任审查委员的过程中,我自己的角度可能与其他比较习惯担任审查的委员们不同,以同样建筑师的角度来看这些作品的话,我会选一些我想要支持、替他们加油打气的作品。」

透过评审制度也可以发现,「优良设计奖」所重视的并不是用一个从上往下看的观点去评审,而是要跟大家站在一样的水平线,去看哪一些作品可能可以推出来获得大家的鼓励,今年审查委员长永井一史,更加重视共享这件事,因此提出了「聚焦议题」的讨论。「去年开始有聚焦议题这种评审方式,比起作品本身,我们更重视的是背景,这个作品之所以会被做出来有什幺样的背景、对社会来说,解决了什幺样的问题,从这样的观点来进行产品的评选。」 

展现设计精神的大赏得主「世界地图图法」

每一年,「优良设计奖」都会选出当年最具代表性的一个大赏作品,今年大奖得主是由代表庆应义塾大学政策媒体研究科鸣川研究室与AuthaGraph共同发表的鸣川肇教授所设计的「世界地图图法」,「包括六个候补的作品在内,可以看到都具有相当强的问题意识。大赏得主颠覆了以往我们对设计的概念,但也扩大了设计的範围,让大家对设计有更多的想法,这是很有意义的。」永井一史说。

对于乍看之下与一般设计商品大为不同的「世界地图图法」获得大赏,「『优良设计奖』从几年前开始就不是从提供者的角度,而是生活者的角度来看这些作品。比起这些作品得奖后要如何商业化,我们更重视的是这个作品带给生活者什幺样新的价值观,什幺样的新的设计的可能性,同时把这个讯息传递出去,这是我们的使命。这个看起来似乎是设计奖不太会去评选的对象,但是我们却从中发现了更多设计的可能性。好像掀开了新的一页,看到了未来设计可以做的事有更多更大的範围。」柴田文江说。

过去的地图为了追求面积的接近性,形状却变得扭曲。要把一个圆形的地球摊成四方形是不可能做到百分之百相同的,面积与形状、距离,角度这四点无法全部符合。这次做到的是让面积、形状尽量接近正确的样貌,不过形状还是没办法做到百分之百相同。

而获奖的鸣川肇教授是用几何学的方式和数学的计算将圆形的地球拆解成四方形和三角形,再把一些世界史等人文数据套用在地图上,但他本身既非文组也不是理组,而是美术大学建筑系出身,他说:「因为建筑设计每个领域都要涉猎,要学建筑艺术史,要把如何让房子不会倒塌的结构学,以及谁居住在这个建筑里、过什幺样的生活的社会学,有了这些素养之后才能当一个好的建筑师,所以有这样的基本知识,开始跨入了这个领域,然后用剪刀和纸,以做美工的方式作出像这样的结构。」 

「用不一样的眼光和角度来看生存的地球」。鸣川肇研究出只有这个形状是可以完美将地图展开成为四方形。审查委员给予的评价是:「世界地图拥有定型化人类世界观的力量,但我们的世界观却还以十六世纪所做出来的扭曲地图的基础上。『世界地图图法』将过去地图的缺点补足,反映出可以展现现代世界情势的世界观。??『世界地图图法』让我们看到看世界的方法是可以有很多样的。」 

展览空间设计

优良设计奖与其他奖项最大的不同点除了类别广泛之外,得奖后的宣传与延伸活动也是可以看出日本人追求极致的精神。在颁奖典礼后,同时展开的得奖作品展览,今年邀请建筑师长坂常来规划空间设计。在六本木中城里开设了许多展间,展示所有获奖作品,不只是对得奖者的肯定,也让设计精神扩散,并提供所有人实际感受这些得奖作品的机会,以致力于设计的普及与发展。

对于今年的空间设计,一反一般认为用白色的立方体会比较能衬托出作品,他认为像现在六本木中城的这种空间,白色会很多,因此改用木材质为主。长坂常表示:「我认为现在这个社会已经有带多有光泽感的东西,个人并不是很喜欢这样的东西,我比较偏好接近自然感觉的材质,我喜欢在这种没有光泽感、偏向自然风格的空间里生活。这是我个人喜好。」

为了让作品完美展现,除了改用木材质,长坂常也在许多细节处让作品更加不受干扰作品说明的部分,是在透明胶片上印製文字,「尽可能让它变得简单,有些东西我会给它一个框,让作品收在框里会显得更有张力。」

另外,这次的展示台是用长尾夹来固定木板,「因为材质很简单,没有考虑到回收,只是希望能够做出一个简单的组装,有些东西可能一定要专家才能组装,但我想做的是一般人也能组装的架构。所以我尽量採用简单一点的材料。」

长坂常认为,建筑不是一个单点停滞的,而是一个会不断成长的东西,它会不断地变化,「我没有想要去打造一个已经达到顶点的东西,对我来说做完之后才是起点。」所以即便组装木板很简单,但他也没有打算再将这个方法複製到下一个地方,对他来说,不断的创新才有趣。这也是今年的展示空间带给大家耳目一新的原因吧! 

每年我们都透过「优良设计奖」看见了设计的更多可能性,也找到了更多解决问题的方法。如同工作人员村上晴香所说:「我们希望亚洲各国可以共享同样的价值观,大家一起分享好设计、好东西。」透过来自各地优秀设计者的作品激荡,我们才能互相提升对于设计的素养与创造的能力,人类的社会才能不断进步。

 

【撰文:Frances Wang/ 摄影:吴佳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