瀬戸内国際芸術祭|秋 序章:跳島旅行,生活冒險

?身为海岛国家出生的台湾人,对于大海不陌生,却偶有惧怕,惧怕她深不见底的未知。但她所蕴含广大生命体的美丽世界也总是勾起人们的好奇与嚮往。

就在地理位置离台湾不远的日本,三年前(2010)展开一场十二座海上小岛的艺术与生活冒险,称为「濑户内国际艺术祭」,让旅人终于有机会真正亲近海洋。

濑户内海位于日本本州、四国和九州之间,在过去是船只频繁往来的海上交通要道,因为只能靠海路联繫各个岛屿,因此那份独特的海岛文化得以被完整保留到现在。

(上图由瀬戸内国际芸术祭官方提供)???

当时,由艺术策展人——北川フラム(Fram Katagawa,北川富朗)与经营濑户内海直岛多年的福武集团(即卡通「巧虎」的发行商)——总裁福武总一郎所策划,第一届「濑户内国际艺术祭」吸引约九十三万名观众到访,那次的成功经验让其确立了「三年展」的形式,也可一窥想要长期持续举办的决心。

▲北川富朗生于1946年,毕业于东京艺术大学美术学部。有多项艺术展览策划的丰富经验,包括1988年主导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所策划之「Apartheid Non! 国际美术展」,为日本194地展出的巡迴展;以及2000年发起,被视为世界最大艺术活动之一的「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皆可看出他充满草根及社会性的艺术理念。via

▲隶属四国的香川县直岛町,人口近4000人。福武总一郎承接父亲福武哲彦欲打造直岛成为艺术岛的梦想,花费二十多年建造直岛文化村,并于1992年请来建筑师安藤忠雄设计出兼具美术馆与住宿功能的「Benesse House」(上图)、1998年则启动家屋计划(Art House Project),可称作是濑户内海以艺术活络岛屿的起始。via

时空转变,濑户内海过去的海运价值日益消失,甚至因工业移植、矿产开採形成废弃岛,或者成为病患群聚的「隔离岛」。年轻人移居城市,人口老化(许多岛屿平均年龄高达75岁)的小岛群充满萧条与寂静,「濑户内国际艺术祭」为他们带来的充沛活力。岛民从怀疑观察,到改变接受,最后决定融入参与,许多空屋、民家、废校有了新风貌。艺术能促使如此巨大改变的力量,或许是我们都不曾想过的。

▲几乎失传的传统製船工艺,透过本次艺术祭重新复甦?。(上图由瀬戸内国际芸术祭官方提供)????

《绿.建筑家》很荣幸邀请亲自前往见学走访「2013濑户内国际艺术祭」的《玳尔设计》朱志峰设计师,身为日式空间观察家的他,带着开放学习的心,吸收饱满的能量回国后,以艺术及建筑探访的角度与我们分享这场精彩的跳岛旅行!

▲《玳尔设计》朱志峰设计师(右一)与本次团长—建筑讲师王增荣(右二),以及同行伙伴于犬岛合影。

序章:人、环境与艺术的共同脉动

承载旅人期待的心,船只随着浪潮前进,踏上岛屿土地的第一步,深吸一口只属于海岛的空气。跟着朱设计师的视角,我们即将看到来自全世界的艺术家,将以濑户内12座岛屿为舞台,展开与环境共生的艺术活动。

参与这场艺术祭典,不再是处于封闭空间的静态欣赏,而是要备有足够体力,用双腿步行,搭乘船运,闯过一座座岛屿,以冒险的心态一睹艺术与建筑的精彩。艺术不只是供奉于殿堂的作品,而是必须打开五感亲临体验,海、岛、生活、艺术、人相互融合的另类飨宴。

醤の郷—小豆岛

第一站,小豆岛。面积约153平方公里,是濑户内海中仅次于淡路岛的第二大岛。由土庄町和小豆岛町所组成,约3万人居住在此。

自古被称为「红豆岛」,在「古事记」中建立的时间仅次于冈山的儿岛。小豆岛拥有高低起伏的地形,自然资源也相当丰富,在丰臣家灭亡后使用小豆岛出产的石头来修建大阪城,因此岛上留下许多石头遗迹。而在江户时代出产外销岛外的盐、酱油、麵线,至今酱油和麵线仍是小豆岛的特产。

▲用酱油做的布丁,「嚐起来依然是『甜』的!」朱设计师笑着说。

▲《小豆岛社群艺术计划》,由建筑师山崎亮带领旗下的studio-L和小豆岛町民共同参与製作而成。这一透着金色光芒的耀眼墙面,其实是将便当盒里使用的小酱油瓶,混合酱油及不同比例的水,创作出不同浓度的色阶并排列黏贴而成。(上图由瀬戸内国际芸术祭官方提供)????

约100年前,小豆岛是日本首次成功栽种橄榄之地,又被称为「橄榄之岛」。自江户时代开始盛行戏剧表演,全盛时期有30间剧场。此外,1954年木下惠介执导的日本经典电影「二十四瞳」以昭和时代战乱背景的小豆岛为舞台,从此声名远播。

▲本次艺术祭作品——韩国艺术家崔正化《太阳的礼物》。灵感来自「橄榄之岛」,将橄榄树叶作成一顶桂冠,临近一看,叶子上还雕刻着岛民对于未来梦想的文字。(上图由瀬戸内国际芸术祭官方提供)?????

