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之外,我們看見更多—大谷哲也&吉田直嗣個展

走在悬崖边,一个不小心就会打破那份平衡;努力想达成心中的秘密,嘘,不能説,只能一再地道歉。那乱成一团的情绪,炸裂后成了死灰漂落一地。当世界只剩下黑与白,色彩学再也不管用,因为当我睁开双眼,是一片混浊灰白。只剩下光。

黑与白的世界,纯粹的让人像是能在一切崩溃的原点找寻一丝丝的平静。源头仍是自己再清楚不过的。

「与其说摄影是记录,不如说摄影是记忆,一连串记忆积累的历史过程,同时也是时间的化石,更是光影的神话。」 森山大道在黑白摄影之外,找到记忆、找到光影。

那我们呢?什幺是吸引我们待在纯粹空间的支撑点?

我想这份心情,若跟简约美学师——潘龙说起,他应该会用那诚恳真挚的双眼,看着我缓缓分享更多关于黑白简约之外,其实也不简单的奥妙吧。如同这次我们来到xiaoqi +g艺廊观赏前后两场黑白「器」之展,获得许多心得,在此记录下来,希望大家也能和我们一同在黑白之外,看见更多。


【白|大谷哲也】减法的极致,却细腻的不简单

 「乍看下没有特别之处,但将全部的白色器皿摆在一起,大家知道,这就是大谷哲也。」

消除颜色、雕痕、装饰,大谷哲也展现减法哲学,以辘轳的方式创作无一图案的白磁器皿。满满自然柔润光泽的「白」,系列排开,营造出独特的视觉冲击。一踏进+g艺廊的「大谷哲也个展」让我们先是屏息,却也因此拂去城市喧噪,时间似乎沉稳了下来。

大谷哲也居住的滋贺县信乐町有许多窑厂,被称作「陶艺之乡」。他过去曾有12年的设计教学生涯,因受到窑厂师傅的影响,嚮往纯创作生活而放弃,靠着自学后便与同为从事陶器创作的妻子成立「大谷製陶所」,至今已过了10个年头。


◎「大谷製陶所」工作过程影片

因住在僻静的乡下,他们与三位可爱女儿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连「大谷宅」都是自己一手建造的。热爱饮食,注重「厨房」空间的他,餐桌上满满的自製器皿与各种美味食材,这就是他的生活态度。日复一日,陶器製作与日常生活已紧密地连结在一起。

▲一边珍惜地使用一边改进,如此绝美形态的器皿,是顺应创作者内心的。

▲也因为喜欢喝咖啡,所以大谷哲也做了一整套从磨製到沖泡用的咖啡器皿。


 「大谷哲也创作的初衷,是以什幺为出发点呢?」

「他不断地使用减法,把不必要多余的东西减到最精简,呈现『器』最原始的样貌。」

「大谷认为器皿拥有最原始的样貌,跟实用性是划上等号的。

大谷哲也致力于创作「可以使用一生」的基本款,触感平滑、简洁俐落的白色器皿,不论盛装何种料理,皆能相互衬托。

而许多人怀疑,他的作品一致性非常高,是不是利用模型量产的?但其实每个作品都是出自大谷之手,不一样之处,藏于细节。

潘龙设计师拿起这个甜甜圈皿说:「他把细节藏在侧面。正面看,是薄的、平面的,但其实含有一定的厚度,不然在烧製的过程中会容易变形。」将厚度藏于隐晦处,光明则留给食材。器皿不一定要拥有自己的个性,功能多元化的设定,反倒添加更多的乐趣与惊喜。

▲形状特别的甜甜圈皿很难不被其吸引,成为询问度极高的商品。

白、透之外,还看见什幺?

「触摸内裏,就可感受大谷细緻之处。不同的创作,留下了不同的肌理。」


「像是这只杯子,拿到的时候没有负担,看起来朴实,但里头确实拥有不同的肌理触感。」潘龙认为细腻的「肌理」是大谷哲也内敛的表现。

▲杯子收口细腻,日本职人始终回归人性,希望每个人使用起来都是相当舒适的。

▲土锅使用过后的「痕迹」亦是一种独特的「生活肌理」。

 

潘龙反思自身专业,他认为自已与大谷的理念相似,「空间就像是容器一样,应该回归住在里头的人与物件。最后的主角是那些菜色,容器是能衬托出它们的特质所在。」「大谷的作品引发我思考如何在设计时收的更加内敛,让人们打开之后,感受到更多的惊喜!」


