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SE VISION》在可見的未來,尋找家的可能性

?2013年在东京举行的HOUSE VISION展,是由知名平面设计师原研哉所策划。而这个意在结合产业与设计的展览,已将触角伸向海外,台湾也将在明年举办一场属于台湾的HOUSE VISION。

透过五月展览的信息发布会的机会,「绿建筑家」与「大雄设计」的设计总监林政纬一起在忠泰建筑文化艺术基金会所执行的发布会现场听取设计师原研哉的简报,同时採访台湾的策展人之一谢宗哲。从创意发想、教育传播与执行现场三方面来看HOUSE VISION的意义。

▲HOUSE VISION台湾的策展人之一谢宗哲(左)与「大雄设计」设计总监林政纬(右)。

创意的发想与实现——日本设计领航者原研哉

在设计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原研哉,除了是武藏野美术大学教授,也是日本设计中心的董事长。他既是无印良品的顾问,也是许多设计大奖的常客。他扩大了平面设计的定义,规划许多令人眼睛为之一亮的展览,例如2012年「给狗儿的建筑展」,以及2013年的「HOUSE VISION」。

▲忠泰建筑文化艺术基金会举办HOUSE VISION TAIWAN「创新与跨域研讨会」,特别邀请原研哉进行专题演讲,说明HOUSE VISION JAPAN的原型概念。

发起「HOUSE VISION」的原因,原研哉说:「过去的家电如冷气,冰箱等都是各自独立的,但是在今天的科技之下、这些物品都能被整合在同一个介面下,与房子结合在一起。经过这样的思考,我们认为在公开的场合让各产业、设计师、建筑师一起来讨论可以激发出更多的可能性,因此办了HOUSE VISION展。」

因为生活者对生活意识的想像也必须随着时代进步而提升。有钱的熟龄市场,也是未来居住环境所看重的市场。

在多数人尚未发现或者体会到之前,早一步洞察未来的发展趋势、思考各种的可能性、提出崭新的创意,无疑是原研哉作为设计者最为人讚赏之处。

七种家的样貌

2013年总共有七组的建筑师与产业合作,主办单位租了台场一块如棒球场大小的空地,发表了这个成果。透过原研哉先生的简报,让我们重新回顾在两年前所提出的家的样貌。

当时的会场由建筑师隈研吾设计,使用了10.5平方公分的角材尽可能不加工、不切割,直接组合,活动结束后也能拆除再使用,成本非常低。展示的空间使用了帐篷,在帐篷里做出一比一大小的内部,包括第一栋是由LIXIL家电公司与建筑师伊东丰雄所设计的室内空间,是将户外空间搬入室内,在家里打造可以烤肉的半屋外空间,利用新技术调节採光与通风,并运用了传统的「藏」(仓库)概念,在家的一角设计了高气密高断热性的密闭空间,可以作为不受打扰的影音室等休憩空间。

▲由LIXIL设计的奶油泡泡浴缸「Foam Spa」,是一项利用喷射式气流的新技术,看似细緻如奶油状的泡沫,其实具有保温效果,在展览现场也可以实际触摸感受。

第二栋是移动与能源之家,由汽车公司HONDA与建筑师藤本壮介合作,设计室内发电机材与因应老人化社会,设计了在家中也能自在移动的电动小车,桌椅也配合这台车的高度,即使不下车,停下来的时候也能当做椅子。而建筑上则是三层式的设计,打破了过去明确里外空间的限制,让生活动线更加无障碍。

第三栋是未来生活研究会与建筑师山本理显等人的作品,供五百人居住的建筑模型。因为现在独居与疏离化的趋势逐渐加速中,因此希望透过这样的设计让独居者共同居住在这个社区里,每个人所拥有的个人空间虽然不大,但有很大的公共空间,如很大的厨房、浴室,居住者可以彼此互助。透过这个拟真的模型,我们可以窥见未来居住者可能的生活样貌。

而现在大家也发现全面西化后,生活好像少了点什幺趣味,因此由住友林业与艺术家杉本博司合作的第四栋作品,称为「数寄之家」。将日本传统住居的美学意识,配合木材的使用,设计出适合现代居住的日本传统建筑样貌。从入口排列成排的三段式竹帚、瓦片小径、苔庭到茶室「雨听天」、室内空间里的障子、光学玻璃做成的连子窗,以及设计成数学几何图形的矮椅。在在将传统材质与古典元素塑造成适合现代生活的传统空间中。

第五栋由擅长将纸运用在建筑上的建筑师坂茂与无印良品共同创造出的是无隔间的生活空间「家具之家」。这个无隔间是指没有固定的隔间,而是利用收纳柜作为空间的区隔,达到有效的空间使用。拥有七千多个品项的无印良品,贩卖的不只是商品,如何提供这些商品组合变化的可能性,同时不只让有钱人住好地方,让一般人也能用到好东西,也是藉由这次机会所要呈现的。

