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式风格总论》和魂の奥义!追求极致的设计本质

喜爱日式风格的人,总是被那看似平淡、简朴,实则处处牵动着人们内心情绪的「氛围」所吸引着,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一种沁到心灵深处的「韵味」。

听过「wabi-sabi」(侘寂/わび.さび)吗?让我们先从唯心的日式文化特有美学反推回去,由里而外,或许你能更了解何谓人们口中的「日式风格」、何谓「和之奥义」。

▲被列为木曾三大名剎之一、位在日本长野县的「兴禅寺」,此为正殿前宽敞的「看云庭」,由枯山水庭园艺术家重森三玲以云海之美为题所打造。via

从唯心美学开始—和敬清寂的精神,茶室

「如何打扫满是落叶的庭院?

首先用草耙把地清理得一乾二净。然后,摇晃其中一棵树,好让少许树叶掉落。

这就是wabi-sabi。」

日本人的语言文化,善于表达微妙的情感、茫然的意志与心灵的逻辑,「wabi-sabi」并不像欧美国家习惯之二分法,这个词彙难以解释,暧昧不清。不过,wabi-sabi的心灵状态与对于物质主义的理解,是源自于西元九、十世纪,中国诗词与黑白水墨画中,苍凉、忧郁、极简主义的氛围,而其在茶道仪式中,有了最完整的实践。

▲wabi-sabi适用于各种人造的物体、空间和设计,是对中国在十六世纪或更早,所追求之完美或壮丽美学的反动。wabi-sabi可说是一种抽象的、非再现之美。via

wabi-sabi美学风潮在日本茶圣千利休(1522-1591)的引领下发展到最高峰,「茶道」渐渐衍生成一种兼容并蓄的社会艺术形式,其中结合了建筑技术、室内和庭园设计、插花艺术、绘画、烹饪和表演艺术等。千利休当时设计了一种新的茶室,是以农夫居住的泥墙小屋为雏形,用茅草覆顶,残破木造的结构大剌剌地裸露在外,早年日本茶屋受到中国影响,也曾经非常华丽气派,所以令人吃惊地是,千利休把这间茶室压缩成只有两叠塌塌米,大小仅有3.6平方公尺,大大改变了奢华的茶会形式。

▲千利休为富商之子,原名为四郎,于17岁左右开始在书院学习茶道,随后向武野绍鸥学习清寂茶,并在后来成为织田信长与丰臣秀吉的茶头(负责茶事),被尊称为天下第一的茶之宗师。via

▲千利休将茶室「草体化」,即将正式座敷的美,以破坏的方式达到适合清寂茶之茶室的过程。上图为「待庵」,被认为是可能与千利休相关的唯一现存茶室。via

茶屋建筑中,最特别地是名为「躝口」(にじりぐち)的构造,即茶屋入口的正方矮门,非常窄小,人进去时需弯腰、屈膝、低头,因此进入茶屋必须去除代表阶级的华冠与配剑,彼此之间的关係是平等的,回归本色。日本茶道主张儘管身处斗室,也能体悟出深远哲思,这就是所谓的「壶中」,亦即人可以在狭隘茶室思索宇宙奥义。

茶道文化渊远流长,日本特有的建筑形式「茶屋」到了现代依旧存在。如1946年诞生于本长野县的藤森照信,他不仅是专攻近代建筑史、生产技术史学者,也是位知名的建筑家。他喜爱将木、土、石、植物等自然元素放入建筑中,给人质朴淡雅的感觉。曾提出内向空间、自然素材论、现场论等建筑理论,并在其作品中不断实践,成为独树一帜的日本现代建筑家。

▲藤森照信2013年于在台作品「森文茶庵Sun Moon Cha」留影。

藤森照信认为「茶屋」是日本传统建筑中最小的建筑,他在自己的故乡盖了一座高耸如树屋般的茶屋,称之为「高过庵」,具有千利休茶屋的精神,只有两块榻榻米大小,可以招待两名客人,必须靠一座爬梯才能爬上。

▲「高过庵」,屋顶用的是会随时光添姿消色,展现生命痕迹的「铜片」。藤森照信这间小小的茶屋让人们对于建筑有了另一层的省思。via

窄小极简的空间内,却涵盖着深阔的侘寂哲学,wabi-sabi后来转变为一种获得丰富精神生命的途径,因为有这种诗学倾向,这样的生活方式不但培养出人们对日常生活细节的鉴赏能力,也对自然界被忽视、不被注意的面向,产生了新观点。从此,原本不起眼的简朴,现在取得新意义,成为新的、纯粹之美的基础。