▲「底部像是女人高跟鞋的碗,在摆盘时,能展现层次高低的落差。简单之外,反而能思考更丰富的可能性。」

【黑|吉田直嗣】含有饱满能量的黑之器

潘龙设计师与我再次走进+g,这里已被吉田直嗣那股不可言喻的黑色力量紧紧捉住。好似世界颠倒了过来,满满的「黑」、含有饱满能量的创作养分,直接了当的映入眼帘。

他的黑朴真扎实,不是那种虚无缥缈深不见底的黑。浓烈、块状,吉田直嗣的黑之器,彷彿有自己的意志,不像虚薄的木头隔板伪装成厚实水泥一样,敲开之后却发现是空的。当然也不会产生那种抓不到任何东西而衍生的无助之感。

吉田直嗣,在可看到富士山的地方居住、创作着,最喜欢的颜色就是黑色。在学时,修习室内设计,曾参加陶艺社,因而爱上从无到有都能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感觉。毕业之后,便开啓陶艺创作之路,师事陶艺家黑田泰藏。

他的作品并非清一色的黑,质朴的黑色陶器以及俐落的白色瓷器,本是两相极端的东西,却都是吉田直嗣热爱的领域。「因为对他来说黑与白是最纯粹的颜色。」

▲吉田的白色瓷器受到老师黑田泰藏的影响,调合出的釉料颜色略微相似,曾有客人将师徒的作品误认出自同一人。


▲吉田最为人所知的是黑色陶器。他使用铁釉,抓出适当比例,在烧製过程中产生如落尘般的变化。让成品带有金属铁鏽,而不是单纯的黑,「每一个作品彷彿会表达自己的意志般,沉静中却拥有自己的主张。」

「他跟大谷哲也很像,非常热爱创作。」在製作之前,吉田的脑中充满各种想法,再进而将其成形,一点都不害怕创作带来的挫折感。?

▲展场中,这是唯一不是非黑即白的作品,也是最昂贵的。看似陶器的外观,其实是瓷。反覆将混合白漆及贝壳粉的釉料上到瓷土后拿去烧製,循环约6~7次。烧製完成后,并透过削、磨做出彷彿历经多年岁月的「痕迹」,是相当费工夫的一件作品,但也充满手作质感。

黑、实之外,还看见什幺?

 

潘龙设计师提到,以「上釉料」这件事来说,一般会将其上的均匀滑顺,像大谷哲也的作品一样,但吉田却调出比一般浓的釉料,自由地浸染于陶土上,一点都不刻意。朴真的手感、创作的自由是在「黑」之外,吉田特意保留的那份原始真实。

而这黑白相间的杯子,深受许多人的喜爱。此为瓷(白)与陶(黑)的混合,不规则浸染釉料,刻意留下手感,也不特意修饰,就这样自然呈现杯子的样貌。「黑色内敛、白色纯净,两种结合在一起,让人感受到一份深邃隐密的禅意。」

吉田直嗣相较于大谷哲也的内敛来得更狂放些,不刻意收边、不定义器皿的使用功能,而是先将形体做出来,再广泛应用。他说,「大家都误认为器皿应有其固定的形状,但我认为形状不过是将名称所赋予的想像给具体化而已。例如我做出一个器皿,它的形状使人称其为饭碗。我虽然想要做出这样一个器皿,但也只是模糊的想像,而非具体地想做出饭碗。」

「这就像是设计一个艺术空间,先把空间设定好,但如何使用,反倒能衍生出更多元的变化。」

当天,潘龙设计师站在远处看到一只黑色碟子因光影及角度的不同,让同心圆变成偏心圆的状态。「白色经过反光,看到的只是一个平面,但黑色却能因为灯光的折射角度,产生不一样的变化。」经过两次参访+g,潘龙更加领悟黑白之外,将一切归零,我们反而看见更多,内敛细腻、朴真自由,与生活紧密连结,从纯粹延伸出去的可能性反而更大、更深。

▲如同他于空间设计的表现,以不同的肌理、纹路、光泽,透过光影变化、层次性的堆叠,来使空间说话。简约不简单的理念,始终贯彻在他的设计中,演绎出不同的姿态。


「简单生活,空间自然洁净;简化慾望,心灵自然寂静。」简约其实更是不简单,潘龙设计师始终笑着跟我们这样说着。

博森设计?

电话:(02)2633-9586?

地址:台北市内湖区金湖路348号1F???

信箱:boson.design@msa.hinet.net?

官网:www.bosondesign.com.tw?

粉丝团:简约美学誌

?Android app:博森设计

?xiaoqi +g?

地址:台北市大同区赤峰街17巷4号?

电话:(02)2559-9260?

?营业时间:週二 ~週日 12:00~20:00?

【撰文:黄圣雯/摄影:林思妤/部分图片来源:xiaoqi +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