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設計×富山精造》延續產業活性化的主軸,高岡鑄造的台日合作

四百多年前,加贺藩主前田利长将七位手艺精湛的铸造职人带到高冈城,成为现在富山县高冈市铸造历史的开端。然而传统技术无可避免地随着时代变迁而迈向衰退,为了振兴并活用数百年传承下的技术和工艺,1990年成立的「富山县综合设计中心」,持续以产业活性化为发展方向,从「商品开发」、「人材育成」和「情报发信」这三项主轴进行实践,为设计和传统工艺建立各种合作机会,至今已媒合开发出许多具有魅力的商品,并透过各种海外交流活动来达成「向海外发信」的目标。

▲「富山県総合デザインセンター」(富山县综合设计中心),位于富山县高冈市,成立宗旨是希望藉由设计来振兴传统工艺,以「商品开发」,「人材育成」,「情报发信」三个主轴,对县内的企业和工作者提供支援。

▲富山县综合设计中心一楼大厅,会固定展示富山县内优秀的设计作品,同时做为提供文化发信的基地。

2016年富山县石井隆一知事访问台湾,并促成了「富山县综合设计中心」与「台湾创意设计中心」签订台日双方合作备忘录,而有了此次《台湾设计×富山精造》的交流计画。四组被遴选出的设计新秀:陈建志(自由设计师)、祁孝霖(唷吼设计)、林靖格、黄宣庭(格子设计)、张晏诚、张惠婷(Yenchen?Yawen Design Studio),在「台湾创意设计中心」的安排下,于2017年夏天前往高冈市展开三天完整的workshop行程,在高冈铸造职人的指导下,让自己的设计提案得以实现。

见学馆过去曾前往高冈进行取材,这几年也持续关注工艺和设计的合作,我们很高兴获得「富山县综合设计中心」的邀请,随行前往观察并纪录此次的活动过程。

▲「富山县综合设计中心」与「台湾创意设计中心」首次的合作,为两地设计人与工艺职人搭起桥樑,让台湾的年轻世代有实现自己设计提案的机会。

▲「富山县综合设计中心」以「设计为基轴的产业活性化专案」,于2009年获得日本优良设计奖(2009 GOOD DESIGN AWARD),堂本拓哉先生(左)即为当时规划设计这项专案的研究员。

从设计图面到现场铸造,完整工艺指导实作

工作营第一天的安排,就是「直球对决」,用工厂实作来开局。设计师们一早就在位于高冈的「富山县综合设计中心」集合,检验自己的设计作品是否能够顺利成形。

此次「台湾设计×富山精造」工作营,由「富山县综合设计中心」的堂本拓哉先生担任负责人,并委请平户香菜、大江浩二两位指导员进行示範和指导。为了让学员们了解高冈的铜锡製品「生型铸造法」,工作营先从铸物的砂模製作开始进行,教导学员实作两种砂模的製作技法,包括高冈本地特有的赤土砂模,以及瓦斯模(CO2 molding process)製作,然后再进行灌模、取型和研磨。

▲此次「台湾设计×富山精造」工作营的负责人堂本拓哉先生,他原本并非学工艺出身,但对推广铸造工艺的热忱,让他在公务之余也去学习铸造,在这活动中也担任铸造的指导员。

▲平常也在学校担任工艺指导的铸造艺术家平户香菜、彫金职人大江浩二负责此次设计工作营的规划与指导。

置于砂模之中用来辅助成型的中子(原型),过去实务上多数是以木料製作,而此次工作营所需的中子,则是利用新型态的3D列印技术,将设计师学员们的设计图面,以树脂材料输出完成,接着便开始进行铸造。参与这次工作营的设计师们,都是首次操作生型铸造的技法,他们表示能透过实作过程理解铸造方法,亲自研磨或染色成自己想要的模样,对他们在日后金属铸物的设计工作改善上,有重要的助益。而自己无法完成的部分,就在前往「能作」工厂见学时,向第一线工作的职人请教解决方法。

▲依照设计师们想要的材质,现场提供的铸造模型有生砂模与瓦斯模两种。职人示範之后,即交由设计师们亲自操作,四组设计同时进行製作模型。

▲由于每个人都是第一次接触金属铸造,对于压砂的力道、放置位置的拿捏等,都还需要三位指导员提供协助。

本身是雕金职人的大江浩二说:「参与工作营的设计师学员们必须在压砂模的时候,同时考虑金属灌入孔的位置,才能在灌模时让超过摄氏1000度融化后的金属液体,顺利流动到所要成型的位置。」由于灌模、取型等步骤相对比较危险,且实作上也有一定的困难度,因此工作营是安排由两位指导员来处理,同时也让学员们近距离观察,并进行前阶步骤的完整记录。