▲具有百年历史的「俵屋」,被认为是京都最古老和最负盛名的旅店,也涵盖着wabi-sabi的审美理念:「任一房间内的事物和元素都不应该比其他来得突出。」via

木造建筑的传承—佛教、寺院与民家

将时间推回到更古老之时,约莫西元六世纪左右,日本受到中国建筑技术与佛教传入的影响,大量的神社、佛教寺院、离宫相继兴建而起,引进来自朝鲜半岛的「造佛工」与「造寺工」,并开始採用瓦屋面、石台基、朱白相映的色彩,以及有举架和翼角的屋顶。当时建造的飞鸟寺、四天王寺等正统寺院,虽然这些建筑物目前已不复存在,但飞鸟时代的样式却流传至今,在法隆寺的金堂、五重塔、中门、迴廊皆可看到。

▲位于奈良县的「法隆寺」是日本目前既存的最早期建筑,被认为是飞鸟时代(592-705)建筑的核心代表,同时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木造建筑。「法隆寺」建造于7世纪,作为圣德太子的私人用寺庙,一共包含了41栋的独立建筑,上图为「金堂」,具有汉传佛教的色彩,是一座两层楼高的梁柱结构建筑,屋顶为歇山顶形式。via

▲奈良的「东大寺」则是8世纪的寺庙代表建筑。作为各令制国(日本古代的行政区划)所有68所国分寺的总寺院,东大寺是日本汉传佛教早期历史中最具大规模的宗教建筑。上图为「东大寺」内的「法华经堂」,建造于743年。via

▲以鉴真大师(注:受圣武天皇之託,以首位可传法授戒的僧人之姿来到日本)闻名的「唐招提寺金堂」也是奈良时代的代表建筑。与歇山顶式的法隆寺金堂不同,寄栋造(庑殿顶)的屋顶有沉稳之感,其前廊採取开放式,圆柱并列,是「唐招提寺金堂」优美的主要原因。via

在进入平安时代后,除了宏伟庄严的佛寺、塔和宫室,住宅和神社的建筑式样也开始产生变化,并使传入的建筑技术有着各种发展,创造出投日本人所好的优雅建筑。

▲在佛教建筑极为兴盛的时代,另一方面也出现伊势神宫、出云大社、住吉大社等有力的神社。直线的形式简洁朴素,又具有庄严,反映了受佛教传统影响前的建筑传统。上图为日本最古老之神社——「出云大社」。via

▲在安土桃山时代(1568 - 1603)出现了两种新的建筑形式—城郭和书院,反应出当时军国主义的发达。城郭是一种防御性的建筑,保护封建君主以及军队士兵;书院则是具备接待大厅和私人读书空间的功能,上图为二条城的「二之丸御殿」,为书院的典型範例,其代表性的特色包括床之间(壁龛)、书院窗户(可看见精緻的花园)等。随着书院造的发展,具备明障子等隔间材料、榻榻米的铺设、吊绳顶棚等要素的座敷于焉成立,也奠定了后代对于日式风格的基本印象。via

▲近世在发展注重武家权威与阶级的豪壮书院造的同时,以宫廷为中心的公家社会,也热爱洗练的王朝文化,出现追求与风雅游乐相符的建筑。结果就产生了与严肃的书院造大异其趣,具有自由造型表现的「数寄屋风」书院建筑。如上图为江户时期建于京都之「桂离宫」,除了书院群,还有松琴亭、赏花亭等茶屋,或是作为持佛堂,称为园林堂的庭园设施,配置在广大的回游式庭园中,完美呈现庭园与建筑融合的美感。via

▲上图为桂离宫松琴亭的室内景象,已可看出现今我们对于日式风格的既有印象,即大家所熟知的「和室」设计与格局。在这个时代值得一提的建筑特色为「结合柱与楣的箱形结构」,以多种的方式组合,产生优美的艺术效果,「桂离宫」便是这类建筑物的登峯造极之作。由于柱子承受了屋顶的重量,墙壁便能变得轻而薄,甚至演变成可拆卸活动的隔板,这也是日本建筑空间「变通性」高的原因。via

