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鳥格子》飛騨高山職人的建具秘法

近年来醉心于日本建具的研究与引进,也拜访过日本不少「全国伝统建具技术保存会」的成员,他们将致力于传统建具技术的保存、继承与育成,把昔日用于文化财建造物的技术,推广到现代建筑和住宅里,其中令我们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北陆飞騨地区着名建具职人的组子技术。

▲飞騨地区的大工职人从平安时代就非常活跃,这个被称为「土藏风住宅」的木构建物,充分地将各种木作技术发挥到极致。

▲位于飞騨市古川町的「飞騨の匠文化馆」,是北陆文化之旅非常值得前往的景点。

▲「飞騨の匠文化馆」展示和介绍了本地职人们的各种技能,同时还设置了可以深入理解这些技术的体验区。

精巧的组木「千鸟格子」就是源于飞騨高山地区, 这群职人从奈良时代就非常活跃,负责建造「平城京」的宫大工就是来自这里。360年前的「飞騨の匠(たくみ)」,开发出一套属于本地的独有的建具秘法,是用桧木製作出纵横交互的「千鸟格子」,彷彿织物一般的组合,呈现出让人感到不思议的格栅组子。

寻常一般的格子,是在木料角材的一面切割出二分之一的切口,然后进行简单交叉的组合。而千鸟格子却是在角材的两面都做出切割,切口的深度则是木料厚度的三分之二,因为切割后的外型宛如千只飞鸟在空中翱翔一般,因而有「千鸟格子」的称呼,由于组合时完全不使用任何黏着剂或钉子,职人製作技术的精準与熟练,可见一斑。

▲「千鸟格子」是用桧木製作出纵横交互的组子,组合时完全不使用任何黏着剂或钉子。

▲为了传承「飞騨の匠」的精湛工法,不少工房都将组子製作成文创商品,让游客可购回后自行体验组子的秘法。(via 和仁建具店)

▲组子的文创商品,经由组装后就成为类似茶器下敷的杯垫,成为令人喜爱的木料器物。

位于岐阜县高山市庄川町的「千鸟格子御堂」,是庆长元和年间(西元1596年~1622年)时建造的,这个具有将近400年历史的木造建物,是「飞騨の匠」在建造本地寺庙「了宗寺」后,利用剩余木料完成这个做工精细的地藏堂,成为现今庄川町的本地文化材。「千鸟格子御堂」外部的窗框是由一般寻常的格子组成,内部则有千鸟格子细工作成的门扉,是非常好的参考对比。

▲「千鸟格子御堂」历经多次迁徙,最后落脚在庄川町六厩「くるま-と六厩」公园里。

隈研吾建筑师在偶然的机会,看到来自飞騨高山製作的木格子玩具,获得良好启发。藉由单独的元素构件能完成整个庞大的作品,让他将这样的卡榫组合,以90度角相互嵌合,不用任何一根钉子,完成了「春日齿科博物馆」、「太宰府天满宫 Starbucks」等知名木构景点,包括后续东京南青山的「微热山丘」,都让建筑出现了可逆性,具备小单元粒子、有机、自由弹性等特点。

▲隈研吾建筑师的作品「春日齿科博物馆」,即是将「千鸟格子」的技法用于建筑上。

▲位于太宰府天满宫表参道的Starbucks,也是隈研吾建筑师的着明作品,运用约两千根杉木平行交叠出木架构,在传统日式的缱绻风情中飘散西方的浓郁咖啡香。

飞騨高山地区的木工职人,也开始把原本做为建具用途的「千鸟格子」组木,藉由新的创意应用到不同地方。包括积木概念的玩具、花台、茶器的下敷、托盘,甚至是中小型的照明器具等,都能够看见这个两面都能应用的组子器物,呈现装饰物美丽具有立体感的一面。

▲由「千鸟格子」组木完成的茶器托盘。(via 和仁建具店)

▲由「千鸟格子」製作的照明器具,把空间的和风之美带到另一个层次。

▲曲面木料更能将「千鸟格子」组子的编织型态,做出更鲜明的呈现。(via 和仁建具店)

传统的器物之美,其实就是根基于职人技术,他们投注心力于创新,思索如何将手的温度藉由器物传达到使用者的手上,「千鸟格子」就是「飞騨の匠」把精湛的大工组子技法,发挥到淋漓尽致的结果,能把这样的本格好物完全移植到台湾的室内空间内,我们内心真的是非常兴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