▲在没有经验的情况下,灌模、取型等较危险与困难的部分则是由指导员来处理。

▲从砂模中取出的粗胚,还需要经过切割与研磨,取出的过程中,现场不仅充满了期待的心情,也认识到手工作业的难度与辛苦。

经过第一天的灌模之后,第二天在指导员的协助下取出完成品的粗胚,先将多余的部份切除,设计师们便开始进行研磨的工作。看似简单的研磨,有不同级数的砂纸,必须先从颗粒粗的砂纸开始打磨,再根据自己想要的触感以更细的砂纸仔细打磨。有些作品希望呈现的是喷砂效果或是更精细的亮度,当天下午大家便在指导员的领导下,移师到更具规模的工厂来进行细部的处理。

▲研磨是作品完成前的最后工序。配合作品的设计,在不同阶段要使用不同粗度的砂纸,看似简单的工作,但要研磨出理想中的亮度与光滑度,比想像中还要耗费时间和体力。

▲能作工厂里资深的职人示範各种研磨的方式与可能呈现的结果。 

走访高冈工厂见学,本地产业链的深入探究

除了实际操作,工作营也安排了实际见学的行程,在两天的製作过程告一段落之后,从富山综合设计中心内部的设备到展示品、设置完善见学设施的能作、以创新染色闻名的折井着色所、製作铜钵的岛谷昇龙工房、代工大型铜像与小型模型的平和合金等工厂,也前往高冈市金屋町参访传统街区。

因为生活型态的改变,在人们的生活中对工艺品的需求与看法也改变了,因此各个工厂也必须为了适应环境作出改变,透过这些改变,设计师们或许也能重新省思,如何将工艺技术与设计结合,创造出更多生存之道。

▲金屋町是日本传统建筑物群保存地区之一,分工细腻的高冈铸造业,过去这里有许多大大小小、不同工序的铸造工房,现在则成为展售当地工艺品为主的店家。

第二天工作营安排了工厂见学。传统铜铸造不外是青铜色或是黄铜色,但为了让铜製品有更多的变化,第一家参访的工厂便是发展出各种独创染色技法的「折井着色所」。创立于战后的「折井着色所」,在过去以传统的技术,曾为传统工艺品,甚至是皇居、长野善光寺等地方製作铜着色。26岁时从东京回到老家高冈接班的第三代社长折井宏司,热衷于从传统技术中发明新的颜色,将传统以萝蔔泥、米糠、醋、日本酒等天然素材配合铁屑等烧出各种颜色,他们所製作的装饰用面板建材,获得今年日本优良设计奖的肯定(2017 GOOD DESIGN AWARD),台湾也有不少设计案採用,深获好评。

▲见学馆曾专访过的折井宏司社长,热衷于从传统技术中发明新的颜色。

▲製作的装饰用面板建材,获得今年日本优良设计奖的肯定(2017 GOOD DESIGN AWARD),台湾也有不少室内设计案採用。

然后我们来到「岛谷昇龙工房」,目前由第四代职人岛谷好德承继营运,在传统以製作铜像佛具为核心业务的高冈地区,他们是现今几家仅存製作铜钵的工房。目前全日本製作铜钵不到十人中,就有三人在这个代代相传的小工房里。「岛谷昇龙工房」传承的不仅是铜器搥打的技术,职人们还具有特殊能力,可以辨识铜钵不同位置与厚度所产生的声音,让所有见学的设计师们感到十分惊奇。

▲全日本少数仍在製作铜钵的职人,包括岛谷好德在内的三位,都在「岛谷昇龙工房」这家小小的工房内。

▲为了面对市场的萎缩,岛谷昇龙工房第四代接班人岛谷好德除了製作铜钵,也发挥本身搥打的技术,利用不同的锤子模样将纯锡锤打出不同图样、创造出可由使用者依照自己喜好的造型简单自由塑形的锡器品牌「syouryu」。

▲资深的职人凭经验就能知道敲打的厚薄度与何种声音才算是完成的声音。一件作品的完成没有标準答案,完全靠职人经验的判断。

中午安排在金屋町用餐后,大家一路散步到这个区域内最有名的老建筑「大寺幸八郎商店」。创业于1867年的「大寺幸八郎商店」,目前已经传承到第六代,过去曾是小型的铸造工厂,后来转为金属製造批发与销售的「金物问屋」。在第五代的老闆娘大寺雅子的导览下,这个摆放了许多货物的传统家屋里,仍旧维持着江户时代建筑中罕见的古民家天窗,以及保存良好的障子门建具和玻璃等,透过产品销售和建筑形式,我们见证了高冈金屋町的历史。