小豆岛之光/王文志

在小豆岛上,朱设计师推荐必访的作品之一为台湾艺术家王文志团队,以及中山村民、小豆岛町办公室及义工小虾队等合力完成的《小豆岛之光》。

「岛屿幽静的面貌少了些许活力,因此王文志希望能透过这个作品带给村民及土地代表希望的光芒。」朱设计师说,夜幕下的《小豆岛之光》璀灿亮丽,廊道上布有七彩LED,光明夺目的样貌,被人们称之为超大型的「梦想之屋」。或许《小豆岛之光》之名便是因此而来。

▲《小豆岛之光》矗立在溪谷及梯田之中,王文志以编织建筑艺术闻名,他利用5000根当地竹子製成,厚实饱满的竹编外型充满特色又不失其在地性。

▲竹编甬道衔接主体,缓缓步入接收从间隙洒进的光源,形成人、作品与光影之间的对话。

▲中间为一个巨型的圆顶剧场形式,艺术家在顶端开了引进光线的圆洞,为阴暗处带来光明,亦象徵着「希望」。人们或坐或躺的在此处休憩,享受竹特有的清凉感受。

◎世新新闻专访王文志《小豆岛之光》

◎TVBS新闻台走访《小豆岛之光》的影像记录

葺田八幡神社休憩亭/西泽立卫,2013

来到小豆岛,朱设计师还推荐另一处建筑迷必看的公共艺术作品——《葺田八幡神社休憩亭》,创作者即是享誉国际的新生代日本建筑师西泽立卫。

这项公共艺术作品设置于废弃校舍改造而成的「福武之家」旁,西泽立卫特地为其打造由两片弧形钢板结合而成的露天休憩区,充分展现强调与当地互融的理念。

▲西泽立卫利用上厚约6厘米、下厚约19厘米的弧形钢板连接而成。

▲下方放置的长凳可容纳20多人,参观者有秩序地拖鞋入内参观。

▲百年老树理当原封不动保留下来,钢板则挖空穿过老树,反倒使树叶成为最天然的屋顶。在建造过程中,没有使用任何一根柱子,它就这样低调地隐身在大自然当中。

这个作品恰好连接福田小学与古老神社,不仅可作为游客的休憩区,翘起的钢板也呼应了神社的屋顶,「那巧妙的钢板弧度就像是软布垂吊般,相当自然!」朱设计师讚赏道。

濑户内国际艺术祭所要传达的精神,也在此作品当中体现。它不只是一项艺术作品抑或是建筑物,而是揉合当地环境、历史、人民,具有生命的公共空间。

恋恋山城—男木岛

远远望向另一座即将前往的岛屿,联想到台湾山城「九份」,是朱设计师踏上男木岛的第一份感触。

船只停憩的港口休憩所是第一件遇上的艺术品——Jaume Plensa的《男木岛之魂》。

(上图由瀬戸内国际芸术祭官方提供)????

「玻璃屋顶上写着各国语言,利用文字排列所映照出的影子相当具有艺术效果。」朱设计师谈到男木岛令人印象深刻之处,就是这一座光看影像便震慑住我们目光,如艺术般的建筑体。

男木岛面积1.37平方公里,人口约160人。因少有平地,整座岛以高低交错的阶梯,以及在斜坡密集处建造的民房构成。重叠的风景,随着细长的坡道连接到顶部,蓝天与小岛的衔接处充满绿意盎然的景色。爬上细窄的路径、曲折的坂道,途中与装置艺术及居民的邂逅是旅人所期望的惊喜。?

(上图由瀬戸内国际芸术祭官方提供)???????

▲这是艺术家真壁陆二的作品,朱设计师说「当烧杉遇到色彩,就是建筑与艺术的美好邂逅。」

其中,朱设计师特别谈到与推着「ONBA」居民的偶遇。疑惑小车的用途,一问之下才知道这是被称为「乳母车」的岛上特有用具。由于男木岛的山路曲折狭窄,搬运货物或日用品爬坡相当吃力,因此「乳母车」便用来取代为迷你的运送工具车。

▲2009年有一群香川县居民,将这些乳母车改造为艺术品,并成立ONBA FACTORY。图中看到的「ONBA」已变成色彩缤纷、造型俏皮趣味的展示艺术品。(上图由瀬戸内国际芸术祭官方提供)?????

策展人北川富朗曾说:「我期待藉由艺术祭的举办,让都市人亲近久违的自然与清新纯朴的人际关係,也希望藉由艺术的介入让在农村生活的人们能够享受当代艺术。」

「艺术在这里也许是一种手段,但是艺术却结合了都市与农村的人们,并且激发人们更多的想像力与热情,人类透过艺术得以再次省思人类与土地之间的关係。」

濑户内国际艺术祭的序章到此告一段落。编辑真心建议请继续踏着步伐看下去,尚有四座因艺术重获新生的岛屿等着朱设计师引领大家观赏。

 

※延伸阅读:

瀬戸内国际芸术祭|秋 建筑空间见学(上)

瀬戸内国际芸术祭|秋 建筑空间见学(下)

濑户内国际艺术祭2013

Setouchi Triennale 2013

官网:setouchi-artfest.jp

FB:瀬戸内国际芸术祭/ART SETOUCHI

【撰文:黄圣雯/资料提供:玳尔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