▲和室基本上继承从中国唐朝传入的建筑样式,但日本人保留了古代中国人席地而坐的生活习惯,把原本寝室使用的叠蓆,延伸到整个房间,再配上日式房屋常见的灰砂墙、杉板、糊纸的拉木隔扇门,就演变成所谓的「和室」。via

日本传统木造建筑经过世代的演变,并没有因为现代化材质的加入而被捨弃,不仅成为日本建筑的代表性建材,甚至影响了当代其他国家的建筑风格,芬兰建筑师Kristian Gullichsen曾于纪录片「壶中,日本现代建筑」中表示:「建筑师向来对日本传统的木製构造很有兴趣,这种风格与现代美学非常相衬,它以简洁的语彙表达内涵。」

▲延续到当代日本建筑空间,依旧以大量木作结构为主。上图为「中山大辅建筑设计事务所」之作品「上三川.大山の家」。

「室内即室外」,尊重大自然—原始形态、不规则性与光影

日本在四季分明,与大自然共生千年的经验下,让这个民族的人们看待自然的方式与其他国家不同。wabi-sabi的美学中强调「观察大自然可以得到真相」,与西方认为不朽、壮观和耐久才是伟大美学的理念恰好相反,「大自然中绽放与繁茂之际是找不到wabi-sabi蹤迹的,只有在初发和凋零的瞬间才得以发觉。」

建筑家黑川纪章曾说:「欧洲的二元论思想太过强烈,这种思维来自亚里斯多德、笛卡儿及天主教神学,所以他们认为自然与人造建筑是互相对立,两者互相抵触,建筑含有征服自然的意味。其实建筑与自然的融合,两者交会之处,才最耐人寻味,也才最重要。」

▲在传统日本庭园中,可窥见日本文化特有的自然观与宁静气质,以巴洛克风格或欧洲庭园为例,植物都修剪成几何图性,大自然的不规则性消失了,日本人却故意凸显那份「不规则性」。上图为日本「东福寺本坊庭园」,灵感来自日本桥、箱根山、堀江、富士山、琵琶湖等大自然景观,不以大小见长,而是用最小的空间呈现世界观,创造出创作者心中的山水。via

这份尊重大自然的世界观,亦受到佛教的影响,「人类诞生之际,千万个细菌穿入口鼻,至死都得与这些细菌共存,佛教认为人类生存不能自外于自然,问题是如何在对立状态下取得平衡。」

而日本特有的自然观反映到当代的日本建筑上,往往透过「室内即室外」、模糊界线的设计手法来表现,他们认为建筑物的形状不该由外观判断,反而是室内空间的延伸,因此予人非常和谐的感觉。如儿时居住在日本乡下,被大自然美景所环绕包围,有着与自然一同生存经验的建筑家伊东丰雄便主张:「新世代建筑应具备旺盛生命力的形态,并进一步瓦解建筑室内外的分际,藉以成就一个连续性建筑来达成与自然环境共生的思想。」

▲以其代表作「仙台媒体中心」为例,伊东豊雄表示:「这栋大楼不只是透明,我也希望建筑物不是隔开室外的城市,而是继续延续户外的空间。日本传统建筑对户外与室内界线相当模糊,即便是室内也能体会到大自然,我想在现代建筑中,重新创造这种关係。」via

▲而这样的思想也在出身伊东事务所、目前风靡欧美的日本女建筑师妹岛和世的代表作「金泽21世纪美术馆」中得到了具体的验证:「一个正圆中收容了随意配置的方型盒子,让当中的空间完全失去主从的辖制关係。再加上本馆与外界的边缘亦是一种使用透明玻璃来模糊甚至说是消除内外境界的手法,不禁令人感到与其说那是一个被圆所包被的美术馆建筑,还不如将它视为一个向城市打开的艺术集散地。」via

▲传统日本房舍的「缘侧」在天气晴朗时,就成了院子的一部分,一旦下雨,也能预防雨水打进屋里,缘侧在雨天便会淋湿,此时就没人使用。所以缘侧的界线其实也很模糊,因为运用这种暧昧架构,日本建筑便能与大自然共存。via