第六个「极上之间」是由卫浴设备公司TOTO与YKK合作,建筑家友濑成梨与猪熊纯设计的未来完美卫浴空间。藉由新型的土壤与排水设计,壁面绿化,地板也做出窗户,将四面八方的绿意带进室内的卫浴空间。

第七的是茑屋书店与东京R不动产公司合作的「可编辑之家」。让居住者可以从0开始自己组合适合自己居住的空间形式。例如喜欢在家泡澡的人,浴缸就放在家中最明显舒适的位置,想要有完全隐私的空间,就设计一个只有自己才能进入而且可移动的小空间。是一个可以实现自己妄想与幻想的未来居住提案。

除了已展出过的这些,原研哉先生在提案说明中也举了一些新的例子,例如未来的汽车样貌、共同冰箱、海上交通工具等,或许如同过去不曾想过今日的机器人发展,在不久的未来,这些看似天马行空的想像,会成为未来的日常生活。

HOUSE VISION在日本虽然才办过一次,但在三个星期内办了41场讨论会,不只是建筑师与厂商,也邀请各界专业人士如人类学家、文学者、社会学家等原本不会将他们与家联想在一起的人,来共同讨论,让我们的眼界扩展到过去未曾达到的範畴。

原研哉说:「让建筑师与各个产业彼此齐聚一堂思考关于家的可能性,是我们的使命与责任。而现在这个使命与责任也开始从日本传播到世界各地。」

亚洲各国都有各自非常珍贵的当地文化与传统,如何将这些善用到居家生活中,也是HOUSE VISION非常重要的议题。因此明年台湾也将提出属于台湾的HOUSE VISION。

将创意的种子带进台湾

对于曾亲自于2013年前往东京参观这场展览感到「amazing」的策展人谢宗哲老师而言,HOUSE VISION能在台湾举行,是努力实现梦想的开始。

做为建筑的专业翻译者,他先想到的是翻译这场展览的作品集,因此便主动写信给原研哉,提出想要翻译成中文版的要求,直到HOUSE VISION的主办单位开始觉得这场展览的思考不该只是停留在日本或东京,应该要拓展到整个东亚,包括中国上海、北京、越南河内、泰国曼谷、吉隆坡等地,「后来突然想到好像曾收到一封信有个人说想出版这本书。加上我与参与的成濑友梨是东大博士班的同学,那时他也帮我向主办单位提议。于是土谷贞雄才想到整个亚洲原来缺的那块重要拼图就是台湾。」他回想当时联繫的过程。从2014年暑假开始谢宗哲与负责向外发展的土谷贞雄开始有了密切的联繫。

其实虽然说是拓展愿景,但其中也包含非常实际而功利的目的,也就是藉由这样的展览日本企业可以获得进军国际的资料库。而即使是存在这幺实际性的目的,为什幺还有这幺多知名建筑师愿意与他们合作?「应该可以归咎于日本人天生爱做东西的癖好吧!」谢宗哲说。因此HOUSE VISION到台湾就是在这样的天时地利人和情况下所产生的结果。

对自己的能力相当谦虚的谢宗哲,为了让这场展览进行得更顺利于是找来前辈建筑师阮庆岳与美学评论家詹伟雄来共同策展。

日本的原研哉看见日本熟龄化社会所带来的种种影响与可预见的需求,提出了属于日本的解答,而这场展览也让谢宗哲有了新的领悟:「我从来不知道原来建筑可以谈得这幺宽广。」

「建筑不再只是空间或形式的表达,而是开始探讨在其中的生活该是怎样的样貌。我觉得这是HOUSE VISION与一般建筑不一样之处。」

从许多建筑大师来到台湾举办演讲或是座谈、出版,可以看到,建筑已经不是只有专业领域人士才会关注,一般大众也开始对建筑以及建筑所代表的精神与意义抱持很大的兴趣。HOUSE VISION特别之处即在于看似建筑展,但不再是侷限于建筑,谢宗哲说:「像这样的内容它会出现商业杂誌、生活杂誌,引起大众的关注,而非只是建筑杂誌而已。」

对建筑的兴趣也可以延伸到对家的想法,「我们希望未来大家对于家的关注不再只是问你家几坪?而是讨论是否为节能住宅或是系统感应式的住家。原研哉也提到,当智慧居家出现、变成非常高科技的环境之后,大家反而会开始省思生活的品味、注重手感的物品。因此传统居住美学就必须被提炼出来,我们在HOUSE VISION看到了日本初步的成果展示,而台湾要怎幺做是我们接下来要思考的。」