▲「大寺幸八郎商店」创业于1867年,是金屋町当地的铜器等金属工艺品批发商。

▲第五代的老闆娘大寺雅子为我们进行导览,了解本地町屋的形式与历史。

▲包括大正时代的玻璃、竹子障子门等,都是非常特殊稀有的本地建具。

▲江户时期保留至今的古民家天窗,非常具有特色。

▲标準四叠半的茶室,过去是商家用来招待客人品茗的场所。

见学安排的第四家是佔地广阔的「平和合金」,随着传统铸造产业没落,「平和合金」接收了高冈许多关闭工厂的工作,因此在数十人的工厂里,从高达数公尺的铜铸佛像,到小型蜡模製作的公仔模型,甚至是高冈市知名的多啦A梦铜像,都是由「平和合金」製造。他们以专业分工的方式,独自接受委託完成每项产品製作,从大型物件到小型器具的生产,都能靠一己之力完成,「平和合金」可以说是高冈整个铸造产业链的缩影。

▲「平和合金」营业部的柳沢谕先生,为我们解释高冈本地产业的兴衰,造就他们目前从小型公仔到大型铜像,都接单製作的特殊状况。

▲至平和合金工厂见学时,正好遇上加热1000度后铜浇灌的工序,近距离感受浇灌时的热度与产生的火焰。

▲高冈市知名的多啦A梦铜像,是由「平和合金」製造。

▲「平和合金」有多样化的铸造方式,给所有见学的设计师们留下深刻的印象。

最后,我们从富山综合设计中心步行五分钟抵达「能作」的新工厂,佔地面积达4100坪的新场址,于2017年4月落成。不仅提供了明亮,通风又挑高的新工厂环境,还有完整的见学导览路线。入口以400片黄铜做为装饰,一楼的大厅旁则由4000片的纯锡舖成,挑高6.6米的空间呈现极具大器气势,厂区内同时有餐厅和体验工房,让前来见学参观的人们提供更好的服务,这也代表着高冈的铸造产业,将逐渐转型成更加现代与开放的企业型态。

▲「能作」的新社屋及工厂,由広谷纯弘建筑师设计规划,获得2017 JCD设计赏 BEST 100的肯定。

▲入口以400片黄铜做为装饰,展现铸造本质的企业精神。

▲内部空间藉由天花板大量的木格栅,向外延伸出去,有放大空间的效果。

▲株式会社「能作」从传统工厂搬到新厂区,设置了完善见学区域与流程。

▲「能作」于新厂区内,也提供顾客体验铸造的课程,创造更多活动参与的可能。

▲销售卖场与轻食咖啡店结合为一,改变传统工厂的单一面貌。

▲2500个铸造木模构成的展示立面,不仅代表着「能作」製作技术的历史,同时更呈现了高冈铸造产业的多元面貌。

作品发表与企业交流,验证商品开发的可行性

见学活动结束后,「富山县综合设计中心」安排所有台湾设计师在「能作」举办作品发表会,同时邀请「能作株式会社」、「四津川製作所」、「小泉製作所」等公司出席,希望深化台日双方设计交流的理解,并媒合落实后续商品开发的可能性,主办方同时邀请三越伊势丹百货银座店营业部田中智子部长,从採购者角度分享观点及建议,为工作营做了相当完整的结尾。

▲作品发表会同时邀请了高冈本地的製作所,希望为台湾设计师的作品进行媒合,验证商品开发的可行性。

▲三越伊势丹百货银座店营业部田中智子部长,特地从东京前来参与这次的交流活动,他所提供的建议,获得在场许多人的共鸣。

这类的工作营原本是每年举办一次,但今年「富山县综合设计中心」特别为这项台日交流计画增开一场,我们观察到此次活动準备的细腻和周全,深感日方在工作上的用心。堂本拓哉先生说:「这样的工作营,恰巧前阵子才为美术大学的学生举行过,所以对我们来说算是熟悉。然而学生们的作品和设计师的作品相比,在成熟度上还是有差异,虽然国际交流的活动要做很多的準备,但让我们也获得不同的心得与收穫。希望这次与台湾设计方的合作作品,能够顺利在11月举行的富山Design Wave中展出成果。」

▲面对厂商与採购,台湾设计师们也必须做出专业的提案报告,才能获得对方的青睐。

▲作品能否商品化,还得听取各方不同意见,这样的交流对台湾设计师来说,是非常难得的经验。

在全球化时代,每个人要面对不只是自己自己周遭的社会,透过台日友好交流活动,《台湾设计×富山精造》将台湾跳脱框架的创意设计,与日本富山传统精湛工艺技术结合,不仅带给职人更多的挑战,激发出令人惊喜的作品,也为我们的年轻设计师开拓新视野,这是值得我们继续关注的事。

【撰文:Frances Wang/摄影:吴佳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