就算过着现代化、高科技的生活,日本传统仍是随处可见

就如同日本文化中的其他元素,现代科技的发展为日本建筑带来了十分显着的变化。在二战后的重建需求是促进日本当代建筑发展的重要关键,而这些重建后的城市与旧有的建筑样貌完全不同。日本在明治时代开始引入西方的建筑技巧、材料和风格,建造出与日本传统风格有极大差别的钢铁和水泥建筑,而不再是木造形式,也因而在材料、功能、结构和比例之间的关係得到最大限度的发展。其后日本逐渐开始在此基础上寻找日本建筑文化与西方建筑理念之间重叠的部分,互相替换,并走出自己的特色。

▲被誉为孔德继承者的辰野金吾为日本近代建筑的代表大师,他能在同一时期设计出广泛的样式,红砖与灰白色系饰带为独树一帜的辰野金吾风格。此外因他的学生来台发展相当多,对于台湾日治时期的建筑亦影响至深。via

▲辰野金吾的作品「日本银行本店」是日本第一代建筑家取代御雇外国人、以自已的实力表现自己国家力量的见证。「从建筑厚实的墙壁中透出庄严肃穆之感,一扫明治时期建筑给人的文明开化活颇热闹气氛。」建筑家藤森照信如此评论着。via

▲英国派辰野金吾另一代表作「东京车站」,可说是明治时期的国家纪念碑。

日本往往在吸收或效法他国文化中的精髓中,转而演绎发展成自身文明的内涵,近代的日本建筑,也因西方现代主义、极简主义的影响,交互融合出现代化的空间格调,其强调的是中性、自然色调的沉静和造型线条的简洁,以「减法」哲学回到本质,断捨脱离对于事物多余的执着。

▲受到现代主义与极简主义的影响,当代建筑外观呈现简洁的线条造型设计。??上图为松山将胜于?美大岛的住宅作品。

然而从本文第二段阐述之传统日本建筑中可窥探,榻榻米、移动式纸门所型塑的和式均质空间,与和自然环境共生共荣的文化传统息息相关,再连接到几位当代建筑大师的设计观,我们能发现「就算过着现代化、高科技的生活,日本传统仍是随处可见。」而所谓日式风格、和之奥义,或许最重要的关键即在于此。

建筑家安藤忠雄的清水混凝土之所以能掳获日本人的心,其实某种程度上是精确地刻划出日本建筑的灵魂与禅意,从谷崎润一郎的名作《阴翳礼讚》一书中能一探端倪——日本人自古以来所喜好的并非那种直接而明亮的空间,而所谓wabi-sabi之物也含有一种朦胧、模糊、黑暗阴郁、稀薄衰弱的特质,就如同锋利的刀刃呈现出柔和黯淡的白光一般。因此日式空间往往偏好透过「纸门」对光线层层过滤,与藉由不同位置的採光来营造出渐层式光影空间的幽静氛围与空间表情,安藤忠雄所熟稔对于光的操控与灰色建筑元素的运用,也因而成为当代日本建筑中相当重要的一环。

▲安藤忠雄代表作——被称作「光之教堂」的「茨木春日丘教会」。他曾针对该作品表示:「光线是大自然的特质,光之教堂的访客都沐浴在阳光下,我认为这就代表人类学会自然和谐共生,我想让信徒笼罩在阳光下,表达信众与自然合而为一。」via

▲安藤忠雄在另一个作品「水御堂」中,藉由运用传统色彩以及佛教的莲花池,接触传统思维。他说:「这个寺庙的莲池并非立即可见,必须转换方向,走道穿过树木还要绕过墙壁,到达莲花池之前会先看到砂石花园,最后才是入口。我希望访客进入室内之前都能先拟想一下建筑物。进入建物的通路,在日本建筑上相当重要,通路是引发感官反应的时空,也是一部分的空间体验。」via

此外,在现代化的冲击之下,各式先进前卫的建筑科技与材料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但于此同时,也有如同提出「负建筑」主张,採用自然材料打造建筑的当代建筑大师——隈研吾诞生,让日本建筑就如同生态的多样性一般,表达出一种异于西方思想的东方思维与智慧,亦印证了「传统精神,随处可见」的日式设计本质。