▲HOUSE VISION台日策展团队对谈。右起为台湾策展人詹伟雄、阮庆岳与谢宗哲;左起为HOUSE VISION日本创设人土谷贞雄、原研哉(中间为口译)。

对台湾的愿景

现在台湾的策展单位与日本方面正处于如建筑师与业主初见面,相谈甚欢的状态,但接下来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要如何媒合建筑与企业或业者,让彼此能够顺畅地激荡出创意、开发出可实现的产品,「这是一个可怕的战场」谢宗哲说。「目前主要是三位策展人在各自擅长的领域积极运作,但这幺大的活动,三个策展人其实不够,我们需要更多卫星策展人,在五大议题分别组成小组,最后收拢起来,活动才能顺利进行。」

问到对于台湾展的期许,谢宗哲说:「虽然不敢说超越,但肯定会很不一样。」预计在2016年2月,先做一场文件展,由建筑师与企业先讨论出想要执行的内容或合作计画,然后由策展小组来审核是否要收录在正式的展览中,2016年10月将计划做成一比一的成果。「但可能不会像日本第一届一样在东京台场的大空地上展示,我们曾想过找一栋并非要拆除而是可以经过整修后使用的空屋,或者找一个需要被都市更新的房子,在那里实现HOUSE VISION的计画。」谢宗哲说,「从零盖起的房子要花费的资源,与展览所诉求的永续再生其实是相违背的,与其拆房子,不如说是有点类似代谢派所提倡的部分拆除、修补再做增建,赋予建筑一个新的体质,继续延续下去的方式。」

大雄设计的林政纬设计师提出关于台湾与日本老旧建筑差异性的问题,谢宗哲说:「日本因为独栋房子比较多,他们比较容易可以one family one house,但我们的情况大多是one family one unit,每个地方都有居住状态的差异。」

也许不只是HOUSE VISION Taipei,也有扩大到台南、宜兰或台中等地方的可能性,塑造成HOUSE VISION Taiwan,都会区之外,相对之下较乡下的南部地方,可能会呈现出不同的样貌。「这要看后续企业如何参与了。」谢宗哲说。

设计是思考未来的可能性

林政纬设计师本身也是建筑系出身,对日本提出七组建筑师与产业合作的展览模式,觉得很有意思。这个展览带给他的启发是:「建筑不只是设计领域,其实也包含了土地利用、都市更新等社会议题。」例如都在思考未来的居住模式如何改变,就像原研哉所提到的日本过去的团地(集合住宅)因为时代变迁,现在变成了只有老人居住的模式,因为当初在盖房子的时候并没有想像到之后可能会产生的变化,而产生种种的问题,而HOUSE VISION应该就是想要重新再提出更有远见的居住空间,思考要如何为实际居住的使用者改变那样的生活环境,「所有的设计都是在思考未来的可能性,不只是建筑,室内设计也一样。」林政纬说。

「室内设计也有点类似谢宗哲老师前面所说的整修,但是却没有太多关于未来性的想像。我觉得HOUSE VISION有两点很有趣,一是原研哉把无印良品思考的生活美学与产品的模具化变成一个居住市场的概念,重新教育了一般人到底什幺样的东西是更适合生活、更符合美学概念,而不一定要跟从过去所知道的美学架构。另一个是HOUSE VISION China提到中国人习惯把厨房放在房子最里面的配置,那样的配置方式在格局上其实是很难被翻转的,当然那是中国面对快速发展,用惊人的速度拆房子、盖房子,所以必须用更快速的方式模组化去製造集合住宅。而台湾面临的可能是都市中无法被更新的老房子,例如使用权问题等。」

面对台湾种种的居住问题,林政纬说:「我期待能够从台湾HOUSE VISION看到解答的应该是例如目前大批的五楼公寓,在未来的三十年要如何重生,以及台湾供需失衡的房地产如何被解构。」

▲原研哉(中)与「大雄设计」林政纬(左)、「绿建筑家」编辑(右)合影。

明日博物馆VI:HOUSE VISION展览

主办单位:财团法人忠泰建筑文化艺术基金会、HOUSE VISION JAPAN

执行单位:财团法人忠泰建筑文化艺术基金会

策展委员会:

日本 原研哉、土谷贞雄

台湾 阮庆岳、詹伟雄、谢宗哲

活动网站:明日博物馆VI:HOUSE VISION展览

见学观察家:「大雄设计 Snuper Design」

电话:02-8502-0155、0975-085-752

地址:台北市中山区敬业一路128巷20号1楼

信箱:snuperdesign@gmail.com

官网:大雄设计 Snuper Design

Facebook:大雄设计 Snuper Design

【撰文:Frances/东京HOUSE VISION/摄影:吴佳容、Fran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