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張」椅夢》精湛工藝!廿世紀的北歐丹麥設計(上)

想不想要拥有一屁股坐上去就能大喊「好好坐」的椅子?

一把经典好椅除了功能性(简单来说就是能撑起你的四肢、身体、和小小的脑袋)之外,其实它蕴含的人文历史,是许多人料想不到的。

丹麦设计大师Hans J. Wegner曾说:「A chair is only finished when someone sits in it.」(一张椅子,惟有人坐上去时才算完成。)

无数的设计师为了椅子绞尽脑汁,点点滴滴的钻研琢磨,为的就是能设计出一把不论是在造型、材质、功能、还是舒适度上,都能表现完美的好椅子。椅子负载的创作故事与历史,是日常经典设计中,必定得被提出好好介绍的一环。

回溯到50年代,二次大战后的欧洲满目疮痍,但有一个国家在大战爆发时,很快地就被德国征服,加上地小工业又不发达,纳粹并未对这个国家多着墨,因此与其他地区相比,相对保存了实力,并且靠着战前就打下的基础,在家具设计上发挥了巨大的影响力。

「它」,就是丹麦。

丹麦承袭了19世纪以来精湛的木工技艺,以及秉持重视人体工学及功能主义的观念,开始向国际推展。直到战后的二十年间,丹麦设计在国际上的地位达到巅峰,丹麦家具的魅力随着受到美国的普遍讚赏,而随之到达了世界的各个角落。

Arne Jacobsen的Egg chair、Hans J. Wegner的Y chair…,都是从50年代红透至今的经典名椅,丹麦设计是许多人一生做的「椅梦」中一定会出现的重要角色。虽然到了60年代末期,受到世界文化风潮的转变、丹麦的人工成本增加、仿品开始陆续出现在市场等多种因素的打击,丹麦家具因此告别黄金时期,但提到椅子、甚至是家具的设计史,绝对不能漏掉丹麦的经典设计。

本篇将介绍几张让你无法抗拒的丹麦设计经典名椅,请尽情享受这份正视好椅的绝佳时刻。

木製工艺的极致经典:『The Chair- Hans J. Wegner 

被誉为「20世纪最伟大椅匠」的丹麦设计师Hans J. Wegner,是丹麦最多产的设计师之一,他活了九十几岁,生展的家具超过五百多种,影响力极深,许多作品已成为博物馆永久收藏的对象。

而众多作品中,最重要、最经典、最具代表性的杰作莫过于那张甘迺迪总统指定要坐的椅子──『The Chair』。

那时,甘迺迪指定要这把椅子,以便舒缓他背部的不舒服,在那场1960年代的世纪大选辩论会上,用了12张『The Chair』。这场辩论会透过电视转播,总计有超过7百万人看到这张椅。隔天,媒体也在报导中提及『The Chair』,因此也有人称它为「甘迺迪椅」。

▲Wegner最早发表这张椅子时,年仅35岁,不过并没有马上获得青睐,直到1950年登上美国室内杂誌封面,被誉为「世界上最美的椅子」,后更因甘迺迪总统御用指定,从此便被大家赋与『The Chair』的敬称(加上”The”代表”唯一”),跃登世界名椅之列。

『The Chair』没有强烈的视觉外型及色彩,它拥有的是丹麦传统木製工艺的精髓。Wegner曾说:「创造…对我来说是一个净化及简化的过程,将设计元素切割至最基本的要素:四只脚、一块座板、以及椅背和扶手。基本上这就是对于『The Chair』最简单清楚的描述。」

『The Chair』细部的处理和材料使用都表现的很出色,简洁高雅的半圆弧线条,造就完美的椅背弧线。Wegner自己称这把椅子为「圆椅」(The round one),正因为『The Chair』的整体设计没有任何锐角的存在。

▲『The Chair』由11个组件、14个榫接组装而成。椅子圈背包括突出部分和椅腿圆榫接合,简单却牢不可破。

▲四支椅腿在中间以上部分变粗,也与座位相接合。椅背到椅坐间大量留白,不仅节省木头材料,在造型上也有着自然典雅的效果。

Wegner其实受到中国明朝时期很大的影响,他将繁複的装饰线条简化,呈现出丹麦设计的简约优美。

 

▲Wegner最注重人体工学及舒适性,成为许多名人的指定座椅。

Hans J. Wegner曾说:「我们的目标一直都是尽可能呈现原貌与简朴,来证明藉由我们的双手,能够唤醒木头原有的气息与生命、让一切更加原始自然。」在Wegner的作品背后,蕴藏的是他对于木头的尊敬,「材料用在需要的地方,不需要的地方就把它拿掉。」

【编辑:黄圣雯/来源:PP Møbler】