▲隈研吾以「负建筑」为信仰来延续传统与自然,设计基调从日本传统建筑出发,时常运用木头、泥砖、竹子、石板、纸或玻璃等天然建材,并结合自然景观,创造出外表看似柔弱,却相当坚固温馨的建筑作品。上图为其作品「长城下的公社/竹屋」,以竹子呼应中日两国传统文化,使建筑能真正融入环境,成为自然的一部分。via

▲在造型上呼应地区传统,展现江户建筑风情的「浅草文化观光中心」。隈研吾认为「20世纪类型的建筑,无论混凝土,还是玻璃,製造出的是一个密闭的物体。」他针对其最具代表性的设计手法「木格栅」表示:「我并不想製造一个像雕刻的东西,而是想做出内部空间与外部空间多一点自由流通的,具有栅、围墙性质的建筑。我认为格栅和格子是达到此一目的的最有效手段。」

▲当代居宅中,也发展出不失日式传统精神、具现代感的格栅设计手法。上图为建筑师井上久実的作品。

日式空间的观察家与实践者「玳尔设计」朱志峰

「玳尔设计」设计总监朱志峰(Shiho)曾负笈日本学习空间设计,回国后因语言和设计能力的优势,透过当时任职的室内设计公司,与日本当红一线的设计师频繁接触与学习,这份宝贵的经验从后续创业至今,一点一滴的累积,渐渐地发酵,多年的训练已完美地显现在当下的设计成果中。而朱志峰也因自身对于日本文化的喜爱,深深地影响日后的设计风格,从他的作品中,隐藏着日式空间所含有的特色细节,并将这股设计风潮推向巅峰,在业界中已成为具指标性的「日式风格」代表,甚至可说是当代台湾和风美学的代言人。

▲「玳尔设计」设计总监朱志峰因特别喜爱日式设计中特有的宁静与安心感,以及不花俏、捨弃多余元素的本质,二十年年来始终坚持做自己的日式风格。

▲结合台湾特有文化与有别于日式较为拘谨的自由性,朱志峰融合发展出「新和风主义」,为传统日式空间带来新气象,深受在台日本客人的喜爱与青睐。

▲「新和风主义」在色彩上的表现最为显着,超脱以木纹遍布大面积的标準日式空间,朱志峰表示日本人相当惊艳于台湾的室内设计能有这幺多的选择与变化。

除了保持对于设计的热情之外,朱志峰于2014年开始经营「日式空间设计观察」粉丝专页,在作为日式风格设计的实践者之余,更成为一名和风美学的观察家、推广者,希冀能分享更多的设计美学与日式蕴涵给志同道合之人,甚至是影响一般普罗大众,同时也藉此社群媒体强化自身品牌的设计理念。

▲作为日式美学的观察家,朱志峰与《绿.建筑家》合作专题,以其设计专业引领读者探访日式风格空间。◎「大仓久和饭店」.更多内容请参阅报导

▲同时举办多次商业空间的见学报导,带领读者品味精彩的日式风格作品。◎「择食居酒屋」.更多内容请参阅报导

▲本身对于建筑师隈研吾的喜爱,朱志峰屡次前往日本进行深度见学,不放过每个观察大师作品细节的机会,让其设计功力也因此往「建筑室内化」的专业方向前进。◎「ONE NISEKO」.更多内容请参阅报导

在年年累积深度专业的同时,朱志峰也相当积极地增加广度,期望作为台日之间的最佳「桥樑」。2014年他同时发表了「新和风三具」(建具、家具与灯具),亲自拜访京都、石川、福井等地的资深职人,以其崭新的设计观,融合台湾文化与老职人的国宝级手艺,表达「玳尔设计」品牌的独特风格。而朱志峰也将发表于日本当地合作的空间设计案,这条坚持日式风格的道路我们已经可以预见其充满光明的未来性。

▲「玳尔设计」app 《和风主义》收录朱志峰的日式空间作品与其推荐的国际精彩案例,是想更深入了解「日式风格」的优质数位工具。

▲喜欢日式风格的人,也可于「玳尔设计」专页欣赏朱志峰精彩的作品演绎。

玳尔设计

电话:02-8992-6262

地址:新北市新庄区中华路一段8 号11楼

信箱?:dgdesign@ms24.hinet.net

官网:www.dialdesign.net?

Blog:dgdesign.pixnet.net/blog??

粉丝团:日式空间设计观察

风格专页:?和风主义

【编辑整理:黄圣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